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仙俠> 劍影留香

更新時間:2019-11-04 17:22:05

劍影留香 已完結

劍影留香

來源:快閱小說 作者:夜月一簾幽夢 分類:仙俠 主角:秦臻,賈蓉

獨家小說《劍影留香》由夜月一簾幽夢最新寫的一本武俠類小說,主角秦臻賈蓉,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妙去天道:“既然是這樣,我也就不能放他了。”...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且說秦臻三人從城中逃了出來,多虧武功了得。

秦臻笑道:“我早說了要出事吧,你們還不信,這下我們都成了逃犯了。”

胡月笑道:“秦大哥,你怎會知道要發生不好的事?”

秦臻道:“我只是隱隱中感到了一點點,沒有想到是真的。”

胡月嬌笑道:“你走了桃花運還覺得像委屈一般。”

秦臻嘆道:“桃花運?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們現在不能進城去了,而且要很快離開這里,越快越好。”

胡月又問:“為什么?”

秦臻道:“我們如果在進城去,那些王孫公子肯定恨不得將我一口口吃下去,而那刁蠻的郡主肯定也不會放過我的。而且我相信,那郡主一定會派人四處找我們。”

余海也嘆道:“想不到這郡主竟這般的難纏,哪有強迫別人跟她成親的。”

秦臻笑道:“早知道我也不會去救她了,讓他摔到地上好些。”

胡月笑道:“只怕你舍不得。”

秦臻道:“不要說這事了,提到我就感到好后悔。”

“那我們現在該怎么辦?”胡月問。

“我們現在也只能找到附近了小鎮中一家農舍中去躲一躲了。”秦臻嘆道。

“農舍?我們為什么不住客棧?”胡月問。

“客棧肯定是他們查找之地,我們呆在那里很容易被官府發現。”秦臻道。

“我們不可能一輩子呆在農舍中吧?”胡月纖眉一揚道。

“那是當然了,我也不愿意一輩子都呆在農舍中,我們在此峨眉附近等上一段時間,待得余兄的師傅回來,我們便到山上去,待得余兄的事情一了,我們便離開四川。”秦臻道。

胡月苦笑道:“還要上峨眉山?”

秦臻點點頭道:“余兄一事應該還他一個公平。”

余海此刻道:“為了我的事還要讓秦大俠涉險,我真感到過意不去,不過我相信我師傅他老人家一定會明白我的。”

“如此很好,那余兄的事情就會便的簡單多了。”秦臻微笑道。

“不知秦大俠離開四川后,要到哪里去?”余海忽然問。

“我準備去貴州。”秦臻笑道。

“秦大哥,我們為什么要去貴州?”胡月也問。

“聽聞傳說在貴州境內有一叫‘紅崖天書’的奇觀,我想去看看。”

此刻秦臻見到天色已晚,便道:“時候已不早了,我們先到附近的鎮上買些吃的,再找一家農舍住下,到了鎮上的時候千萬不要叫官兵發現才好。”

胡月與余海一陣點首,便徑向柳葉鎮走去,在鎮上吃了一些東西。又見天色灰蒙蒙的,便和著胡月與余海一道去附近農家找個地方住下。此刻看見一炊煙裊裊之地,橫豎擺著幾個小房子。農人們相見總是一陣寒暄,一唱一和,這便和那詩句中來的一樣了“農夫荷鋤至,相見語依依”。秦臻來到一家看起來是座小院落的農房前,走進大門邊見到一個中年婦人正在那洗著衣服,此刻見到秦臻等走了進來,不禁吃驚。在木筒旁有一個小孩兒正在瞧著他媽媽洗衣服。但見那小孩兒不過兩三歲,頭上扎著一個小辮子,雖然滿臉弄的很臟,但是他卻樂得其所。此刻見到秦臻等一起進來,便知是怔怔地瞧著這群陌生人。那婦人停止了洗衣服,一身粗布衣,仔細了瞧了他們幾眼便問道:“請問你們有事么?”

“我們想在你家中找一住處,不在你你家中還有沒有多余的地方?”秦臻笑問。

“我不知道,你還是去找別人吧。”這婦人聽到是借宿的,而且一群陌生人,哪敢相留。

秦臻便從懷中掏出一錠十兩的銀子道:“拜托了。”

那個婦人見了銀子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道:“這還要等我家那個回來才知道,我做不了主。”便又從屋子中搬出幾條長凳笑道:“你們就在這等一會吧。”

秦臻道:“你丈夫到底什么時候能夠回來?”

