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總裁> 總裁蜜寵:小妻乖乖的

更新時間:2018-09-07 17:37:23

總裁蜜寵:小妻乖乖的 已完結

總裁蜜寵:小妻乖乖的

來源:有書閣 作者:糾小結 分類:總裁 主角:顧澤成,曾文

小說主人公是顧澤成曾文的小說是《總裁蜜寵:小妻乖乖的》,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糾小結所編寫的現言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夫人,你怎么樣?要不要去醫院?”司機看到曾文的樣子有些擔心。......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冬夜,雨夾雪,濃重的夜色之下,冰冷的空氣壓的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尖銳的救護車鳴笛聲劃破冰寒,在車輛稀少的長橋中間凄厲的叫囂著,醫護人員瑟縮著等在車旁邊,翹首看著橋下面的動靜,但是幾個小時過去了,根本就沒有收獲,跳下去的女人早就不知道被江水沖到哪里去了。

一個星期之后,救護人員全部撤掉了。

但是冷冷澤城卻還是不死心的站在橋上,視線落在江面上,又好像看相不知道何處,他的雙腳早已經**了,雙手也已經凍的發青,但是,他好像根本就沒有發覺一般,依然一動不動的站著。

冰雨落在他的臉上,刺痛了他的心,麻木的手緊緊的捏成拳頭:曾文,沒有我的允許,就算是死,也不能!就算是下地獄,我也要把你找回來!

……

,似乎又到了冬季最冷的一天。

原本伏在桌上畫著稿子的曾文猛然驚醒,看著窗外飄落的雪花,她渾身一陣哆嗦,仿佛又回到三年前那個夜晚……

雖然有些事情她很想忘記,但是,那種刺骨的寒冷,就算在夢中,她都記得那么清楚。

看著被自己弄亂的稿子,曾文心中一陣心煩氣躁。

最近不知道怎么了,似乎就是在決定要回國洽談生意之后的每一天,她的心里總有些不安,晚上睡覺的時候還經常出現噩夢。

她知道自己在擔心什么,原本以為,過了那么久,有些事情總能淡忘了。

誰想,隨時時間一點點過去,她的記憶反而一天天變的清晰。

那種錐心的痛,那種讓人抓狂的恨,那種無盡的冰涼,每一天都在深深的折磨著她。

壁爐里的火很旺,燒的噼里啪啦的,房間里的溫度不低,但是曾文怎么都覺得冷。

緊緊的裹了裹身上的披肩,伸手夠茶杯的時候發現水早就已經涼了……

曾文暫時放下畫稿,起身,去房間看了一眼孩子,她已經睡著了,小小的身體蓋在被子下面,只露出一張小小的臉,更加顯得她小的特別的讓人憐愛。

坐在chuang邊看了一會,曾文起身,想重新回到書房。

剛進書房茹萱端著一杯牛奶走了進來,“嫂子,喝杯熱牛奶,早點休息吧,你那么辛苦,大哥知道了會心疼的。”

曾文接過牛奶,點頭,慢慢的喝著。

“喝了牛奶,就去睡覺吧,明天我們還要長途飛行呢。”茹萱靠在椅子上,看著怎文,“行李我都讓傭人收拾好了,工作上需要的東西我也收拾好了,晚上,你只要安心的睡覺就好了。”

“謝謝你,辛苦你了。”曾文感激的看著她說道。

“我是你秘書,做這些東西本來就是應該的,況且,我也答應大哥要好好的照顧你的。”茹萱的笑容特別的有感染力,看著,讓人的心里都覺得暖暖的。

曾文低頭,看著手里的牛奶,一時沒有說話。

茹萱也沒有在這種時候多說什么,只是笑著說道:“不早了,我也去睡覺了,晚安。”

曾文點了點頭,看著她出門,就這樣呆坐了很久……

三年了,一切都變了。

直到最后一口牛奶喝完,曾文起身檢查了一下出差要用的東西,這才回到臥室。

睡夢中,三年時光就像是電影一樣不停的從腦海里面閃現,尤其是她隨丈夫回到意大利,回到這個莊園的那段日子,尤其顯得清晰。

當初,她還以為她會就那樣死掉了,哪里想到,她卻被她的丈夫救了。

從開始的哀莫大于心死,到現在事業上獨當一面,這樣的改變,是當年的她根本就沒有想到的……

她的過去,在異國他鄉,根本就沒有人知道,除了她的丈夫。

曾文兩個字,這個人,早在那個冬日的晚上消失了!

現在,她是約書亞太太,她的中文名字叫夏瑤。

……

經過十幾個小時的飛行,他們終于抵達目的地。

合作方派了專人接機,然后給他們安排了五星級的酒店入住。

曾文和茹萱為了方便,住在了同一個房間。

一進房門,茹萱直接躺倒在了chuang、上,“天哪,累死我了,我一點都不想工作,好想留在家里和千兒玩!”

曾文也累的不輕,在飛機上,她怎么都睡不著,明明昨天晚上睡得不好,這個時候正好補眠的,但是,她的腦子特別的活躍,沒有辦法,她就只能認真的畫稿,準備發布會的資料。

但是,到了機場之后,她才被通知原定第二天的發布會要推遲,因為明天的版面會被城內一對夫婦的訂婚儀式占領。

曾文對那個名人的事情完全不感興趣,但是回到這個熟悉的城市,她心中的不安開始越來越明顯。

但是一想到日后的工作安排,她很快就鎮定了下來,接下來有發布會,還有分公司的成立適宜,還有各種合作,真的有數不完的工作在等著她。

在酒店吃了晚飯,茹萱反而不想休息了,就拉著曾文在酒店附近的商業街上逛街。

她第一次來中國,對這里的東西都特別的好奇,還有,路邊攤上的那些小吃,對她來說,也很有吸引力。

一個多小時過去了,她才拉著曾文,往酒店走,手里提著很多好吃的和好玩的。

在酒店前面的一個路口,茹萱才拉著曾文走了兩步,就有一輛很是囂張的跑車從旁邊經過,副駕駛上坐著的那個女人手里不知道拿了什么東西,一下子勾到了曾文肩膀上背著的包上,曾文被猛的扯了一下,撞到了車上面。

在女人的尖叫聲中,開車的男人猛的踩了剎車。

“嫂子,你沒事吧?”茹萱驚魂未定,拉著曾文四下看著,“要不要去醫院?”

曾文也是被下了一跳,不過好在并沒有大礙。

“哎,你怎么開車的!還有你,你差一點害死人知不知道!”茹萱對著車里面的一男一女就罵道。

“你們怎么走路的?長不長眼睛。”女人有些心虛,但是開口卻還是頤指氣使的,“想要錢是嗎,多少錢?”

