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此生陰緣已注定

更新時間:2020-01-07 23:43:39

此生陰緣已注定 已完結

此生陰緣已注定

來源:微小寶 作者:積云渴雨 分類:靈異 主角:墨逸 ,云清

123小說網給大家提供此生陰緣已注定免費閱讀,此生陰緣已注定是由網絡作家積云渴雨傾情創作的一本靈異小說,小說的主要人物是墨逸云清。該小說全文講述的是這話冷清理智,我心里卻十分不是滋味,雖然我也沒有他想,可他明著說只要血脈,心里卻依舊不舒服,本以為昨晚那歡愛沉浮,怎么也有點情份在里面,可人家呢?...。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看著自己一身白色的婚紗,和穿著白色西裝的陸思齊相擁的婚紗照,如同遺像一般被他捧著,我氣得都胃痛。

  可隨著外面鈴鐺聲起,我四肢都好像有了自己的意識想逃離出去,更是恨得我牙癢,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我顧不得罐子里各種怪蟲子,一咬牙,雙手用力緊緊抓著罐身,朝地上一躺,**用盡吃奶的力反勾著chuang腳,祈求的看著苗婆婆,只盼她快一點解蠱。

  奈何她和外婆都好像入定了一般,一個只顧燒紙,一個只顧朝嘴里塞東西,沒一個看我的。

陸思齊見我不肯出去,抬腳想朝里面走,可走到外婆燒紙的火盆前,又縮了回去,只得假意溫柔的朝我道:“云清,我們現在房子車子都有了,你想買什么都可以,還可以將外婆接到城里去,我們一塊照顧她,多好。”

  看著他那溫柔斯文的樣子,我只一陣惡寒,出差暴富回來,他對我百依百順,各種套路用上,我才在七天之內同意領證,卻沒想這就是一個局。

  心中一陣惱火,卻見陸思齊他媽慢慢從外面走了進來,將手里那只鈴鐺塞給陸思齊,然后冷冷的瞪著我。

  鈴鐺一入手,陸思齊臉上一掃原本的溫柔斯文,瞪了外婆一眼直接跨過火盆朝房內走來。

  外婆睜開眼剛想站起來,陸思齊他媽卻突然張嘴,嘴里無數地虱爬出來,朝著外婆涌去。

  “云清。”陸思齊一進房內,直勾勾的盯著我,雙眼深情的看著我道:“你放心,等我帶你回去,讓我媽用蛇蠱吃掉你腹中的鬼胎。有我媽在,那個黑衣鬼也奈何不了我,我會用忘情蠱讓你忘記那些不好的事情,我們好好的過日子。”

  跟鬼好好的過日子,陸思齊自己是個鬼,以為騙我是騙鬼呢!

  我連看都不看他,只是努力去瞄苗婆婆,可她嘴里嚼個不停,雙眼卻依舊緊閉,房門外,外婆已然被地虱纏滿。

  罐子里那些蟲子爬動得更厲害了,好像有什么劃破了我的皮鉆到我肉里,而雙手之間,那條血蛇探著頭出來,蛇信朝我吞吐著,嚇得我頭皮發麻,強忍著懼意才沒有將手拿出來。

  陸思齊低低的笑著,走到我身邊朝我道:“你以為就你們找了幫手嗎?我媽也找了人幫忙呢,要不然我明知道你外婆是做什么的,怎么敢來你家找你。”

  說話間,他伸手就來扯我的手,想將我朝外拉。

  就在他雙手就要碰到我時,一聲冷哼傳來,一條漆黑的鐵鏈瞬間纏住了陸思齊,那黑衣男子站在我身前,一手搶過陸思齊手里的婚紗照和結婚證朝外面火盆里一扔,冷哼道:“陰魂不散,別怪本君無情。”

  黑色的鐵鏈越纏越緊拉著陸思齊就朝外扯去,陸思齊他媽一口黑血吐出,緊緊的盯著黑衣冥君:“你到底是誰?地府十大冥君,都沒有你,你到底是誰?”

  黑衣男子冷哼一聲,伸手輕輕一點,陸思齊他媽身子一晃,緊閉著嘴連話都沒法說,急急的轉身朝外跑去。

  而就在她轉身時,我感覺手上有什么涌出,跟著那條血蛇一下子竄了出來,而苗婆婆也猛的睜開了眼,看到黑衣冥君,慌忙匍匐在地上,連頭都不敢抬。

  外婆看著他,還沒張嘴,他卻冷冷開口道:“本君墨逸,以你之力,想除掉本君血脈,簡直癡人說夢,若想保住云清的性命,多積陰德吧,本君只要血脈,并未有他想。”

  這話冷清理智,我心里卻十分不是滋味,雖然我也沒有他想,可他明著說只要血脈,心里卻依舊不舒服,本以為昨晚那歡愛沉浮,怎么也有點情份在里面,可人家呢?