那婦人笑道:“應該就快了,他應該能給你們安排一間屋子的。”

正說間,便聽得一個漢子口中粗聲唱著村歌,一個滿臉無肉,身形高大,顴骨突出的瘦瘦的中年人荷著鋤頭從外面走了進來。一見了秦臻便笑道:“外面家今天怎么這么熱鬧,請問幾位有事嗎?”

那婦人將銀子遞給那男人道:“有人給我們送銀子來了,叫我們找一屋子給他們住一兩日。”那漢子見了這十兩的銀子,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他這一輩子長到這個歲數還沒有見過這么多的錢,那農夫笑道:“房子是有的,不過可能睡起來不大舒服。”

“不管舒不舒服,只要能住下就行。”秦臻微笑著搖著折扇道。

那中年漢子又問:“我瞧公子們都是富家子弟,怎么不去客棧,反而跑到了我們這里來了?”

秦臻笑道:“我們是來此等人的。”

那漢子又問:“等哈子人?(四川方言:等什么人)”

余海一旁瞧得心慌,這個人居然管的還真多,便道:“你就啥子也不要說了,給我們找個屋子就對頭了。”

那農夫唯唯諾諾地道:“好,我現在就給你們挪去。”

于是在南面那間屋子挪了一間空屋,安置了三個chuang位道:“我們這肯定你們住不習慣,千萬不要見怪。”

秦臻微笑著不語,在這里睡了兩個晚上,這日余海出去打探消息回來便笑道:“秦大俠,好消息,我已經打探到了家師已經回到了山上,還派人四處找我。”

“我們立刻上山去。”秦臻搖著折扇輕輕一笑道。

于是三人一起向峨眉山趕去。

卻說朱云青派出的人馬各路尋找,都沒有半點的線索,就連那到處的很多山洞都找過了,這天達俊、達生來復命道:“郡主,屬下已和眾人找了三天,卻未有半點線索。”朱云青一聽,氣上心頭,怒道:“你們平日里不是很能干的嗎?怎么現在叫你們去找一個人都找不回來,難道就只知道吃飯?”達俊道:“郡主請息怒,只是你要找的那人是位俠客,行蹤飄忽不定,要找真的也不很容易。”朱云青道:“我偏不相信他有那么快就離開蜀地了。”達俊此刻也道:“屬下們一定會盡力去找,請郡主放心。”朱云青這才氣消,輕輕地點頭。若是什么奇花異卉還好找尋些,可是一個大活人,誰能猜得到他會到哪里去?不過秦臻身上有著太多特別的地方,這便是他兩緣分未盡之因。

又說胡月、余海與秦臻一起向峨眉山趕去。

此刻已是初夏,太陽格外耀眼,走不了多時他三人已是香汗淋漓。秦臻笑道:“這夏日的太陽就是毒辣,曬的人心慌。”

余海也道:“是啊,這夏天的太陽曬過頭了,說不定要生病。”

胡月見到前面有棵大榕樹,便向秦臻道:“秦大哥,我們到那棵大樹下休息一會兒吧?”

秦臻此刻也有些累了,便道:“大家休息一會兒,再趕路也不遲。”

三人坐到那大榕樹下的一塊大石頭上。

“秦大哥,在我們山里住著就感不到這么熱。”胡月笑道。

“山間綠樹成蔭,擋住了陽光,再加上山間多溪流泉水帶些清涼,所以四季中沒有太大的變化。”秦臻笑道。

“我們峨眉山卻和下面都不一樣,沒上高一層便涼快一陣,這個時候在山頂還會感覺到冷呢。”余海此刻亦道。

“可是我們上次去的時候沒有發現啊。”胡月不解的道。

“只怪上次走的太急,沒有好好賞玩山間的風景。又怎么能感覺的到呢,但是上次我卻發現你們的那些師兄弟們,在山上穿的衣物不像是一般衣物做成的。”秦臻笑道。

“秦大俠的眼力不錯,那些布料是天山雪棉做成的,雖然只是薄薄的一層,卻可以保暖。我這時在山下真的感覺到很熱啊。”余海這般解釋秦臻此刻才明白了。

休息了一陣,他三人身上的汗被吹干,當下也不覺得熱了,便又向著峨眉山趕去。過了大約半個時辰的樣子,已到了峨眉山正門腳下,一路走上山去,才發覺四周的景色一變,秦臻嘆道:“想不到,一段時間過后,四下變化這么大。”

余海道:“秦大俠,你若能在峨眉山上呆上一年半載,便可領會此中神奇。”

秦臻道:“我也希望能在這里住上一兩年,可是世間還有那么多不幸的人,我能幫一個就是一個吧。”

余海笑道:“秦大俠如此為著蒼生著想,后世一定會萬代稱頌。”

秦臻嘆道:“后世稱贊又能怎樣,若是沒有所領悟,那么還不是會誕生各式各樣的悲劇?”