曾文直起腰來,正要說話,一下子就看到坐在駕駛座上,繃著著一張臉,充滿不耐的冷冷澤城,她下意識的捏緊了茹萱的手,然后拉著她就要走。

“嫂子,你怎么了?拉著我干什么啊,還沒有說完呢,你不用怕他們……”茹萱特別的氣憤,但是,曾文這一次特別的用力,她的手腕都有些疼了。

曾文什么話都沒有說,只是低著頭,然后拉著茹萱一口氣回到酒店,等到了房間里之后,才“咚”的一下坐在沙發上,臉色蒼白。

“嫂子,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你等一下,我馬上叫車,我們去醫院!”茹萱看到她這個樣子,緊張的說話的聲音都有些不一樣了。

“沒……沒事,我沒事,你不用緊張……”曾文魂不守舍的說著。

“嫂子,你別嚇我,你到底怎么了?”茹萱蹲在她的面前,緊緊的抓著她的手。

曾文搖頭,“就是被嚇了一跳,沒事了,你去幫我倒杯熱水吧。”

“真的沒事?”

曾文點了點頭。

“好,那你等一下,我馬上就去給你倒。”茹萱說著,就站了起來。

曾文的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著,尤其是**,從見到冷冷澤城開始,她就克制不住的發軟,而且,房間內雖然很暖和,但是她的身體還是覺得特別的冷,整個人都不知不覺的顫抖了起來。

拉過沙發上的薄毯子蓋在身上,牙關還是打顫。

她真的沒有想到,他們會那么巧合的見面!

在回來之前,她特意讓人調查過,資料上不是說他一直都在國外生活,已經幾年沒有回來過了嗎?

為什么,為什么偏偏在她到這里的時候,他就出現了呢?!

老天啊,你為什么總是和我開玩笑呢?

三年前,她接受不了那樣的打擊,選擇了那么悲觀的方式結束。

她以為他們徹底的結束了,再見到他,她可以當他是陌生人,但是,剛剛那一刻,她才知道,原來,過去的一切,她根本就沒有辦法真的忘記。

茹萱給她倒了熱水,溫熱的液體流進身體里,冰冷的感覺漸漸被驅散。

“怎么樣,好點了嗎?”

曾文點了點頭,“我沒事,就是剛才出去被風吹了一下,頭有些疼,睡一覺就好了。”

茹萱怕她還是會難受,就下樓給她買藥去了。

曾文在沙發上休息了一下,過了一會之后,聽到了門鈴聲,她因為是茹萱回來了,就起來去開門,打開門之后,才發現原來是隨性的人給她送資料過來了。

她接過來,正準備翻閱一下,抬眼就看到不遠處的走廊上,兩個人互相黏在一起,難舍難分的往前走著。

兩個人的動作都十分的大膽,恍若無人般的撕扯著對方的衣服,仿佛極度的渴望再也不能多等一秒鐘。

女人的身體緊緊的盤在男人的腰上,兩只手圈在他的脖子上,說話的聲音特別的嬌媚……

隨著他們走近,曾文看到那個男人,赫然就是冷冷澤城!

此時的他,顯然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女人的身上,他嫻熟的技藝,讓女人連連求饒。

眼看著他們就要往這邊走過來,曾文趕緊讓同事回去,準備關門。

就在門漸漸關上的那一刻,她清楚的看到冷澤城抬起頭,狠狠的攫住了女人的嘴唇,然后將她壓制在墻壁……

“冷少……冷少……”女人緊緊的依附在男人的身上,咬著嘴唇,看樣子像是很痛苦,又像是在極力的享受著什么。

曾文仿佛再一次感受到了晴天霹靂!

這個場景,和三年前的樣子是何曾的相似,只是現在,她在房間里,而他們在外面……

看著男人抱著女人的背影,曾文覺得一陣惡心,胃開始翻江倒海!

再沒有停留,曾文捂著嘴唇,急忙往衛生間跑去。

在曾文關上門的瞬間,冷冷澤城再次看到了她的臉,和剛才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一樣,他還是覺得曾文給他的感覺很不同。

但是她怎么可能會回來,分明在三年前的那個晚上就已經死了,永遠的離開他了!

能夠找的,能夠用來的找的所有方式他都已經試過了,三年前就毫無音訊,她怎么可能在活過來了呢!

一想到曾文,他整個人就有些失控。

想起那個寒風刺骨的晚上,想起她不顧一切的跳下去的樣子,他的心,連呼吸都覺得痛!

從衛生間出來之后,曾文又灌自己喝了一杯水。

想起他帶著女人肆意瀟灑的畫面,曾文握著水杯的手漸漸的收緊。

她為什么要怕見他,為什么要回避他,她應該勇敢的面對他,只有面對,她才能永遠將那個噩夢踩在腳底下!

而且,現在她,就算是真的站在他的面前,他應該也認不出她來了吧。

當初的曾文,和現在的她,已經截然不同,當初跳江她的臉上受傷,幾乎毀容,接受了手術之后,她已經和過去完全長的不一樣了。

自從跳江之后,她的心里一直都有些后悔,那個時候,她不應該選擇死,不應該選擇用那樣的方式讓冷澤城后悔。

就算她姐姐真的有錯,真的有愧與他,那么她姐姐已經死了,一切不應該就這樣結束了嗎,為什么他要將恨意轉移到自己的身上,那不公平!

曾文現在算是知道了,自己輕生,自己選擇死,對他來說,根本就不是一個懲罰,到現在,他依然活的那么好,依然香車美女!

既然他從來沒有為他做過的事情后悔,那她就給自己還有姐姐討回一個公道!

……

第二天,王總親自給曾文送了請柬過來,而且,還堅持親手交到她的手中。“約書亞太太,這個我們的珠寶品牌能夠在這個城市打響第一炮的關鍵,我想我們都應該去……”

曾文結果請柬,正想著是什么人呢,當她看到上面的名字的時候,不由得冷笑。

王總看到她的表情,不由得急忙解釋:“冷氏集團向來都是十分的顯赫的,今天舉行訂婚的這位是冷氏的三公子,冷冷澤城!”

曾文點頭:“我知道!”

是啊,她當然知道!

不管是冷氏還是冷澤城,她曾經都是那么的熟悉!

“約書亞太太,你知道的話,那真的是太好了,之前,我們的合作稿子出的第一批珠寶正是冷氏買的。”王總顯得有些興奮,“而且,還值得慶幸的是,您上一季的新品我們找到的買家也剛好是冷氏,而且,就是今天的準新娘行頭!”

