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王朝遺夢

更新時間:2019-11-01 15:48:04

王朝遺夢 已完結

王朝遺夢

來源:快閱小說 作者:鵝的寶貝 分類:靈異 主角:劉徹,楊詩蘭

小說主人公是劉徹楊詩蘭的小說是《王朝遺夢》,本小說的作者是鵝的寶貝創作的靈異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楊詩蘭不喜歡歷史上的漢武帝,因為他晚年的巫蠱事件,她以為他是一個絕然冷漠的男子。偏偏老天爺讓她穿越到漢武王朝,遇見那個冷靜淡漠又溫潤如玉的他,當她冷眼觀看他時,卻意外看見他頻頻的溫柔回眸。她的心能拒絕這樣一個風華絕代的帝王嗎?她的命運和俊朗的衛青,智慧幽默的東方朔,還有后宮的陳阿嬌,衛子夫……發生錯錯亂亂的交織,她將何去何從?原本不知情為何物的她,在兩千年前的時空里究竟將經歷什么?多年后,穿越回來,她以為未央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二天,我睡意朦朧的時候,有人在叫我起chuang。我以為是香婷,就含糊地回答道:“你干嘛呀,現在是勞動節,又沒有課,讓我再賴會。”我翻個身朝里繼續睡去。

“詩蘭,你快起來,我們得去給陛下準備用膳,陛下要上早朝不得耽擱了。”有個細細柔柔的女孩子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聽著怎么不像香婷大嗓門的聲音呢?香婷每次在宿舍叫我起chuang要么舉著枕頭摔我,要么就是直接把我的被子掀開,也不管我是否是裸睡。

等等!什么陛下?陛下要上朝了,我要去給他準備早餐?

我一個激靈坐起身來,睜開我迷蒙的雙眼,站在我chuang邊的是一個長得十分清秀的小美女,穿著樸素的古代長裙,一條與裙子同色的繡著花樣的布帶束著纖細的腰身,她的長發被收拾地干干凈凈,放在后面打了個發簪束住。她額頭上還垂著古雅的發飾。我定定神,這個小美女不就是昨天認識的清韶嗎!

“你可算是醒了,我都叫你有好一會了。姑娘可真能睡!”清韶見我醒來,略帶埋怨道。她抱來我昨晚穿過的裙服,放在我的腿上,道:“你快些穿上,玉姣姐姐已經去服侍陛下洗漱了。我們得快點送去早膳。”

“Oh!My God!”我沖著高高的梁頂喊道,我忘了我現在是身在漢朝,不是我的宿舍里。欲哭無淚,我怎么可以忘記這么重要的事情!

“姑娘說什么好尷尬?”清韶莫名其妙地望著我問道。

“哎,沒什么啦。”我無奈地擺手道。

清韶催著我穿上裙服,告訴我一些需要注意的禮儀,比如見到陛下要行禮請安之類的。我一邊對著妝奩快速梳頭,一邊留出兩只耳朵聽她說話,心里卻在想這鏡子用起來挺不方便,看得我的臉都不太真切了。

忽然,清韶驚呼了一下:“姑娘這是在做什么?”

我回頭看她:“怎么了?我梳好了呀。”

清韶伸出手捏捏我的馬尾辮,道:“你家鄉的女子是梳這種發髻嗎?”

我點點頭,再看看她的長發,終于恍然大悟了。我應該和她一樣的發型才行,怪不得她會那么驚訝呢。漢朝的女子有誰扎個馬尾辮了,我不禁失聲笑了出來。

不得已,清韶拿出她自己的飾物幫我打理我的頭發,很快我的發型也和她一樣的整齊而富含古典美了。我還挺喜歡鏡子里的自己,好像一個真正古代的女子,頗有些新鮮。不知道香婷見了我這樣有何感想。奇怪的是,香婷到底去了哪里,為什么只有我穿越過來了呢?

不過,此刻最要緊的是,我們要伺候劉徹吃早餐。陛下吃的早飯也不過小米粥加些糕點,和我們并沒有什么太大的不同,只是做法精致多了,味道應該十分甜美。劉徹用膳的時候,我垂手立在他不遠的地方等候著。我的肚子感覺空空如也,我這才想起來我昨晚沒吃飽,在這里吃飯有限制,可能也是我的飯量太大的原因。玉姣和清韶吃一小碗就放下碗筷了,我卻還只是三分飽。看著劉徹吃著津津有味,我更覺得餓了。

王谷急匆匆地進來了,只見他**并攏跪在地上,腳背貼著地面,雙手合放在地上,身體往地上伏去,頭部靠在手背上。媽啊,這樣行禮得多累!想到我以后也要這樣行禮,不禁打了個冷顫!

“陛下,早朝時間到了。大人們皆已入朝。”

劉徹抬眼看了下王谷,慢悠悠道:“知道了,今天的早膳有點晚,下不為例。”

玉姣和清韶忙回道:“奴婢知錯。”

王谷抬起頭看見我滿臉不屑的樣子,又瞪著我說:“楊詩蘭,你的手怎么放著呢?”