一路上又碰到了不少的猴子,向他們乞食,而他們也只好躲開。一路古木指引著道路,彎彎曲曲通向云海深處。

三人向靈星宮趕去,約一頓飯的功夫便到了正宮前門,山頂雪白一片,原來是下了一場大雪。秦臻便問余海道:“余兄,這山巔是不是經常下雪?”

余海笑道:“這倒不是常常,這次的確是劍怪事。”

秦臻哈哈笑道:“再怪的事情都被我遇著了,我這人真的是命大也很有福氣。”

胡月在那旁都有點冷的打哆嗦,此刻道:“想不到在山下那么熱,到了山頂會這樣的冷。”

呼呼吹來一陣天風,真的有一陣深冬之感。那靈星宮竟被一片積雪壓得嚴嚴實實。秦臻便又向那守門的弟子道:“請你們通知一聲,就說是秦臻帶著余兄到來。”那弟弟見到秦臻等人,還以為是鬼魂,便匆忙地跑了進去道:“大師兄,大師兄,不好了,秦臻和二師兄等人在山門外來索命來了。”那修萬里聽了之后也是半信半疑道:“你可瞧清楚了?”那弟子道:“我瞧得清清楚楚,一定是他們三個,一個穿的白衣,一個穿的青衣,不過那二師兄我一定是認得的,我絕沒有看錯。”修萬里一生還是闖蕩了好一陣子江湖中,什么都信,就是獨獨不信鬼神之說。便向那弟子道:“我與你出去,看看究竟是誰在哪里裝神弄鬼。”

卻說此刻在那廟里大廳之中盡是現今峨嵋派的長輩之類,有些事自己的那修萬里的師傅師叔。此刻出于正中的那位身著青黑色長袍的老道便是這峨嵋派當今掌門,此人叫遲外幽,一副仙風道骨,性子和藹,平易近人。而那些衣服顏色較淺的那些老道卻是上一代的弟子,輩分自然在修萬里之上,一共九子,分別是美夢、歷水、勾寒冰、火天雪、陽春柳、上官無忌、咸一群、區海月、但生恨。這九人分別練得“玉真劍法”各一層,那一層便也只能交給自己的弟子,而旁的弟子一律不許學,而且也規定每個弟子只能會一式。這“玉真劍法”共十層,分別是化氣、化清、化情、化雷、化風、化雨、化電、化月、化日,最后一層稱為化易。每一層境界都有著自己招式的名稱,那化氣便是修萬里曾經使過的“劍氣生華”,接下來對應上面便是“劍氣生清”、“劍氣練情”、“晴天霹靂”、“無形之風”、“深澤大雨”、“劍氣如虹”、“三潭映月”、“西山夕照”、“隨緣不變”。此劍術乃峨嵋派鎮派秘笈,最后一式也只有每一任掌門接任了掌門之后才能習得,是故此刻這些人中也就只有遲外幽能使出這最后一式。這日大家也恰好剛回不久,便一起聚在廳中,正在談論余海之事。忽聽外面報道秦臻帶著余海上了山來。那修萬里先出去看個究竟,而后這一路十人商量了一陣也跟著出去。這九人中而又你美夢、勾寒冰是女人其余都是男人,不過都是年過半百,每個人的頭發都有些花白,不過依然看得容光煥發,精神頗佳。

修萬里出到正宮門外,一見之下,看是秦臻等人。心下也是一陣發毛,向秦臻等人喝道:“你們到底是人還是鬼?”

“我們自然是人。不過我這次卻不是來找你們打架的,請貴派掌門出來一見,秦某要當面講這件事向他老人家說清楚。”秦臻道。

修萬里心中奇怪,聽祖師等談過那山上的陷阱是個死地,不會有任何通道,他們又是怎么出來的,心中頓時心緒起伏不定。心頭一哼,便又大聲喝道:“你們就不要白費口舌了,你們合謀的事,難道真以為能瞞住別人,就能夠攔住我?”說后,便索性劍一出鞘便向秦臻的咽喉刺來。秦臻想也沒有想到他會無緣無故的就開始動手,慌忙地騰起身子。那修萬里吃過秦臻踏在他劍上的苦頭,便忙亂中用劍將自己的全身封住,秦臻便無法近身,也就不能踏到他的劍上了,而修萬里一劍卻差點刺入了秦臻的后心。

秦臻本不愿意跟他打,此刻便又道:“修兄,我們難道就不能平心靜氣的說會話么?”