曾文聽著,不由得覺得有些可笑。

現在,就連她的珠寶,也和他扯上關系了!

“約書亞太太,這個請柬是冷氏專門讓我送過來的,他們都很想見見你本人,而且,還表示對你的作品很欣賞。你知道的,冷氏看中的東西,一定會大手筆,到時候,我們品牌的身價一定連連攀升啊!”王總沉浸在金錢的夢中,不由得越說越興奮。

相比之下,曾文卻理智多了。

這幾年,她深居簡出,就算她創立了自己的品牌,她也不曾在公開的場合亮相,反而都是茹萱作為她的發言人面對媒體。

現在,他們要見本人,看起來,自己的身世確實引起了他們不少的關注啊!

曾文挑眉,嘴角微微揚起……

“嫂子,你真的準備親自去嗎?”茹萱看著坐在鏡子前面發呆的曾文不確定的問道。

曾文回頭,看著她:“怎么,難道我出去會很丟臉嗎?”

茹萱馬上搖頭,有些激動的說道:“誰說的!嫂子你不知道有多的美呢,要*說,你一出場肯定比那個什么新娘子還要美上千倍萬倍!”

曾文不由得笑了,摸著這一張已經慢慢習慣了的臉,若有所思的說道:“我要的根本就不是這個…

“你可不知道呢,現在外面的人都在說,約書亞太太根本就是一個七老八十的老太婆,要是他們見到你,一定會被驚艷的掉了下巴,讓他們狗眼看人低。”

曾文挑眉,并沒有多言。

轉眼,她們的車子就已經紅毯前停了下來。

“嫂子,準備好了嗎?”茹萱緊緊的拉著曾文的手,還以為她會緊張的。

沒想,曾文對著她笑了笑,率先微微低頭,下車。

裸色高跟鞋一落地,所有的閃光燈都開始瘋狂的閃了起來。

如櫻花般粉嫩透亮的肌膚,在陽光下,比鉆石的亮光還要迷人。

一襲裸色禮服,飄逸悠揚,高挑的身材,只是靜靜的站著,就已經仿若女神降臨。

步伐緩緩而動,輕盈的裙子開始徐徐飄飛……

上身一件純白的貂毛外套若有若無的擋住了傲人的身材,但是脖子上那條罕見的項鏈卻再一次將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到了她的*前……

臉上微微的笑意,仿若給這寒冷的冬天帶來了一抹春天的氣息,瞬間,穿暖花開!

兩束栗色的卷發,輕輕的在她的*前跳躍。

其他的長發被盤了起來,在她的頭上同樣點綴著一條炫目的鉆石飾品。

她的身上,僅有那么兩個裝飾,但卻已經足夠。

婀娜的步伐,優雅的舉止,天仙般的氣質,早已經深深的鎖住了所有人的呼吸。

站在她身旁的茹萱也不遜色,深邃的五官,天然的金色長發,白皙的肌膚,高挑的身材,在曾文量身定做的珠寶之下,高貴的氣息同樣讓人移不開目光!

她早就已經習慣了這樣的陣勢,對于閃光燈的熱情早就已經習以為常,但是她沒有想到,曾文的氣場比她的還要強大!

站在紅毯上,站在萬眾矚目的燈光下,她照樣行動自如。

如此強大的刺激,沒有讓她怯場,反而將她內心中潛在的力量發揮的淋漓盡致!

冷澤城,你是不是真的以為我已經死了?

不知道,當你知道我的身份的時候,會是什么樣的表情呢?

今天是你訂婚的好日子,我應該送你一份大禮才對的,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出來呢?

這樣的她,這樣的曾文,這樣的嫂子,是她第一次見到,不由得也對她長生了一種深深的傾慕感……

“那不是‘約書亞太太’珠寶品牌的發言人嗎,那她身邊的那位是?”

“難道就是約書亞太太本人?”

“約書亞太太難道不應該是意大利人嗎?!怎么會是中國人呢?!”

“約書亞太太,這里,看這里,你們一起照張相吧?”有心人故意試探她。

曾文停下腳步,對著鏡頭微微淺笑。

這個舉動,已經像世界證明,她就是約書亞太太,他們猜的并不錯!

得到了她的證實,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氣,怎么都沒有想到,她本來不是什么七老八十的老太太,反而美的讓人驚嘆!

她還那么年輕,她怎么有能力從她的丈夫手里接過公司,又在短時間內,創立自己的珠寶品牌,讓漸漸消沉的公司有了新的開始。

她的出現,自然引起了很大的轟動,議論聲不絕于耳。

曾文進了內場之后,拿了一杯香檳,默默的環顧四周……

以前,她想過,她姐姐結婚的時候應該有這樣的場景,后來,她為冷澤城懷了孩子,以為,她可以和他在這樣浪漫的環境下結婚,但是現在……

她的身上慢慢的籠罩著一種淡淡的憂傷和落寞,在這個溫暖的環境里,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氣還是讓周圍的人明顯察覺到了。

“嫂子,你怎么了?!”茹萱覺得有些奇怪。

剛才,她的氣勢還是那么的強大的,現在,卻莫名的暗淡下來了。

站在二樓的冷澤城在曾文進來開始,就一直都在關注著她的一舉一動。

雖然她總是背對著他的目光,但是那種感覺,總是讓他想起那個人。

所有人都告訴他,她已經死了,但是,他很清楚,他的心里依然沒有放棄!

房間里響起了悠揚的音樂,預示著主角就要出場了……

冷澤城一身黑色西裝亮相,便引起了一陣熱烈的掌聲。

當他挽著陸瑤的手,站在樓梯口,在場的所有人除了曾文之外,都對這一對新人由衷的祝福。

曾文輕輕的鼓掌,臉上帶著一抹疏離的笑,冷眼看著那個男人。

他身邊的女人是很漂亮,但是和他昨天的那個女人相比,少了一種**,看她的樣子,除了明顯的囂張和高傲之外,也沒有什么特別的氣質。

站在她身邊的冷澤城就不一樣了,經過幾年的沉淀,臉上的笑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味道,就算笑著,也充滿了距離感。

他那種痞子般的性格倒是沒多少改變,只是,多了一絲冰冷。

今天都已經要和別人訂婚了,昨天,竟然光明正大的和其他的女人約會,這確實是他的風格!

真不知道他身邊的那個女人是怎么想的,和這樣的男人在一起,她能夠幸福嗎?!

