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莫然回首

更新時間:2019-11-12 15:50:39

莫然回首 連載中

莫然回首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渫瀅 分類:短篇 主角:林覓,林莫

主角叫渫瀅的小說是《莫然回首》,本小說的作者是渫瀅所編寫的短篇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在夜里,我總能想起他對我說的那番話,他是在責怪我嗎?但又在責怪我什么呢?還是說…他已經開始討厭我這個朋友了?......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我拿起手中那副七彩玫瑰花的畫,掛上幸福的笑容,一邊欣賞一邊給玫瑰花澆水。

“玫瑰花啊玫瑰花,快點長大吸引一大群蜜蜂吧!雖然可能性不大,哈哈!…”我傻瓜似得自言自語著。

“噔零!”手機發出了信息提示音,我從褲袋里拿出諾基亞,翻開手機蓋子看了看。

“發件人:復芮兒

正文:小莫,國慶七天假我爸媽又要帶我出國旅行啦~回來后我會給你帶禮物的,抱歉又不能陪你了!”

我的表情變沉重了。國慶?她不說我還真忘記明天什么節日了。

其實,我也想像別的家庭那樣,全家一起出去玩,一起說說笑笑。只是,我這個微不足道的愿望,一直都沒有實現。

“我吃飽了。”我吃下最后一口飯,放下了碗筷,像往常那樣自言自語的說著。

其實,我一直希望父母能和我共進晚餐,然后輕聲呵斥我,怎么才吃半碗飯就飽了?今天學校怎么樣了?…

然而,我一直都是一個人。

父親他說他要應酬,很少回來,母親她說她要工作,深夜才回來。

“媽媽,我們學校說有家長會…”

“讓你爸去,別找我。”

“爸爸,家長會你有沒有空…”

“這事找你媽媽,我沒空。”

然后每一次都由劉司機裝作我叔叔來出席家長會。

有時候,我總覺得我不是住在家里,而是住在一間房子里。那種荒涼感麻痹了我的內心,讓我不知道親情為何物。

這個周末,我又一個人逛著街。

我抬起頭看了看這夢幻般的天空,一架飛機劃過一道美麗的弧線。我愜意的閉上雙眼感受著這繁華的街道。

“棉花糖誒!多種口味的棉花糖,快來挑一挑呀!——”

“今天我在學校搞的活動真有趣呢…”

“新鮮好吃的水果誒!蘋果橘子西瓜樣樣有,大家快來看一看哩——”

來往的人群,嘈雜的聲音,全混入到了我的腦海里,我這才發現,原來我是那么的孤單。

其實我一直不愿意承認我害怕一個人,但卻一直是一個人。

“你們,別跟著我了。有事我會打電話給你。”我朝身后的人說。

“是的,小姐,請注意安全。”

我繼續走著我的路,不知不覺之中,我已經走進了一家玩具店。

棕色的小熊,雪白的大玩偶,炫酷的汽車,可愛的芭比娃娃…各式各樣的玩具擺在眼前,可我卻一點都沒動心。

無意中看到了一個只有半條手臂長的小吉他模型,我好奇地伸出手想要觸摸,但吉他模型沒料被一只手先拿走了。

那只手拇指后背根部有顆黑痣很是顯眼,而且他的手有很多繭,看來是個經常彈吉他的人。

我和那個男生對望了一下,是個高我好多的初中生,我尷尬的低下頭…

那男生好像也沒有要買的意思,放下了模型,看來輪到我觀賞了。我拿起了小吉他,用指尖彈動那細小的弦,還真能發出聲響!

我驚喜的笑了笑,心里想:真神奇!這么小都能發出聲音!

“姐姐,來抓我啊——”突然,我看見男孩興奮的跑進玩具店,一個沒注意撞倒了一只藍色的小指偶,但他似乎沒察覺到。

我打量了一番倒在地上的小指偶,它披著一頭好看的長發,臉上總是掛著一張笑臉,穿著藍色的短2裙。

“可惡,你給我站住啊!!”一個女生隨之也跟著跑進來,正好踏中了小指偶。

我立刻放下手中的小吉他,馬上跑過去撿起這個可憐的小東西,拍了拍它臉上的灰塵,那么大個鞋印,一定被踩的很痛吧。

我瞪了一眼那兩姐弟,把小指偶帶到前臺結賬。

我還是挺開心的,因為以后我就多了個朋友。因為小指偶的裙子是藍色的,我給它起了名字叫小藍。

以后它就棲息在我的書包鏈上了。

“林莫,這是什么東西呀?”林覓指了指我的小玩偶,說。

我停下手頭的作業,把小玩偶取出來,鄭重的介紹著:“它是我的新朋友小藍,我上個星期買的。”

“好可愛,長得和你一樣。”他摸了摸我的指偶,笑著說。

我也揚起嘴角應和的笑了,然后專心做著課堂作業。

“咳咳…”我難受的咳了幾聲,因為現在是寒冷的十二月,我的身體總是經不住寒冷,也便感冒了。

林覓的筆尖突然停住了,擔心的看著我:“你感冒了?”