修萬里一劍又擊,冷冷道:“我跟你沒有什么話好說。”便又見劍勢一收,劍招一變,便又是那“玉真劍法”中第一式“劍氣生華”。余海一旁瞧得,便將長劍向秦臻丟去道:“秦大俠,接著!”秦臻見劍接在手中,便用著幾招極普通的劍招與那修萬里相抵。但這“玉真劍法”首式化氣放出了道道金光向秦臻襲來,秦臻一味躲著那些金光又道:“我們還沒有怎么說話,有必要一見面就似有深仇大恨的打起來么?”

修萬里只是劍招見狠,不做任何言語,此刻更是擊出了幾道金光向胡月與余海擊去。秦臻知道此刻已經再也沒有辦法與他說理,也就顧不上什么了。催動玉仙真氣,長劍一抖,便使出了玉仙劍法第一式“劍舞龍鳳”。但見秦臻手中的劍法舞得零星一般,將那修萬里擊出的劍氣阻于無形。修萬里見到秦臻使出的劍法與自己峨嵋派有著細微的相同,便又擊出幾道金光向秦臻擊去,秦臻一見忙見真氣聚于劍尖,“劍舞龍鳳”使出,但見空中一龍一鳳那向著那些金光而去,那一龍一鳳竟像活了一般將那些金光吃了下去。秦臻收住余勢,便將那些金光毀于無形。在此刻那山巔的風雪下的更是大了,耳畔盡是呼呼之聲。頭上發絲也落得了零星點點。上次修萬里用玉真劍法的時候也不見得如此不濟,此刻便這樣輕易逼退,當下萬分驚奇。此刻那修萬里不禁胡思亂想了一陣,此刻便又朝秦臻道:“秦臻,你難道真的死去了,死后也要找我來報仇?”

“我剛才說過,我沒有死。”秦臻道。

“那么你的劍氣竟會變得這般強,比我這化氣的玉真劍法還強?”修萬里道。

“這,暫時我不能告訴你。”秦臻道。

而在此刻,遲外幽領著眾人前來。見修萬里與已白衣少年戰在一起,便向修萬里叫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此刻那修萬里才撤劍退到了遲外幽身邊嘆道:“掌門,私自給你丟臉了,我用來玉真劍法還是敵不過他。”

遲外幽卻和藹地笑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別人武功高強,你敵不過也是常事。”又見那余海站在一邊,便又問道:“好徒孫,我們剛才正在商量怎樣救你之事呢。聽說你跳入了那陷阱之中,我們十分擔心,但那井本來就不輕易開的,因為根本就沒有出路,我們還想能不能做一長索試試,能不能到井底去救你們呢。”

胡月笑道:“老人家,這時你才救我們,那不是亡羊補牢,為時已晚了么?”

秦臻笑道:“事情已經過去便就沒有再說的必要,不過這次我們上山就是為了余兄的事,不知你對這件事有何看法?”

遲外幽望了望余海幾眼,便慈祥的嘆道:“海兒是我一手帶大的,他是怎樣的人,沒有人比我更清楚,他的確不是一個忤逆之徒。”

秦臻又道:“既然知道就應該還他一個公平。”

遲外幽道:“這是自然的。”

秦臻道:“那么我們就到里面去談吧,外面如此寒冷,不是談話之所。”

遲外幽微笑道:“對,請你們跟我來吧。”于是轉身先走了進去,之后眾人跟在他后。

到了那靈星宮正殿,秦臻等坐下,便從那峨眉山的巧合開始再到山上解釋,如何又身落在陷阱中,又如何在陷阱中找尋出路,最后又怎樣找到出路,發現了石室,最后修的玉仙劍法。便似發生在昨日,如今依然歷歷在目般。遲外幽一陣嘆息,搖著頭道:“原來真的是一個誤會,都怪我的徒弟魯莽,差點便叫我失去了一個好徒孫,還有連累了你們,想來實在是心中好是愧疚。”

秦臻微微笑道:“這一切業已過去,前輩也不用自責,至于令徒,我想也是一時沖動。大概是上天自有定數,我們該有此劫,不過我們也死不了。”

那妙去天此刻一見,這事情好似就這么澄清了,氣的臉都漲紅,卻在一旁不敢啃聲。

不過正當這掌門與秦臻談的甚為融洽的時候,他再也忍不住了,便冷笑道:“那么那封勾結的信又作何解釋?”