曾文不由得搖頭,或許,她本來就錯了,能夠擁有王子和公主般的幸福生活,或許,本來就只是她年少時的美夢而已吧……

“十分感謝各位能夠賞臉,希望今天各位都能盡興,有什么招待不周,請大家見諒……”冷澤城微笑著說道,眼神在曾文的臉上一閃而過。

曾文微微挑眉,看他說話的樣子,似乎是比之前成熟了不少,也更加的有魅力了。

就算今天已經是他的訂婚宴了,但是,在場的很多名媛還是雙目冒火的看著他,應該對他還不死心。

曾文不得不承認,冷氏的幾位確實擁有了優良的基因,舉手投足之間,就已經讓所有的女人都心花怒放。

陸瑤怎么會不知道那些女人的心思,但是,她依然溫婉大方的站在冷澤城的面前,臉上的笑絲毫都沒有改變過。

現在,她已經是他的未婚妻了,沒有人能夠和她搶!

曾文沒有在意她的想法,她只是看著陸瑤身上的珠寶如有所思……

其實,那套珠寶和她的氣質有些出入,給她戴,并不是最好的選擇。

如果是自己給她選的話,一定不會選她現在身上的那一套。

曾文想著,不由得多看了冷澤城兩眼。

憑他挑剔的眼光,他怎么會不知道呢?

就在這個時候,新娘突然提到了自己的名字!

“今天,我想要特別感謝一位,她就是遠道而來的約書亞太太,因為她給我一個十分難忘的驚喜!”

話音剛落,所有人的目光都開始搜尋新娘嘴里的人物。

曾文倒是沒有想到她竟然有那么的面子,能夠讓主人家親自介紹自己。

冷澤城挑眉,接過陸瑤的話,繼續看著曾文說道:“我對貴夫人的設計也是十分的欣賞,不知道我們冷氏有沒有機會和你合作?”

他一宣布這樣的意向,場內馬上有些轟動起來,連曾文都有些意想不到。

冷氏竟然主動向她伸手要求合作,這樣的一個女人到底有什么樣的能力?!

男人考慮的是效益,讓女人們驚訝和心碎的卻是冷少竟然為了贏得未婚妻的芳心那么大手筆!

剛才她才說欣賞約書亞太太的設計,他就愿意為她投擲重金,這樣一來,陸瑤就相當于擁有了自己私人設計師,以后,千百萬的珠寶就仍有她喜愛了!

“約書亞太太,不知道你能否看的上我這個合作伙伴呢?”冷澤城挑眉,直直的看著她。

曾文的心中突然之間開始翻江倒海,看著那張臉,還有向她伸出的手,她停頓了很久。

曾文笑著看著他們夫妻,暗暗壓**身體里那種惡心的感覺,深吸了一口氣,笑著說道:“能夠和冷氏合作,我求之不得!”

冷澤城重新伸手,目光如炬的看著她:“合作愉快!”

曾文有些失神的看著那只手,心,開始快速的顫抖,她似乎都已經感覺到她身體里的血液開始沸騰,開始瘋狂的流竄!

三年,每次他一伸手,自己就會乖乖的走到他的身邊。

每次,他用那雙大掌輕柔的撫摸著她的頭發的時候,她的心里就會覺得無盡額滿足和幸福……

她決定跳江的那一刻,他也像現在這樣向她伸出了手,想要將她重新拉回到他給的地獄里……

現在,他的手似乎依然沒有變,但是,她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沒有辦法伸手握住那只手!

茹萱在底下不由的有些緊張,她不停的給曾文使眼色,希望她能夠敲定這一次合作。

冷氏,那可不是什么簡單的公司能夠比的。

現在有那么好的機會,就算給她十個王總,就算要她和之前的公司毀約,她也一定會答應!

嫂子現在還在想什么呢,怎么還不答應他!

曾文深深吸氣,讓自己表現的更加自然,微笑著,伸手,握住了那只手:“合作愉快!”

冷澤城一接觸到她的手,就暗自稍稍用力抓住,那種觸感,讓他仿佛被電擊中,讓他整個人瞬間就不一樣了。

曾文笑著,若無其事般的掙扎,但是冷澤城怎么都沒有松開。

“冷少,今天是你的好日子,工作上的事情我們有的是時間再談,不用那么心急。”曾文笑著提醒他。

曾文用力掙脫了他的手,臉上的笑始終都沒有改變過。

冷澤城直直的看著她,臉上毫無表情。

毫不相同的兩個人,是不是真的能夠有那么相似的感覺呢?

氣質可以像,那么手呢,那種握在手里的感覺是不是真的能夠那么像?!

曾文說完,不顧冷澤城的想法,直接轉身下去。

“嫂子,真的是太好了!”茹萱激動的拉著曾文的手說道。

嫂子?!

冷澤城聽到這個稱呼瞇了瞇眼睛,就算她真的嫁人又如何,只要是她,不管多難,他都要讓她回到自己的身邊。

“嫂子,你的手怎么那么涼?”茹萱過了一會才察覺。

曾文搖頭,將她拉到了一邊:“沒事。”

雖然她讓自己鼓起勇氣面對,但是到這個時候,她才明白,面對冷澤城,她依然不夠強大!

茹萱一直都處在興奮狀態,沒有過多的關注曾文的神色:“嫂子,那么重大的好消息,我們應該慶祝一下才對的!”

說著,順手拿了兩杯香檳。

曾文笑了笑,和她碰杯,然后一飲而盡。

冷澤城的眼神已經都在她的身邊,看到她毫不猶豫的將酒喝了下去,他的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

她從來都不會喝酒的,她說,酒很難喝,而且,喝了還會頭暈……

眼前的那個人,拿酒杯的姿勢,喝酒的樣子,根本就不是那種不會喝酒的人,她真的是她嗎?

看著酒會上人來人往,有些嘈雜,曾文不由得覺得心里有些發悶。

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再留在這里也已經沒有多大的用處。

想著,她準備一個人先回去。

茹萱很喜歡這樣的派對,剛好她也不愿意走,曾文也沒有勉強她,讓她留在這里,還能和其他人聯絡感情,也不是什么壞事。

現在她們畢竟初來乍到,要在這里做一番事業,還需要人脈。

曾文通知了司機,然后走到門口,將她的東西拿了過來就準備走。

午后的陽光很暖和,別墅花園里的風景不錯。

雖然已經是冬天,但是,依然鮮花盛開。

還有一些名貴的植物點綴在道路的兩旁,花香撲鼻,卻又十分的淡雅……

出來之后,曾文覺得沒有那么的悶了,不由得放慢了腳步,多看了兩眼花園里的花草。

“啊!……”就在轉角出,她一個不注意撞到了一個男人的懷里。

“對不起!”她下意識的用意大利語道歉。

抬頭,才發現是冷著臉的冷澤城。

“不好意思,剛才我并不是故意的,謝謝你。”曾文掙扎,想要掙脫他的懷里。

冷澤城陰霾著臉,瞪著她,讓她有些無處遁形:“是你對不對!是你對不對?曾文,是你,一定是你!”