我只是搖搖頭,但很快的又咳嗽了“咳咳…”

他的臉色一下子黑了起來,生氣的對我說著:“有還說沒有,痛也不會說出來,整天一副拒人千里的樣子。林莫,你什么時候才能不帶面具生活啊!?”

時間好像在這一刻停止了,我難受的捂了捂心臟,感冒還能讓心臟痛嗎?為什么我的心那么的痛呢?

他說我帶著面具生活,這又是什么意思,是說我很虛偽嗎?

我的腦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才好,我也只是難受的用手撐著額頭…

在夜里,我總能想起他對我說的那番話,他是在責怪我嗎?但又在責怪我什么呢?還是說…他已經開始討厭我這個朋友了?

我煩躁的翻來覆去睡不著,我終于坐了起來,然后打開了chuang頭燈,開始無故的發著呆。

一個轉眼,我看到沙發上的書包掛著的小藍,她總是擺著一張燦爛的微笑。我掀開了被子,下chuang把小藍取出來,握在手心里。

“小藍,你說,是不是我做錯了什么?”我鉆進被窩里,對著指偶自言自語著。

不出我所料,她沒有回答我,只是一味的揚著那張天使般的笑容。

“咳咳咳…”我又開始難受的咳起來,我想,我明天必須得請假去醫院一趟了。

我關上了chuang頭燈,把小藍放在枕頭旁,給她道聲晚安后,也便開始閉上雙眼進入夢鄉…

媽媽第一次帶我去游樂場,我也第一次感到那么的幸福。我拿著媽媽給我買的氣球,站在街道的某個轉角里。

她說,她讓我等著,她很快就回來的了。

但是,我在那里等了好久,寒風肆意的鉆進我的身體里,讓我打了一個寒噤。

握在手心的氣球越來越發緊,我咬緊下唇,告訴自己:林莫,你不能哭。

媽媽她說過會回來,那她就一定會回來的。

于是我就一直等,等啊等…直到我這不耐寒的身體開始冷得哆嗦,終于松開了手中的氣球,“啪”的一聲倒在鋪滿白雪的人行道上…

“不要拋棄我!——”我大喊著,從夢中醒來,原來已經天亮了。我看向窗外,外面白茫一片,下著細小的雪。

我的眼角流下了一滴淚,在這種風雪交加的季節里,我總能夢到小時候的那件事,每一次醒來都是淚流滿面。

如果不是有個陌生人送我去醫院,幫我聯系父母,我可能就凍死在這白雪皚皚的冬天里。

我總是對自己說:或許,只是媽媽忘記回來找我,并不是想要拋棄我。

我難受的摸了摸額頭,滾.燙滾.燙的。

“小姐,該起chuang吃早餐了。”張大媽輕輕敲了敲門。

“那個…張阿姨,您進來一下。”我下了chuang,穿上棉衣。

張大媽隨之進來,看到我難受的樣子,馬上過來摸了摸我的額頭:“啊!小姐,你發燒了?”

“我爸爸媽媽回來了嗎?”我問了問。

“先生沒回家,夫人昨晚就出差回來了。小姐,我現在就給你找藥來…”

張大媽剛想走開,卻被我扯住了袖子:“不用了,謝謝您。您能不能扶我去媽媽那里?”

我踏進了那個陌生的房間,看到媽媽正照著鏡子整理儀容,打扮的很漂亮。

“媽媽,我生病了,頭好難受。”我聲音顫顫的說。

她看了一眼我,然后又很快的轉過頭去梳理頭發:“錢在我包包里,你拿去看病吧。”

“我一個人怎么去?!”我的手用力的抓住褲褶。

“都這么大個人了還要父母陪嗎!你讓劉叔叔載你去,我還要出去,今天就不回來了。”她從包包里拿出幾百塊,硬塞進我的手里,然后出去了。

一滴淚水滑過我的臉頰,冰冰的。

從這以后,我一直都是一個人去醫院掛號。是冷漠的親情讓我學會了獨立,讓我變得冷血。

猜你喜歡

  1. 古代短篇
  2. 都市重生
  3. 腹黑
  4. 豪門婚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捕鱼大师最新官方网站 qq分分彩怎么玩的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询果 龙王捕鱼技巧打法 东北麻将玩法叫什么 ag捕鱼王怎么打能赚钱 850棋牌最大的老板 资产配置基金 大连娱网棋牌手机版下载 上海11选5杀号预测 四川麻将规则 顶呱刮有多少种面值 江西11选5专家预测 体彩江苏7位数18092期 幸运飞艇全国统一开奖视频 单独平码一个赔多少倍 海南4十1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