遲外幽道:“你到了這個時候還不明白么,明顯是有人想栽贓我這好徒孫。不過我一定會揪出這人來,好好的懲處,絕不會叫他逍遙法外。”

那妙去天一聽,嚇得一身冷汗,頓時也不敢再說什么了。

秦臻此刻一見此事如此便算完滿了,不過卻真也不想到事情會這樣的簡單,當下站起來向遲外幽等一拱手道:“老前輩,既然余兄的事情已經水落石出,晚輩這便告辭了。”

遲外幽卻笑道:“少俠何必急在一時,在此多住幾日吧。”

秦臻笑道:“我不是不想留下,只是晚輩……”

余海截口道:“秦大俠一定要給我這個薄面,這次死里逃生,實在全靠著你了,而且還將我這事做的如此完滿,你就留下幾日再走吧。”

遲外幽笑道:“海兒說的不錯,無論怎樣,你都應該留上一兩天。”便也沒待秦臻同意不同意,便命了弟子安排了兩間客房給秦臻與胡月。

山巔的這雪卻越下越大,似乎沒有停止的跡象。

遲外幽又安排了宴席,眾人到大廳就餐,這山上的伙食有分教,那九子與遲外幽和眾弟子一桌上全是素菜,獨秦臻胡月和余海這一桌是些炒鹿肉、紅燒鯉魚之類的葷菜,大家都知道這余海是山上一個不忌葷素的人。

遲外幽站起一擺手笑道:“眾位請!”便又坐下就餐,眾人這才開始動筷子。

秦臻卻笑道:“這些菜我卻是吃不得的。”

遲外幽此刻聽見,便走了過去,笑道:“山間沒有什么葷菜,想必這些都不合你口味吧?”

秦臻笑道:“前輩說哪里話,如我以前這些東西倒是佳肴,而現在有些吃不得了,因為這玉仙劍法也不可吃葷。”

遲外幽這才醒悟,又是笑道:“原來這般,好,我就叫人特地再給你做些葷菜便是。”

秦臻拱手笑道:“多謝前輩了。”

遲外幽笑道:“說道這里,就恕我嘮叨幾句,不知你叫父母是何人?”

秦臻笑道:“本來這是我心中的痛,不過前輩問,我就如實說吧,我父親叫秦一。”

遲外幽聽到“秦一”這個名字,頓時面色一變,又問:“秦一!可是被人稱作‘一指大俠’的秦一?”

秦臻見他面上的變化,實在是陰晴不定,便問道:“難道前輩認識我父親?”

遲外幽嘆道:“令尊秦一,行俠仗義,在江湖上頗有名氣,誰不知道他的大名?”

秦臻亦嘆道:“可惜,這卻成了我心中的痛,我父母俱已去世,留下了我這個不孝子。”

遲外幽此刻又是一陣嘆息,似乎是可惜,于是似乎是心頭一塊石頭落了地,“想不到他二人竟先我而去。”

秦臻此刻提及傷心之所,不免語氣中飽含凄愴之意。

余海便勸道:“秦大俠不必太難過,你父母在天有靈,看到今天的你,一定也會以你為榮的。”

秦臻便聽了以后便展顏一笑道:“對,我們何必去想那些傷心事?”

那座中的成一群聽到這一番話,頓時面色一沉對秦臻道:“你果真是秦一之子?”

秦臻輕輕點著頭。

咸一群頓時面色發青,又向遲外幽道:“師叔,還有我兄弟之仇。”

遲外幽嘆道:“你不要這么莽撞,這些事早已過了好多年,過眼云煙,何必再提起?”

咸一群此刻心中怒火已難遏制,拿起一邊的酒杯緊緊捏在手中。

胡月此刻一見便向秦臻道:“秦大哥,你看那前輩好奇怪,臉上一會兒變白一會兒變青。”

秦臻此刻心中也是一頭霧水,實在是猜不透,不過此刻已然知道這事已自己父親有著一定關系。

而咸一群此刻心中那怒火竄上心頭,手中的那酒杯被捏成了齏粉,沖著秦臻喝道:“秦臻,你父親殺死我親兄弟,又害死我師叔丘別遠,現在你父死去,這筆賬自然就算在你的頭上。”

秦臻嘆了口氣道:“我父殺你親兄弟,又害死你師叔?能否將其中原由給我說個明白?”

咸一群卻一把抽出寶劍擊向秦臻道:“沒有什么好說的,你若想知道就下地府問你的父母去吧。”秦臻退出大殿門外,飛到了那落滿積雪的屋頂,那成一群跟上,一劍向下刺去,沒有刺中,倒是將屋上的瓦刺了一個小洞。

此刻胡月也跟著跑了出來,不解的向余海道:“你們峨嵋派的人,怎么說不說便動手?”

胡月此刻,持劍來相助秦臻,只見她擋在秦臻前面沖那成一群道:“你為什么不把事情說清楚?”

