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重生> 錯位王妃要爬墻

更新時間:2019-11-08 14:45:29

錯位王妃要爬墻 已完結

錯位王妃要爬墻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荼靡開盡夏 分類:重生 主角:即墨卿,白妍姍

新書推薦,《錯位王妃要爬墻》由荼靡開盡夏所編寫的重生類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即墨卿白妍姍,內容主要講述:君言笑了笑:“的確,不知道何時能見小姐玉手弄瑤琴呢?”白妍姍笑笑:“不過雕蟲小技,怎么可能入眼?”......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白妍姍出了客棧,便在想:即墨讓她找鏢隊莫不是懷疑那個他要抓的灰衣男子會喬裝混入鏢隊中?

若想補償他,看來得把那個灰衣男子找出來啊。

白妍姍卻有點迷茫,這么大的鎮子,怎么找呢?

突然一陣風卷起了塵土,一隊馬隊從白妍姍身邊路過。

白妍姍不禁一笑,怎么可能放棄,就這點困難,大不了就是把這個鎮子翻過來。便從這里開始吧。

鈞黃鏢隊一路自京都南下,要到昔臨。

此鏢隊嚴謹有序,小有名氣。現在,準備到弦月鎮稍作休息,再趕路。過幾天才啟程,找了一個口碑不錯的客棧歇息,誰設想

“不行!我就是要見你們當家的!”一個少女在他們所住的客棧鬧開。

鏢隊的人員當然不會讓她闖。少女似乎很委屈,眼中甚至還有隱隱的淚光。

這樣退也不是,進也不是,鏢隊的人十分尷尬,因為主子交代了不讓人打擾,誰敢違抗主子的命令!

而貿然請退會使自己鏢隊的人心下降少女見硬闖不成,立刻坐在地上,以手掩面,鏢隊欺凌良家婦女的形象便坐實了十足十。那些下屬的耐心也被磨盡,有些惱羞成怒,卻是不知所措。

“姑娘發生何事了?”聲音柔柔的,若三月之風,卻不失威嚴。

白妍姍定睛一看來人,一襲淺黃色長袍,身影修長,翩翩如玉,與其說是不遜與白槿,更不如說是與白槿十分相像,白槿的影子似乎映在了這位翩翩公子身上,卻有白槿所不足的一絲凌厲。

公子世無雙,不過如此。白妍姍竟然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

可憐兮兮地望向那位公子:“我要見他們當家的!有一個賊,偷了我的包袱,聽人說進了這客棧,他們鏢隊又包了這!”

那位公子又一笑:“我便是當家的,如此說來,小姐想要搜房嗎?”

“額……”白妍姍愣了一下,沒想到這當家這么年輕,還這么好說話。

“主上”兩個屬下勸阻道。

黃衣公子做了個停止的手勢,兩人乖乖閉嘴。公子又一笑:“請便。”

半晌,白妍姍搜過了整個客棧,的確沒有那個男子的影子,只好作罷。

剛走出客棧,卻被人攔下。

來人開口道:“主上想邀您一聚。”

剛搜了人家駐地,的確是不好意思,白妍姍只好答應,被領到了那位公子的門口。

推開門,一股異常的清香便飄出,令人神清氣爽。

中央是一個檀木桌,那個公子正在優雅地烹茶,動作行云流水,似仙人下凡。

白妍姍竟然又看呆了。回神不禁搖搖頭。“哦,你來了,坐!”

公子轉頭,對白妍姍笑了笑。白妍姍依言坐下,問道:“很抱歉,給公子添麻煩了,公子有何事相告嗎?若沒有便不打擾了。”

那公子笑笑:“江湖道義,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我鏢隊在江湖行走多年,怎能不識這道理呢,就請小姐暫居這里,半晚,我們再聊可以嗎?”

白妍姍有點二張和尚摸不到腦袋,什么鬼的江湖規矩,他們的確是初次見面,應該沒有什么過節,這當家的是真的很熱心嗎?應該吧!

白妍姍正想回絕,那公子又道:“不必回絕,若是姑娘回絕,我鏢隊的名譽可是不保了。”

別人都說到了這份上,白妍姍也只好答應。

公子為白妍姍斟了一杯茶笑到:“說到底小姐怎么稱呼呢?”

“白依妍。”

“很好聽呢,小姐真有福氣,今天,正趕上弦月鎮的春祭,可是有天燈展呢。”

“是嗎?不過公子怎么稱呼?”

“我叫君言。”

白妍姍偏頭想了想:“君無戲言?很剛正名字。”

君言笑笑:“茶涼了。”

白妍姍才想到,急忙呡了幾口茶,入口清甜,似乎在舌尖上打轉,果然好茶,還有點熟悉的味道但卻是第一次品到。

君言一笑,似乎別有深意:“怎么樣?”

白妍姍稍作沉思:“的確是好茶,卻好像沒有嘗過。”

“好!”沒待白妍姍說完,一束白光便竄了出來,竄到了白妍姍的衣襟上,白妍姍嚇了一跳,定睛一看,竟是一只白狐!

關鍵是前腳還有傷痕!白妍姍有點激動:“這是……”

君言抱歉一笑:“嚇到小姐了,這是我養的一只白玉狐,性格偏冷,不喜歡與人親近,但它好像份外喜歡你呢。”

白妍姍揪著白狐的耳朵,玩的不亦樂乎。

夜幕降臨,白妍姍與君言坐在馬車上,去往春祭的現場。

一輪明月懸掛在天空,君言靜靜看書,月光點綴在他臉上,十分漂亮。

周圍只剩馬蹄聲,白妍姍有點無聊,不禁想到了白槿,白府,和那個神秘的即墨卿。

“嘶”馬一聲長鳴“主上,馬車不能走了,只能徒步了。”

君言點點頭,慢慢收起了書,下車,微微一低腰,扶著白妍姍下了車,動作絲毫不想一個行走江湖多年的鏢師該有的風度,倒像一個貴族公子。

白妍姍看著眼前的場景,驚訝極了,人山人海,花燈格式各樣,琉璃閃閃發光,把一大片廣場映得像白晝一樣。白妍姍驚地說不出話來。

君言輕輕一笑:“弦月乃江南重鎮,又逢佳節,這樣是應當的,依妍小姐可否看過皇帝上朝,文武百官,一應俱全,甚至皇子們也會來,聽說,四皇子十分有風度呢。”

君言說到這,一雙明眸盛滿溫柔笑意,眼睛瞇了瞇。

本應該對這話題*感的白妍姍卻沒回過神:“怎么可能,我又不是官員。不過說起天燈,我會想到七夕,一道鵲橋橫渺渺,千聲玉佩過玲玲。瓊瓊玉手弄瑤琴,囀囀鶯鳴入天河。”

白妍姍情不自禁的把她的那把折扇上所提的詩句說出來。

君言有點失神,他有一個玉佩,很喜歡閑來時把玩,上面就是刻著這詩的上半句。

君言笑了笑:“的確,不知道何時能見小姐玉手弄瑤琴呢?”白妍姍笑笑:“不過雕蟲小技,怎么可能入眼?”

“點燈了!點燈了!”人群動亂,突如其來的人流擠了過來,“哎”君言沒來得及去拉白妍姍就被人群擠散了

青色的天空,映著無數琉璃燈盞,這一切,恍然若夢,鏡花水月。

猜你喜歡

  1. 輪回重生小說
  2. 古裝小說
  3. 古代言情
  4. 穿越種田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捕鱼大师最新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