冷澤城發了瘋一般的拉著她,狠狠的掐著她的肩膀問她。

曾文咬牙,有些可笑的看著他:“冷少,你在說什么?我不明白!我不是什么曾文,如果你尊重我,可以喊我一聲約書亞太太,要不然,你也可以叫我一聲夏女士,我中文名字叫夏瑤。”

“你不要再騙我了!你一定就是曾文!什么夏瑤,什么約書亞,統統都是假的!”冷澤城顯得有些發狂。

“冷少,請你自重!”曾文不由的也冷下了臉,“我根本就不是你嘴里說的那個人,我也根本就不認識她,我不知道我身上哪里像她,讓你有這樣的錯覺,但是很抱歉,我真的和她沒有任何關系,請你放開我!”

“我不放!”冷澤城直直的看著她,仿佛是要看進她的心里。

現在你說不放,我照樣能走!

冷澤城,之前你沒有好好的愛我,沒有好好的對我,現在這個樣子,又是何必呢!

“冷少,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你這樣被你夫人看到的話,難免會讓她誤會,我是來恭喜你們的,可不想有什么麻煩。”曾文的話冰冷而疏遠。

“你怕什么!?在心虛什么?你才是我之前的女人,我現在就能不要她,她根本就不能把你怎么樣!”冷澤城索性將她兩只手都抓在手里,一點點逼近她的身體。

“我真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曾文冷笑,看到他這個樣子,也不對他客氣,“你現在是在炫耀什么?女人多?如果我是你夫人,一定在你說分手之前不要你,你這樣的男人,根本就不值得!”

“曾文,你在恨我是不是?你在怨我,你在怪我……”

“冷少,你再這樣,我真的不客氣了!”曾文咬牙,“我說了我根本就不是你要找的人,你的感情生活我更加沒有興趣知道!就算你要談工作,也到我辦公室談,松手!”

曾文掙扎的更加厲害,禮服的裙擺被她踩到了腳下,掙扎間,她扭到了腳,痛的她眼睛都有些睜不開了。

“我不相信!不相信你說的話,你根本就是曾文,你根本就是她!你的手,我握著你的時候那種感覺是騙不了我的,還有,你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也有她的味道……”

“你看清楚!”曾文徹底的火了,憑什么每次出現他能傷害自己,憑什么痛的那個人都是她?!

曾文指著自己的臉,可笑的看著他痛不欲生的樣子,說道:“你看看這張臉,長的和她一樣嗎?是不是還有她的影子?我的聲音呢,是不是也她一樣?我的身上有她的影子,你會不會錯的離譜啊!”

冷澤城愣愣的看著她,確實,她的臉根本就和曾文不一樣,而她的聲音,也和她的不同。

她們之前,除了潛意識里給人的感覺有些相似,她們的樣子根本就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

“冷少,你看你是酒喝多了,等你清醒了一些了,我們再談,現在,請你放開我!”曾文問著他身上濃重的酒味,不明白他只是短短的幾分鐘竟然能夠喝成這個樣子。

冷澤城頹然的后退了一步,抓著曾文的手也慢慢的松開了一些。

他微微的搖著頭,腳步有些踉蹌,眼神中充滿了痛苦。

他原本以為,上天在可憐他,因此將曾文重新送回到他的身邊了,但是,眼前的她,根本就不是她啊……

曾文看到他復雜的神情,在心里冷笑,他現在這個樣子代表什么?

三年前,自己跳江,讓他沒有機會再折磨自己了,所以他現在才會那么痛苦嗎?

他一定充滿了不干吧,一定想要千方百計的將自己找出來,然后再次狠狠的折磨自己吧?

冷澤城,現在和以前不一樣了!

就算要折磨,也是我給你痛苦,折磨你!

曾文狠狠咬牙,從他身邊越過,徑自往后門走去。

冷澤城,難道你真的要這樣放棄了嗎?

你堅持了那么久,難道,真的要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她從眼皮底下溜走?!

不行!

不能!

“站住!”冷澤城朝著曾文的背影大聲的叫道。

在曾文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快速沖到她的面前,然后死死的抱著她,不給她任何說話的機會,低頭,狠狠堵住了她的唇……

一個人的外表可以不一樣,但是吻呢,接吻的味道也能掩飾嗎?

“唔……”曾文掙扎,她沒想冷澤城竟然能那么做。

她緊咬著牙關,根本絲毫不愿意松懈,不管冷澤城怎么使勁,她都極力抵抗著。

她根本就不喜歡這樣的方式,也根本就不喜歡他用吻了那么多女人的嘴唇親吻她!

曾文張口,狠狠的咬了一口冷澤城的嘴唇,血腥味瞬間在兩個人的口中彌漫。

冷澤城吃痛,清醒了一些。

曾文用盡全力推開了他,然后,揚手,一個響亮的耳光清晰的落在他的臉上。

再不愿意多看他一眼,咬著唇,低頭,快速的鉆進了車里,離開。

冷澤城捂著火辣辣的臉,看著她遠去……

就在他頹然的想要回頭的時候,發現草地上有些炫目的亮光。

冷澤城走過去,將東西撿了起來,想起曾文脖子上的項鏈,他知道,這個,應該也是屬于她的東西。

緊緊的將它握在手心里,過了一會,小心的將它放到最貼近心臟的位置……

曾文坐在車里,猛然之間,她真的很想哭!

太多的情緒,太多的東西瞬間刺激了她,讓她突然之間不知道應該作何感想。

她只知道她的腳踝很痛,她的嘴唇也很痛,她的心,也很痛……

靠在椅子上,她覺得渾身都沒有力氣,那種心慌的感覺讓她只能大口大口的呼吸。

“夫人,你怎么樣?要不要去醫院?”司機看到曾文的樣子有些擔心。

曾文搖頭,低頭抹掉了臉上的淚痕:“不用了,送我回酒店吧。”

“好吧……”司機沒有辦法,只能按照她說的辦。

曾文忍住痛,回到房間,發現腳踝上又紅又腫的,看來是真的受傷了。

只能麻煩同事買了一個噴霧和一些消炎藥,自己草草的處理了一下。

一想到醫院,她寧愿忍著痛,也不想去那個地方。

或許是喝了酒的緣故,她覺得頭有些痛,總覺得渾身有些不舒服。

在換衣服的時候才發現她頭上的鏈子不見了!

那可是她夫家的傳家寶,可以說是無價的,現在,竟然被她弄丟了?!