咸一群此刻哪能聽得進去,朝胡月喝道:“女娃兒,讓開!”

胡月冷笑道:“我不準你們傷害秦大哥。”

咸成一群懶得與她說,便又道:“那就不要讓別人說我欺負你一個女娃兒了。”

胡月冷冷道:“我看你能將我怎樣。”

秦臻見到胡月如此的為著自己,心下不盡感激。又見那成一群擊向胡月,便一手拉過胡月道:“月兒妹妹,你站到一邊,秦大哥自由辦法對付他,就當是練練手好了。”

此刻那咸一群卻不擊向秦臻,反而擊向了胡月,秦臻一見便抱起了胡月,從她手中拿過劍便退去與成一群打在一起。那咸成一群與秦臻交了幾招過后,便知秦臻絕非泛泛。他便躍后數步,將劍舞出幾道青光,一陣似雷電的劍氣向秦臻擊去。秦臻知道他使得是玉真劍法。于是也暗暗催動真氣,使出了玉仙劍法,一招“萬壑幽深”,便將那些電影當的無影無蹤。秦臻又擊出一股真氣,一劍而去,便將那咸一群手中的長劍震落在地。咸一群不禁目瞪口呆,暗想自己的玉真劍法是峨嵋派絕學,卻在這不到三招之內便被這小子破去。而此刻人群中那好夢見到,便笑道:“這小子武功不錯,破我玉真劍法,如此輕巧,我定要去會一會。”便也站到咸一群身邊劍指秦臻。

咸一群拾起劍,那一旁好夢道:“師弟,我們一定要與他好好斗上一斗。”

咸一群看著那拾起的見,呆呆的道:“我的劍居然被一個小娃兒打落,叫我今后還有何面目見武林中的同道?”

勾寒冰此刻上前勸道:“師兄又何必氣餒,想來這天下輸贏本來就是常事。況他的劍法本來就是不凡,我們大家就和他斗一斗,看看他到底還有什么本事。”

咸一群此刻點點頭,便與其余八子一同將秦臻圈在當中。遲外幽一聲喝止,卻似沒有任何效用。那九子各使出玉真劍法,這九化,卻是天日無光,掩蓋了日月星辰。秦臻一手持劍,一手見手中的折扇往空中一拋,而那扇影便似朵朵白云,這便是玉仙劍法中的“行云伴霧”。而玉真劍法九化卻各有妙處,化氣將劍氣化作利器,那化風利用這劍風傷人,那化清看似是尋常劍法,卻暗地變化無窮。那化雷乃是將劍揮的如雷貫響暗中振傷對手經脈,化雨之道與那化氣有著幾分相似,將劍氣化作雨水般從對手頭頂擊落。化月更是離奇,乃是運用真氣將一股清寒之氣集于尖端,如月般的清光射出擊向敵人,這一招很奇妙,若是被傷,便會感到清寒刺骨。化日更猶精妙,與化月一道,不過是將劍舞的炙熱,然后集熱氣在尖端,從尖端擊出一團如火球般的真氣擊向敵手,若是被擊中,難免會被燒得毫無知覺。眼見的一場好斗,真是驚天動地,鬼哭神嚎。

看著這九子斗著一個晚生后輩,遲外幽心中還真不是滋味。本想止住,不過他們一句話也聽不進去。此刻他只希望他們手下留情,不要使殺著才好。秦臻頭上有著折扇護體,玉仙劍法護著前后,那幾人也無法傷著他。那化風的幾下便被秦臻擊敗。那化月、化日在兩旁夾攻秦臻,秦臻便使出了玉仙劍法中的“舞龍飛鳳”,一龍一鳳的劍氣圍著秦臻,那兩個日月卻攻不進秦臻的身子。不過秦臻到底是一個人,此刻面對這九子,體力上也有些不支,又是只守不攻,一時間便處于了下風。但見秦臻此刻一轉身,幾道金光便向四周散開,紛紛不偏不移擊向那幾個人手中握著劍的劍柄之處,那幾個頓時拿不住長劍,紛紛脫手而去。遲外幽嘆道:“這一招著實厲害,你們幾個就認輸了吧。”

咸一群道:“就算殺死了我,我也不會認輸的。”便拾起長劍欲再斗,遲外幽卻道:“往事過去了就讓它過去,我現在已峨眉掌門命你不許傷了和氣,我們大家一起進去繼續用飯。”

美夢此刻問秦臻道:“秦少俠,你這一招是什么?”