我低頭看看自己的手,不用看我也知道是豎著放的。我看向玉姣和清韶,她們的雙手抱放在腹前,那姿勢看來溫婉優美,我忙學著放好自己的手。王谷才收回了他挑刺的眼神。

劉徹瞥了我一眼,然后發出一絲戲謔的笑,放下他手中的碗筷。他要站起身來,王谷忙扶著他的手臂。清韶端來一杯熱茶和一個小金盆。劉徹往小金盆里輕輕地吐去漱口水,那動作卻極為優雅,頗為好看,我目不轉盯地望著他。他確實氣度不凡,一身華麗的皇服就將他不可侵犯的高貴的氣質襯托得完美無缺,再加上他俊俏年輕的面容和不凡的風華,只是讓女人看一眼就很容易被迷住的。我閉著眼睛搖搖頭,我怎么到哪里都這么花癡呢!

玉姣端上干凈的白布,他拿過去輕輕地擦拭了一下嘴唇。留下一句“好好教詩蘭宮里的規矩。”然后,劉徹領著王谷及其他小太監就走了。

就為了這一句話,我回去之后,玉姣和清韶對我進行了一天宮人的禮儀。玉姣讓我頭頂著一盆水站立一個時辰,我站得腿軟發麻,脖子發酸,眼淚都掉下來了。

“玉姣,我軍訓都沒這么痛苦,讓我休息一下吧。”我哀求道。

玉姣搖搖頭:“詩蘭姑娘,這是陛下的命令,我必須教會你宮人該學的規矩。”

一旁的清韶看不過去了,幫我抹去眼淚,對玉姣說道:“姐姐,她站了一個時辰了,要不,我教她怎么行跪吧。”

玉姣看了看一臉懇誠的清韶,又看看我,然后點了點頭。我立馬松了一口氣,想抱抱為我求情的清韶,不料頭上的那盆水毫不留情地掉在地上。“叮叮咣咣”地一陣作響,水灑在我們三人的裙子上。我張著“O”形嘴,對著她們倆賠著笑臉。玉姣臉色難堪了一下,倒是清韶叫了起來:“詩蘭,你給我跪下!”

“什么?”我沒想到清韶比玉姣還狠毒,“你干嘛那么兇啊?”

“你忘了嗎,我要教你怎么行禮,我們先來學跪。”清韶咬牙笑著,不無邪惡地說道。

我撇撇嘴,這么清秀的美女竟會公報私仇!

一整天下來,到了晚上,我已經累得快散架啦。拖著疲憊的身體爬上了chuang榻,不一會呼呼大睡起來。

過了幾天,我看到衛青跟在劉徹后面回宣室殿來了。劉徹心情很不錯的樣子,在和王谷說些什么去年南越國國王趙胡向朝廷回書致謝,并派他的兒子趙嬰齊到長安來給劉徹當侍衛官的事。衛青看見我也站在殿內,竟對我報以一笑,這算是打招呼嗎?我從鼻子里哼出一股氣,迅速移開目光,卻正撞上王谷老奸巨猾的眼神。王谷是個嚴厲的主,總想挑我的毛病來訓斥我。我對他又怕又討厭,躲還來不及,可是我能躲到哪里去。

一日,我和清韶領命去永巷里看望劉徹以前寵幸過一次的一個美人,那位美人聽說是被皇后陳阿嬌和她的母親館陶公主用計弄進永巷來的。劉徹大概是可憐那位美人,故命我們帶些財物去看望她。她被分到暴室里,給皇室洗衣被。我們見到她的時候,她正在曬已經漂染過的布料,一身樸素的粗料衣裙裹著她曾經嬌貴的身軀,蒼白的面容上已經因為寂寞和委屈,再加上辛苦的勞作過早地布上了淺淺的幾絲細紋。清韶請她到別處,說明來由,把劉徹賜予的財物轉交給她,她立刻淚流滿面,泣不成聲。

從永巷回來的路上,我的心里一片凄涼。我同情那位美人,但是更同情陳阿嬌。陳阿嬌貴為皇后,從小驕橫高傲,容不下和她分享同一個男人的女人們。她想方設法地除掉她們,卻不能料到她將來的下場會和她們一樣。

回到宣室殿復命的時候,忽聽見小太監華曉在殿外宣:“衛夫人到。”

我吃驚地往門口看去,只見衛子夫緩步走了進來,后面跟著兩個宮人。我早聞衛子夫的溫婉綽約,容貌異麗,此刻親眼得見,果真如此!她低眉順眼的,細長的睫毛下面是一雙露露含情目。柳黛兒的眉毛,精致玲瓏的鼻子,潤如紅玉的小嘴唇——美得不可方物。我在現代社會看過那么多明星美女整容美女,都找不到她身上這種雍雅嫻淑的氣質。我不禁在心里感慨,怪不得劉徹會鐘情于這般女子而且尊敬她。

衛子夫右手合著左手放在腹前,雙臂極具柔美感,身體微微躬下請安:“臣妾給陛下請安。”聲音是這么清柔動聽!