曾文有些心慌起來,瘸著腿,滿房間亂翻。

但是,哪個角落都已經找遍了,還是沒有找到!

她不死心,叫了服務員過來幫她一起找,甚至還讓經理給她看了她在房間以外的監控錄像,但是依然一無所獲。

她頹然的坐在沙發上,眼神放空,突然之間,有種說不上來的悲涼感和氣憤。

她氣的除了自己,根本就沒有別人!

為什么她總是把事情搞砸了?

她不知道那個時候自己哪里來的自信,認為將那一套珠寶帶出去不會有事。

是,不可否認,她因為有那么讓人驚嘆的東西贏得了不少人氣,也讓她的名氣響亮了不少。

但是,她真的不希望她的成功是靠那么無價的東西得來的!

成功有時候或許還能用金錢來衡量,但是傳承的東西,說是無價根本就不夸張。

之前是信任她,愛她,才將那么重要的東西交到她的手里,現在,她竟然把它們弄丟了,這讓她怎么面對已經去世了的人呢?

曾文在第一時間通知了茹萱,讓她幫她留意,然后也告知了冷家的人,希望他們可以幫忙找找。

就在她打完電話沒有多久,她房間的門鈴響了。

曾文還以為是茹萱,所以沒有多想,就開了門。

等她看到門口站著的是冷冷澤城的時候,已經遲了,他直接推開門,走了進來,然后隨后將門給鎖上了。

“冷先生,你……你干什么?”曾文擋在他的面前,厲聲質問道。

“你的腳受傷了,我給你送藥。”冷冷澤城也不多說,直接將人給抱了起來。

“喂,你干什么,放開我,放開我,冷冷澤城,你給我出去,我根本就不需要你給我送什么藥!”曾文不停的對他用力的敲打著,**也很用力的踢著,在他的懷里,她顯得特別的激動。

但是冷冷澤城不管她怎么掙扎,就是沒有松開,直到將她小心的放在沙發上,然后蹲在她的身邊,將她的褲腿卷了起來。

看到她腳踝上的傷的時候,他沒有多大的意外,“傷的不輕,我先給你簡單的處理一下,等會我送你去醫院。”

“我不需要!”曾文直接將腿收了回去,特別的生氣的看著他,“冷先生,這個時候,你應該在訂婚宴上,你出現在這里,不合適,要是讓別人發現,只怕我們怎么都說不清楚。冷先生或許不在意這些東西,但是我不一樣,我有丈夫,有孩子,我不希望被別人誤會。”

冷冷澤城拿著藥的手狠狠的頓了一下,這才重新打開盒子,口氣冷冷的說道:“你丈夫早就已經死了。”

“我有孩子,我最不希望她誤會我!”曾文直接站起來,然后指著門口,冷聲說道:“要是冷先生還想和我合作,那請你現在馬上離開!”

冷冷澤城抿著唇,站了起來,可是,他根本就沒有要走的意思,只是將曾文拉著坐了下來,然后自己直接坐在了地毯上,拉過她的腳放在他的腿上,“我會走,但是要等我上完藥!”

曾文還想掙扎,但是他的手腕扣在她的小腿上,用了一些力氣,她根本就掙脫不開。

“冷先生,你再不走,那我只能報警了。”曾文的臉色已經變的特別的不好看。

冷冷澤城抬頭,對上她的視線,“我說過,等一下我就走。要是你希望我快點離開,那最好不要再抗拒,不然,我不介意再親你一次。”

曾文皺眉,就在出神的時候,他已經輕輕的翻動她的腳踝檢查起來。

等到他抹了藥,也揉了一遍之后,冷冷澤城才起來去洗手,然后拿上曾文的外套,就要帶她出去。

曾文怎么可能輕易的跟他走,她直接叫了酒店的服務員上來,當著冷冷澤城的面,說道:“有人硬闖我的房間,我希望你們能過來處理一下。”

冷冷澤城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并沒有逼她逼的太緊,“你不想讓我陪你去醫院也行,我先走,但是你答應我,等會一定要讓人陪你去醫院看看,免得有什么意外。”

曾文根本就沒有再看他,就坐在沙發上,一會之后,房間的門打開了又關上,在酒店的工作人員上來的時候,冷冷澤城已經離開了。

曾文自然沒有再次醫院,甚至腳上受傷的事情都沒有特意告訴什么人。

……

第二天早上,茹萱叫了客房服務,讓他們送早餐到房間里。

曾文剛坐下來吃,茹萱就很激動的叫了起來,“天哪!這些是什么?我沒有眼花吧,寫的這些都是什么!說什么訂婚宴上新郎和名寡婦在后花園公然偷、情,還說兩個人一前一后回到酒店,進了同一個房間,公然‘偷吃’!”

曾文看到上面配的那些照片,皺了皺眉。

“嫂子,那些人怎么可以那么污蔑你呢,什么名寡婦,要不要說的那么難聽,還有這些照片,他們是怎么來的,一定是捏造的是不是?!”茹萱氣的手叉著腰,恨不得上去和人打一架。

“嫂子,你怎么一點都不生氣啊,你的脾氣呢?他們竟然那么污蔑你們之間的關系,我一定要幫你告他們,要讓他們公然道歉,還要賠償精神損失!”茹萱赤腳在地上不停的走來走去。

“你也說了是八卦了,不用管他們,越是把這種事情當回事,他們越會亂寫,大不了,就當做是他們替我們的公司免費宣傳嗎。”茹萱蒙頭,繼續睡覺。

“嫂子,我們向來注重形象,就算是宣傳,也不應該是以這樣的方式!反正不管怎么樣,他們那么寫你就是不行!”茹萱生氣的站了起來,“你向來潔身自愛,我很清楚你的為人,你根本就不會做這種事情!”

“況且,昨天是你們第一次見面,只是確認了合作的關系而已,他們怎么就能這樣無事生非呢!我們是要一起做生意,又不是什么見不得人的勾當!再怎么說,人家昨天才訂婚,這樣一來,不是破壞別人的家庭嗎!”茹萱依然顯得十分的激動。

曾文有些難受的揉了揉眉心,睡了一覺,反而更加的頭痛了,昨天為了美,穿的有些單薄,可能是著涼了。

“嫂子,你臉色怎么難看……”說著,手摸了摸她的額頭,然后緊張的叫道,“嫂子,你額頭很燙,是不是發燒了?”

“是嗎?”難怪會那么難受呢。

“不行,今天你一定要去醫院。”茹萱有些緊張。

“茹萱啊,我猜現在記者一定把外面的門口都堵死了,我們怎么出去啊?”曾文說的有些吃力。

“是不是啊?”茹萱一邊說著,一邊走到窗戶邊上,拉開了一點窗簾往下看,“天哪,下面好多人啊!”