秦臻笑道:“這便是給你們說過的玉仙劍法,不過這是你們峨眉的東西,我他日一定會將此法傳與你們下一任掌門。”

遲外幽笑道:“秦大俠愿意的話,那么便是我們峨眉之福了。”

秦臻微笑道:“我也只是物歸原主。”

遲外幽道:“一頓飯就鬧這么多事,實在對不住。”

秦臻笑道:“此中的緣由小輩不太清楚,隱約中知是家父犯得過錯。”

遲外幽道:“上一輩的恩怨,何須再提?”

眾人又回到屋子中吃完飯,飯后歷水問道:“秦少俠,聽你說你得到一顆夜明珠,不知是真是假?”

秦臻笑道:“想必大家也想見見這珠子,我便取出來也大家看看吧。”便從懷中掏出那黑布袋,將里面的夜明珠取了出來。頓時整個靈星宮被照得通亮。

遲外幽嘆道:“夜明珠乃世間稀罕的寶物,看來你以后的俠名必定要在你父親之上。”

秦臻笑道:“這夜明珠也不過是身外之物,功名也只是世人追求,有何沒有又有什么區別呢?”

遲外幽笑道:“秦少俠的眼光果然獨具,不過世上之人還是終究要牽扯到這功名的風風浪浪中去的。”

秦臻無奈嘆道:“前輩說的不錯。”

眼見天色漸漸黑了下來,眾人便也紛紛歸寢,在這風雪的夜里。

且道人心叵測,這妙去天看見了夜明珠后,心中便打定了一個注意,一定要將這珠子弄到手。便偷偷使了一個法子,趁秦臻等還在大廳中談話的時候便在秦臻所住的那屋子中的茶水里放了十香散。這天秦臻與他們說了很多話,加之大戰一場,口中正感口渴。便將那壺中的茶水喝了下去。但覺得清香四溢,之后便覺得渾身舒暢。可是想再挪動那身子,卻覺得有萬分沉重。而此刻胡月卻在屋子中未曾發覺,但見到妙去天笑嘻嘻地走了進來對秦臻道:“秦大俠,你感覺怎樣?”

秦臻卻裝著像沒事似的微笑道:“不知你這個時候找秦某有什么事?”

妙去天笑道:“秦大俠,你最好就不要裝了,你吃了我的十香散,還想走動?”

秦臻此刻才笑道:“想必這是你的杰作?”

妙去天拍手笑道:“正是!正是!想不到我們的秦大俠行事謹慎,還是將毒藥喝了下去。這便叫做天算不如人算。”

秦臻冷笑道:“我現在也明白了,那污蔑余兄的人想必也是你吧?”

妙去天笑道:“既然都到了這個時候,我也變沒有必要對一個將死之人隱瞞什么。我才是那真正要偷玉真劍法之人,不料那姓余的從中作梗,我才想了那個法子除去他。”

秦臻冷笑道:“想不到你心腸如此毒辣。”

妙去天笑道:“不管怎樣,這次我只想要你身上的夜明珠,望你能交給我保管。”

秦臻冷冷道:“夜明珠,世間至寶,豈能讓你這小人拿去玷污了。”

妙去天笑道:“你就罵我吧,什么大人小人的,我都不會理會,反正今天那夜明珠我是要定了。”說著便欲在秦臻身上搜去。卻見到胡月與余海一起走了進來。這余海本是覺得這時還早找秦臻談話的,而胡月此刻聽得秦臻這邊有點不對頭,所以也趕來過來,不料與余海一起進來了。

秦臻見到胡月便呼道:“月兒妹妹,快替我殺了這奸邪之徒,他才是真正的叛徒。”

那余海嘆道:“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胡月便問秦臻道:“秦大哥,你怎么了?”

秦臻道:“我中了這廝的十香散,動不得,你快拿下他,別叫他跑了。”

胡月便一劍向妙去天刺來。妙去天見他劍法如風,不好對付,便一把抓起秦臻從窗外逃出,向后山跑去。

余海一見便對胡月道:“我先去通知師祖和師傅們。”而胡月早已飛身趕去救秦臻,此刻他仿佛是自言自語。

那妙去天真是背,跑到后山卻跑到了那斷崖邊上,他此刻將秦臻向地上一推道:“你不肯給我,我也只好自己拿了。”說后便在秦臻身上搜尋,不是便從秦臻懷中掏出了那黑袋子,見到秦臻腰間的玉簫不是凡品便也拿在了手中。此刻胡月趕來,對妙去天道:“你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還不快將東西放下,乖乖的受死?”