  心里發冷,果然在鬼眼里人命都不是事,就算是冥君也是個鬼啊,與陸思齊沒什么區別。

  墨逸說完,走到我身邊,轉眼看著我緊夾著chuang腳的**,伸手將我的手從罐子里拿出來。

  罐子里有著許多細黑的蟲子,跟蚜蟲一般大小,不過都死了,看樣子那所謂的牽魂蠱是解了。

  墨逸將我拉起,瞄了瞄chuang腳,手輕輕一揮,四只chuang腳變成齏粉,整張chuang都塌了。

  我不知道這張chuang怎么惹到他了,有這本事對付陸思齊母子去啊,強大的求生欲卻讓我慫得不敢開口,只敢偷偷的瞪著他的雙腳。

  他卻突然靠近我,貼著我耳朵低聲道:“你那**只能夾本君的腰,如若見你夾其他的,這chuang腳就是后果。”

  沒事我夾他腰干嗎,而且夾一下有什么含義嗎?

  我一頭霧水,當他冰冷的面具掃過臉頰,腐女如我,立馬明白了什么,夾著他腰,不就是那個時候嗎?

  腦袋瞬間就炸開了,誰剛才還說未有他想,怎么轉眼就這樣?

  還在詫異中,他卻冷冷的掃了一眼苗婆婆,如同來時一樣消失不見了。

  我心中一時不知道是何感想,整個場面也詭異得不行。

  過了許久,外婆突然癱坐在地上,喃喃地道:“地府十大冥君并未有他之名,可他卻能使喚鬼差,并不怕那招魂鈴,這墨逸怕不會是……是……”

  我還想問外婆是誰,一邊苗婆婆卻猛的抬頭,朝外婆道:“噤聲!你不要命了,居然叫他的名字!”

  外婆臉色一黯,眼帶憂色的看著我,似乎滿是擔心,過了許久,才沉聲道:“以他的能力,那晚他本可以帶走你,我根本不可能將你帶回來,他讓我將你帶回來,怕就是讓我拼了這把老命護著你。那陸思齊怕是來頭也不小,你從明天起,跟著我給人過陰觀香,多積陰德吧,他既然提了這個法子,自然不會讓你沒了性命的。你和陸思齊的婚書,他自然會想辦法解決。”

  墨逸可是說了只要鬼胎,我這命對他而言有什么重要的?

  但看著外婆滿臉的擔憂,我只得將所有的問題都吞進了肚子里,過陰觀香我從小看多了,似乎也沒什么,能讓外婆安心才是正理。

  苗婆婆睡了一夜,天亮后悠悠的看著我,和外婆說了幾句什么,才一步三回頭的離開。

  外婆沒再讓我喝香灰水,而是拿著一本古樸黃舊的書,給我講觀香和過陰。

  觀香過陰是不同的,過陰是很明確找過世的親朋好友問事;而觀香卻是家里出了事找不到根源,觀香找原因,再針對性解決。

  現在這年頭過陰的人少,畢竟對于死去的親友還是帶著懼意的,想跟死人對話的少之又少。所以觀香的人反倒多,有什么不順,觀香找下原因,花費也不大。

所以外婆從觀香先講,正講著如何觀香色,看煙形,就聽到外面有人來找外婆觀香。

  觀香需要帶一只公雞,一升米,三個雞蛋,香紙可以自帶,但外婆自己制香,所以觀香的人都是來外婆這里買香的。

  以前外婆觀香都會避著我,不讓我接觸這些東西,說是我命中帶陰壓不住這些陰事,這次直接帶著我出去。

  來觀香的是一個打扮得十分時髦,香氣撲鼻的美女,妝容精致,一身名牌,捂著嘴十分嫌棄的看著司機將大公雞和籃子里的東西放下,從錢夾子里掏出幾張毛爺爺遞過來,用鼻孔看著外婆道:“聽說你觀香挺準的,來柱香,幫我看看。”

  外婆轉眼瞄了瞄她,然后側身指了指我道:“現在由她觀香過陰,你找她。”

  我聽著一愣,不過想到墨逸的話,也只得默認,反正外婆會在一邊指導。

  那美女卻十分不屑的瞄著我道:“她?她能看什么?你說多少錢,說個價,只要看得準,錢不是問題。”

  說著還將那幾張毛爺爺朝我甩來,冷哼道:“你去拿香,多的錢算是小費。”

  那里至少五六百,一柱香才賣十塊,誰會跟錢過不去,我伸手就去接,反正她冷眼看看又不會少塊肉,等會觀香時,我有的是機會嚇她。

  只是在碰到她手指時,小腹突然一動,跟著看著她后頸,有個嬰兒的頭猛的朝她后背里面縮了進去,只不過在縮頭時,對著她后腦還吸溜了一口什么。

猜你喜歡

  1. 熱血爽文小說
  2. 精怪靈異小說
  3. 現代懸疑小說
  4. 鬼婚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捕鱼大师最新官方网站 内蒙古11选五内蒙古11 今晚最准四不像图 手机版捕鱼 中国最大的股票配资平台 江苏快3基本走势图 欧洲冠军杯 星星武汉麻将约战下载苹果 江西十一选五技巧法 体彩扑克3开奖结果 十一运夺金开奖号码走势图 辽宁11选5胆拖 神来棋牌老版本 时时彩改20分钟一期 上海天天彩选4app 35选7基本走势图 股市行情分析直播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