“趕緊把窗簾也拉上,說不定還有人在對面看著我們呢!”

“嫂子,現在怎么辦啊,外面那么多人,要不然我們讓醫生過來好了,行嗎?”茹萱一時之間也想不到什么好方法。

“難道我們要躲一輩子?”曾文在心里盤算著。

“什么?那些人不會那么無聊吧?”

曾文掙扎著準備起來:“放心吧,冷氏的人不會放著不管的……”

開口,有氣無力的,一碗粥吃了半天也沒有吃進去多少,曾文只覺得特別的頭痛。

“不行,你坐著等我一下,我讓酒店的人幫我們安排一下,我們一定要去醫院,你這樣我不放心。”茹萱說著就去打電話。

…………

陸瑤看著今天的頭版頭條,氣的火冒三丈,順手就將手里的咖啡杯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冷澤城一夜沒睡,從書房出來,就聽到了那么大的動靜。

“怎么了?一大早,這是在干什么呢!”

陸瑤看著他冷笑,然后拿起桌上的雜志狠狠的往他的臉上扔了過去:“你自己看吧!”

冷澤城皺眉,低頭看著地上的雜志,看到上面的那些照片,他已經猜到了大概。

當他看到上面的那些標題的時候,臉色瞬間就變了,身上散發出來的涼意,讓房間里的溫度瞬間低了不少!

“這些怎么回事?!家里的保鏢都在干什么吃了,怎么還讓他們拍到這些!”

冷澤城一心只想著曾文,心想,如果她也看到了這些,她一定很受傷,現在,她的處境一定十分的尷尬吧?

“怎么,冷澤城,你敢做不敢當嗎?自己做了這種事情還怪別人登出來嗎?”陸瑤怒火攻心,怎么都不愿意接受,“我真沒有想到啊,你的口味竟然那么重,一個寡婦你都不愿意放過嗎?”

“住口!”

“我偏要說!”陸瑤將一個抱枕狠狠的砸在了地上,這樣還不解氣,“冷澤城,你以前怎么樣我不管,但是,你應該還記得自己答應過我什么,現在你已經是我的未婚夫了,你怎么能夠在我們的訂婚宴上和別人有一腿?!”

“你說夠了沒有!”冷澤城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陸瑤,這樣的話,我真不希望是從你的嘴里聽到,就算你不相信我,也應該相信她不會那么做!”

“我不相信!”陸瑤咬著唇,看著他,“我是很欣賞她的能力,但是,我真沒想到她**別人的本事也那么強!”

“你說什么?”冷澤城一步步逼近她,“你再說一遍!”

陸瑤看到他殺人一般的眼神不由的一愣,突然之間她很不明白,為什么他要因為一個人那么對她。

“你……你干什么啊?”陸瑤一邊慢慢的后退,一邊不甘的看著她,“我哪里有說錯了,如果她是正經女人的話,她怎么會和在那種場合胡來?!”

“如果是我強迫她的呢?”冷澤城滿臉陰霾的從高出盯著她,嘴角緊抿著。

“什……么,冷澤城,你在說什么?”陸瑤鼻翼快速的舒張,可笑的看著他。

冷澤城輕輕捏著陸瑤的下巴,冷冷的看著她,漆黑的眼睛里只有陸瑤慌亂又不愿意認輸的影子。

“現在,我很明確的告訴你一遍,所有的事情都和她沒有關系,如果你敢再說她一句,我一定讓你后悔一輩子。”毫無溫度的話,從冷澤城的嘴里,一個字,一個字的吐出來。

陸瑤從頭到尾都被迫抬著頭,看著他,突然之間,她覺得她自己就像是一個冰雕,什么都動不了了。

冷澤城毫不留情的甩開她的臉,指著她的鼻子,湊近她,無比溫柔的說道:“我知道自己現在在做什么,你也最好知道你自己是什么身份,好嗎?”

陸瑤看著他轉身,這才重重的跌坐在沙發上,對著他的背影咆哮:“冷澤城,你現在是我陸瑤的男人,你答應過我,結了婚,你只會是我的,你不會再去找其他的女人的,你難道忘記了嗎?!”

“現在我們還沒有結婚!”冷澤城背著她,面無表情的說完,再不看她一眼,開車出去。

陸瑤咬牙,氣的渾身發抖,隨手將桌上的東西全部掃落在地上依然不解氣。

她的雙手緊緊的絞在一起,仍然控制不住的顫抖著。

看著冷澤城消失的方向,幽幽的說道:“冷澤城,你只能是我的,除了我,你不能再有其他的女人,你看上的女人,不管是誰,我都要毀了她!”

……

在酒店的后門,曾文和茹萱雖然有酒店工作人員的掩護,但是還是被記者給攔住了。

“約書亞太太,昨天的事情是真的嗎?你們真的有不為人知的關系嗎?!”

“你們的合作,是不是也是因為你們之間因為有其他過于親密的關系呢?!”

“一直以來,你都是深居簡出的,你們是怎么認識的呢?!是不是在暗地里,本來就聯系頻繁呢?”

“之前,冷少本來就沒有訂婚,而你的丈夫也已經不再了,就算你們在一起,應該也不會太多的異議,但是為什么你們不愿意承認,而冷少又要和別的女人訂婚呢?”

“訂婚了也就算了,你為什么在昨天那種日子出現,又要在后花園和他發生親密關系,難道,你真的不介意背上小三的名聲嗎?!”

“你之所以沒有公開和冷少的關系,是不是出于對遺產的考慮?如果我們沒有弄錯的話,你丈夫名下的所有財產,在他去世之后,已經完全到了你的名下,甚至連他唯一的妹妹也要通過給你打工才能繼續生活,是這樣嗎?”

“茹萱,現在你也在這里,你能不能告訴我們,當你知道你嫂子和別人有染的時候,你是什么心情,你還會繼續和她生活在一起,還會為她工作嗎?!”