妙去天卻嘻嘻笑道:“你別忘了,他的命現在可在我的手上。”

那妙去天又將秦臻推到斷崖邊,但見斷崖下浮云翻滾,看的觸目驚心。

此刻遲外幽帶著眾人前來,修萬里此刻一見那妙去天,就非常的生氣,想不到自己那么相信他,居然被他蒙騙了這么久。此刻便向那妙去天喝道:“叛徒,你還不束手就擒,將秦大俠放了,或許還可以留你個全尸。”那妙去天此刻故意將秦臻向斷崖邊一推道:“他的生死就全在你們身上了。”

此刻山巔的寒風蕭蕭,那雪花似乎變得中了,直直的向地上掉落。

胡月心中害怕他傷害了秦臻,便道:“就讓我代秦大哥去死,你千萬別傷害他。”

于是胡月便又給那妙去天跪下,雪已過膝,卻苦苦懇求。此刻情狀凄楚萬分,怎不令人為胡月傷心,而對那妙去天憎恨?

上官無忌站出來道:“姑娘又何苦求這么一個惡人?秦少俠吉人自有天相,鐵定沒有事的。”

妙去天笑道:“小姑娘,你既然肯代他死。那么你送我下山如何?那樣我就放了他。”

胡月道:“我能代他死,但是秦大哥一定不會同意我送你下山的。”

妙去天道:“既然是這樣,我也就不能放他了。”

胡月又道:“你放了他,就讓我代他去死吧,反正都是一命,你也不吃虧。”

遲外幽此刻突地問道:“小姑娘,你真的甘愿為他而死?他只不過是你的義兄,今天就算是為了取大義,死去也是一條好漢,你覺得你這樣為他值得么?”

胡月卻看著秦臻不言,秦臻此刻看見了她的眼中,那種關切,覺非那單純對哥哥那種感情。秦臻這時才明白,原來在他生命中還有一種感情,他一直沒有太去關心,那便是愛情。今日,他又想起了當日死去的賈蓉。然而此刻已晚了,他明白的太晚。為什么他總不明白別人對他的愛意,總是暗地中傷害著別人?此刻秦臻已落下了一滴清淚,吃了地向胡月道:“月兒,你這般的對大哥,大哥真的很感動。可是天絕我,若有來生的話,我絕對不會再辜負你對我的感情。”胡月此刻見到秦臻總算明白了自己的心事,雖是滿面淚水,此刻也笑了道:“只要秦大哥明白了就好,縱是我死了,我也要跟著你。”秦臻此刻心中無限的感慨,慘然道:“悲莫悲兮生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月兒妹妹,來世再見!”于是秦臻使出了全身的力氣,從崖邊倒了下去。而這妙去天卻不知道秦臻會這般做,此刻見到心中大吃一驚,正想逃走,卻被遲外幽攔住。原來此人的武功卻不是泛泛之輩,而一身輕功更是出神入化,那九子連使玉真劍法,將他圍住中間,他卻也敵不過玉真劍法,被震斷經脈而死。

又說胡月感到崖邊的時候,秦臻已直直的下下面掉去,越墜越快。卻見他此時見到胡月便無力的揮著手,口里似乎還在說什么,不過胡月也聽不到。無奈,人的無奈便是縱是英雄也難免逃過生死事。看著秦臻消失在云霧中,胡月便暈了過去。遲外幽忙命人道:“快將胡姑娘扶進去。”此刻靈星宮上已積了幾寸之厚的雪了。

在一幽谷,蜂飛蝶舞,秦臻躺在**上,那里有條飛下來似白練的瀑布。秦臻此刻似乎沒有受傷,只是渾身動彈不得。忽然見到胡月找來,看見了他便哭著叫道:“秦大哥,秦大哥,你千萬要活下去,我不能沒有你。”

秦臻苦笑著搖著頭道:“月兒妹妹,我對不起你。”

胡月道:“不要說什么對不起,我只要你活下去。”

秦臻有氣無力地道:“如果有可能,我愿生生世世都做你大哥。”

胡月道:“不要說什么,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秦臻嘆道:“我真的覺得我對不起你,對不起你。”

說后秦臻便斷了氣。

胡月此刻搖著他的身子大叫道:“秦大哥,你醒醒,你醒醒,我不要做你的妹妹,我要做你的妻子,你快些醒來啊,秦大哥……”后面便只是一些哭聲。

且說人間真情莫過度之生死,一曲〖雙調·水仙子〗來結此情:

相思

秋風颯颯撼蒼梧,秋雨瀟瀟響翠竹,秋云暗暗迷煙樹。三般兒一樣苦,苦的人魂魄全無。云結就心間愁悶,雨似眼中淚珠兒,風做了口中長吁。

猜你喜歡

  1. 玄幻愛情
  2. 腹黑
  3. 熱血爽文小說
  4. 武俠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捕鱼大师最新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