劉徹忙起身去扶她,抱著她的雙手,溫柔地看著她道:“朕想和你說說話,又有事脫不開身,故而請你過來了。”

衛子夫低下頭道:“陛下有話請吩咐,臣妾恭聽。”

“倒不是什么大事,不過是幾日未去見你和女兒,不知你這幾日怎么樣?朕也擔心皇后有沒有為難你……”劉徹微皺著眉頭,再要說什么忽然又閉上了嘴巴,給王谷遞了個眼神,將我們這些左右全都屏退了。

我正在廊間走著,忽聽到后面有人喚:“詩蘭姑娘請留步!”

我聽著聲音熟悉,想是衛青吧,待要回頭,他卻小跑過來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嗎?”我不好氣地問。我對他一直愛理不理,誰叫他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把我當犯人一樣揪著的!

衛青對我的冷淡態度視而不見,反而很高興地對我說:“我聽玉姣說,姑娘是南方很遙遠的地方來的,對長安不熟悉。若是你日后思鄉了,可以找我說說話什么的。姑娘如果有事需要幫忙,也盡管開口!”

我怔怔地看著他,他不好意思地撓了撓他的后腦勺。我想這個衛青倒是挺細心的,還知道關心我。可是這么多宮人,他憑什么就只關心我呢?我有點想不通,恐怕是有求于我?但是這個宮里,我一無權二無勢的,況且還是從遙遠的年代回溯到這個朝代里,我能有什么好處給他?還是他看我平時的說話舉止怪異,和眾人不同,所以對我產生好奇?

我道:“謝謝你的好意,詩蘭在這先心領了。沒什么事,那我先走啦。我還有事要忙呢!”

我說完就要走,衛青卻擋在我面前道:“你有什么活需要*幫忙的就說一聲,反正我也閑著。”

我剛想說不用了。因為我現在是要回去拿我的相機拍些照片,到時候回到現代了給香婷看。告訴她,我來過兩千多年前的未央宮了,這里還有一個叫玉姣的宮女和她長得一模一樣!我已經在腦海里把香婷看到照片后的表情想象了上百遍,一定很逗!

我一拍腦門,怎么沒想到給衛青也拍張照呢!衛青長得又高又帥,拍下來以后留個紀念也不錯。

“OK!”我沖他打了個OK的手勢,“跟我來吧。”

衛青學著我的手勢,邊走邊做,半天還是學不會,問我:“詩蘭姑娘,你說的那個熬什么的,請問是何意?”

“你猜!你這個二百五。”反正他也聽不懂啥意思,我得意地笑道。

“我知道了,你要去熬粥對不對?”他激動地拍了下手掌,以為他自己猜對了。我無奈地搖搖頭:“你誤解的本領真是高。”

我覺得我在這個宮里唯一能撈到的好處就是,可以用網絡上不帶臟字的語言來罵人,而且不會招來他們的怨氣和報復。我對這一點還算樂此不彼。我就經常罵王谷是坑爹的前輩,我是在他訓斥我之后帶著笑說的,并且向他解釋為:受人尊敬的前輩。他才滿意放我回去。我再也找不到一個比王谷受人罵還很享受的人了。

回到我們的住處秋桐院,我讓衛青先在院子里等著,我進我屋里找相機。

衛青盯著我手里的奇怪玩意,滿臉不解地問我:“姑娘,這是何物?”

“能把你的動作給定格的東西。”我覺得我這個解釋應該能讓他理解吧,無奈他還是愣愣地搖著頭表示不懂。我擺擺手:“懂不懂都沒關系。你給我站好。擺幾個帥氣的POSE。”

“泡什么?要給你泡茶嗎?”他又問道。我做了個抓狂的表情——現在的父母和孩子之間交流都有代溝,更何況我們這兩個隔著兩千年出生的人?

算了!我一定要找到回去現代的方法,暫時先留在這里玩幾天穿越也未嘗不可呀!

我教衛青做了幾個偶像明星經常會擺的酷酷的動作,衛青不知道是害羞還是不習慣,總是達不到我想要的效果。拍出來的照片要么傻傻的,要么動作僵硬。我起初很不滿意,但是想想對于他而言已經夠為難了,就因此作罷了。

猜你喜歡

  1. 古代言情
  2. 穿越種田小說
  3. 日久生情小說
  4. 虐戀情深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捕鱼大师最新官方网站 填大坑群 血战到底麻将技巧图解 网上做什么可以赚钱 手机版急速赛车 6合图库安卓版 百度江西多乐彩开奖 盈彩团队真的能赚钱吗 东方6十1预测分析 网络联盟赚钱是真的 总统百家乐 互联网时代如何赚钱 6十1预测专家准确吗 精准24码单双必中特 nba中国球员 今天25选5开奖视频 手机麻将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