曾文冷眼看著他們的嘴巴不停的動啊動,她真的沒有想到,現在竟然會將茹萱也牽扯進來。

“無可奉告!”茹萱的臉色也不好,低著頭,盡力推開人群想往車上走。

看她們的的樣子,似乎是被說到了痛處,記者們顯得更加的興奮了,一個勁的往里面擠。

甚至很多本來守在酒店正門的記者也趕了過來,外面已經被堵的水泄不通,他們只能用力的往里面擠,根本沒有考慮到,被他們圍著的只是幾個女人。

起初,記者還介意曾文強大的氣場,猶豫過一陣,但是,很快,他們就顧不上了。

酒店的保安雖然以最快的速度幫忙清理,但是,一下子根本就管不過來,甚至讓場面更加的失控。

“都給我住手!”冷澤城雙眼通紅的看著那些人,具有強大穿透力的聲音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一愣。

冷澤城慢慢的推開人群,往曾文的方向走去,他的眼里,只有她一人,其他的東西,他完全視而不見。

那種仿佛穿越千年而來的深情眼神,那種仿佛經歷了無盡痛苦而沉淀下來的不忍和傷痛,他在看著她的時候,似乎是在看著她身體里的那個靈魂,充滿了痛苦和寵愛……

無法言語的復雜眼神,直直的忘進曾文的眼里,突然之間,她覺得世界都安靜了,她的心也跟著停止了跳動,她除了安靜的看著他,似乎什么都做不了。

冷澤城的出現瞬間鎮住了全場,所有人都沒有再亂來。

看到他在這個時候出現在她們的面前,茹萱不由得皺了皺眉,但是她還是對他說道:“我嫂子她生病了,而且腳上還受傷了,我們要去醫院。”

從始至終,冷澤城都沒有看過別人,鎖定在曾文的身上絲毫都沒有移開,在聽到茹萱的話之后,他不由得皺了皺眉,充滿怒氣的將站在對面的那個女人抱了起來……

曾文看著他不怒自威的神情,看著他痛到糾結的臉,看著他用盡全力才隱忍住怒氣的樣子,突然之間,她很想逃離開他的懷抱!

“什么都先別說,現在就送你去醫院!”冷澤城直接將她抱上了車,緊緊的抱著她,不給她任何一點可以逃脫的機會。

那種霸道,那種專橫,那種從心里散發出來的對她的疼惜,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對他那種獨有的男人氣概驚嘆不已。

尤其是在場的女人們,一個個不由得都露出了羨慕的神情。

如果有那么一個男人,這樣緊緊的抱著自己,然后用那種疼死人不償命的眼神看著自己的話,那該是一種怎么樣的幸福啊!

車子離開了酒店之后,曾文的語氣并不友善的說道:“冷少,現在已經沒有記者了,你可以放開我了!”

但是冷澤城也沒有聽她的話放開她,反而抱的更加的緊了。

“哎,你這個人到到底聽不聽的懂人話啊,都說了讓你放開了,為什么還不松手!”茹萱看著冷澤城,沒好氣的說道。

冷澤城愣愣的看著她,看了好久,好久,才慢慢說道:“對不起,我沒有想到事情會搞成這樣……”

對不起?!

曾文聽到這三個字瞬間就想大聲的笑了出來!

“如果你是真心向我們道歉,那我可以接受,但是,以后,請你不要再對我有任何不適合的舉止,就算你不在意,我想,你的未婚妻也會很在意的!”曾文故意提起陸瑤。

果然,冷澤城的手一松,整個人都和之前有些不一樣了。

本來,深沉而充滿亮光的眼睛,瞬間就暗淡了下來,看他的樣子,似乎充滿了痛苦!

“你們放心吧,我會讓那些人閉嘴!”冷澤城深深的看著曾文說道。

“既然這樣,那很好,我也不希望和冷少有什么異于尋常的關系,畢竟現在我們現在的身份……”

曾文的話還沒有說完,冷澤城陰沉著臉打斷她:“你不要再提這件事情了!陸瑤的事情我會解決,但是,不管怎么樣,我都不會放棄你的!”

“你已經有老婆了,你說這些話,什么意思?還有你老婆呢,你難道不應該對她負責嗎?”曾文有些可笑的看著他。

她最討厭花心不負責任的男人,現在,竟然真的讓他遇上了!

“我說了陸瑤的事情我會解決,我也不會讓你受到傷害!”冷澤城看著曾文,信誓旦旦。

“我說了我不是她!”曾文氣憤的看著他,“不管你怎么樣對我,我都不會做她的影子!還有,請你收回你剛才說的話,因為你,我已經受到了傷害了,就連茹萱也被我連累,如果你真的是一個男人,就請你不要再做一些沒意義的事情!”

“如果我不放手呢?!”冷澤城靠近曾文,深深的看著她,他的鼻息急促的吹拂在曾文的臉上,“我已經放手過一次,這一次,不管怎么樣,我都不會讓你再逃走!”

曾文聽到他的話,不由的露出了嘲弄了表情。

冷澤城,你到現在,還是不甘心就那樣放走了我是嗎?

到現在,你還想折磨我是嗎?

就算是找到一個和我有著相同感覺的女人,你也不想放過,是嗎?!

“停車!”曾文冷冷的叫道,然后,打開了車門,要走,“冷少,我不想再見到你!因為你剛才說的話,我會重新考慮我們合作的事情!”

冷冷澤城冷澤城依然深深的看著她,似乎完全沒有聽到她說的話。

曾文的腳還沒沾到地,就已經被冷澤城拉住了手臂,曾文沒有逃避冷澤城的眼神,暗地里,也在強迫自己面對那種威脅的氣息。

最后,冷澤城下了車,轉身,親自給她們關上車門,就在車門一點點合上的時候,他緊緊的鎖住了曾文的眼睛說道:“不管你是誰,我都會得到你!”

曾文緊咬著嘴唇,沒有再說話。

只看到他昂然挺立在冷風中的影子,慢慢的離他們遠去……

到了醫院之后,醫生給她做了檢查,感冒還好,但是腳上的傷有些嚴重,醫生讓她住院。

昨天只是扭了一下,今天被急著圍堵出了意外,這才變的更加的嚴重了。

辦好了住院的手續,茹萱坐在椅子上,并沒有改完抹角,而是很直接的看著曾文說道:“你對那個冷澤城有什么看法?”

“你在擔心我會喜歡他?”曾文也沒有遮遮掩掩的。

“我知道機會難得,這一次,如果能夠和他們合作,那我們一定能夠有一個異常突出的好成績,但是,一想到那個人,我就渾身不自在,我可不能因為錢而讓你冒險,我要對我大哥負責任!”茹萱說的也是十分的認真。

“那如果我說,我

猜你喜歡

  1. 靈異言情
  2. 虐戀情深小說
  3. 婚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捕鱼大师最新官方网站 股票推荐网站可以做优化吗 股票配资排名-选杨方配资靠谱 福彩3d最准双飞 河北11选五一定牛跨度 期货股票开盘 江苏快三官网在线购买 洪城水业定向增发2019 下期浙江6十1预测 山西十一选五平台 教你用空壳公司赚钱 七乐彩选号简单方法 最精确专家预测七位数 甘肃快3彩票 pc蛋蛋 幸运28预测软件 家庭存款都买理财好吗 股票分析师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