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要案追情

更新時間:2019-11-01 17:28:17

要案追情 已完結

要案追情

來源:快閱小說 作者:嫣羽 分類:靈異 主角:司耀霖,蘇嘉悅

小說主人公是司耀霖蘇嘉悅的小說是《要案追情》,本小說的作者是嫣羽創作的靈異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曾經“自殺”的人七年后成了S市要案組組長,一次案件與自以為已經遺忘的人重逢,由從事非法器官移植的犯罪組織引發的案件為開端,蘇嘉悅與司耀霖也因為案件進展中的接觸而重新審視自己與對方的感情;案件終了的那天兩人一同說出了“重新開始”。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大家各自進行著手頭的工作,而原來一些需要跟進的線大家也都沒有忘記,而且其中一條線還有了比較大的進展。

陸浩然一直在調查的醫療儀器這條線終于有了些進展,除了百分之百確認了是走私之外,還在海關挖出了一個幫助走私的官員,根據這家伙的交代,有一個應該是醫生一樣的人會在每次有一起要入關的時候會與他聯絡,光這個海關關員經手的走私器械價值就在千萬以上了。

如此一來,又一個嫌疑人躍入了要案組的視線。

拿到嫌疑人畫像的時候蘇嘉悅還在想要怎么尋找這個問題,沒想到她竟然的街頭與這個嫌疑人“偶遇”了。

蘇嘉悅原本前一天晚上就約了第一人民醫院腎外科的主人醫生今天下午面談,但她現在一心都只有追蹤嫌疑人這事,第一人民醫院那邊可以交給別人活著另約時間,而嫌疑人可沒那么好追到的。

想要看看這人是不是會去犯罪組織的據點,蘇嘉悅便沒有立刻超車實施追捕,也沒有讓交警幫忙設置路障,只是盡可能在不驚擾嫌疑人的前提下進行跟蹤。

沒有太多的猶豫,蘇嘉悅一邊追蹤一邊聯系了姜東升,并將定位發給了他,讓他做好隨時支援的準備。不過才結束與姜東升的電話蘇嘉悅又收到了司耀霖的來電,為了不影響自己跟蹤前車,蘇嘉悅果斷選擇了拒絕接聽。但是這樣的拒絕反而讓打電話的人更加堅持,如果這個人太堅持,蘇嘉悅可能后面會接不到同事的電話,反而更耽誤工作。

嘖 !

這家伙真夠煩的 。

“我還有事,給你兩分鐘。”蘇嘉悅搶在司耀霖開口前給了一個限制,對方也沒有廢話,而是給了蘇嘉悅一個讓人沉默的消息——他們醫院收治了一個肝臟移植手術后出現問題的病人。

這事情都趕一起了!

“感謝你的信息,病人結束手術了嗎?他是否保持清醒能夠錄口供?他的家屬有在場嗎?”沉默了不到三秒蘇嘉悅就拋出了一大堆問題,“20分鐘內會有警方人員到你的醫院了解情況。”她還是以追蹤前方的商務車為重,陸浩然和李梓瑩就看他們誰能更快到醫院了。

司耀霖這回倒是沒有糾纏什么,反而耐心回答了蘇嘉悅的所有問題,病人剛完成了手術,雖然暫時脫離了生命危險,但還不能接受詢問,病人的家屬有在醫院,警方的人隨時都可以過去。

既然他那么配合蘇嘉悅也不說,而且她正在開車,是一個很好要求結束通話的理由。

掛了司耀霖的電話蘇嘉悅連忙給陸浩然打了電話讓他立刻往醫院趕,先和家屬好好談一下,另外病人也要盯著,如果可以開口了就要抓緊,這算是一個活著的受害者了,希望他能為他們的案件提供更多線索。

安排好事項之后蘇嘉悅依舊驅車跟著嫌疑人,但嫌疑人走的地方卻越來越偏,蘇嘉悅立刻聯系了姜東升,將自己的定位發給了他,前車已經走的路線蘇嘉悅已經不太熟悉了,謹慎起見她覺得該給自己找一個支援。

不久之后蘇嘉悅便覺得自己這個決定實在太明智,嫌疑人的車輛不僅越開越偏僻,整個路段的信號也變得非常差,由于路段車輛非常稀少,為避免打草驚蛇,蘇嘉悅不得不放慢速度不敢跟車太緊;因為一路沒有什么分岔口,蘇嘉悅以為一路追下去應該不會跟丟,但沒想到車是沒丟,人丟了。

嫌疑人的車子停在一個破舊的公用電話亭前,但車內的人早沒了影子,環顧四周,竟然是一片樹林,前方的視線范圍內也沒有看見任何的建筑,“這什么鬼地方!”蘇嘉悅盯著前方皺眉,人是跑進樹林了 ?她是直接追過去還是...等一下支援?

蘇嘉悅本想給姜東升打個電話,告訴她自己的進展讓他趕過來,但沒想到打了老半天都因為沒有信號而通話失敗。

這地方的信號怎么就差到這種程度了?

信號差得蘇嘉悅感覺自己只能打緊急聯絡電話,她當下比較糾結的是現在立刻追過去還是等待可能會到來的姜東升;這天已經快暗下來的,她不清楚樹林后的情況,還是謹慎一點更好?

就在蘇嘉悅還沒有完全決定的時候姜東升竟然已經趕到,后者下車后就直接召喚蘇嘉悅跟著他走就行。

蘇嘉悅快步跟著姜東升進了樹林,路況、視線、天色等問題都讓蘇嘉悅不免擔心,而且目前為止嫌疑人完全沒了蹤影,“你知道這地方?”蘇嘉悅自己是完全不認識這地方,外面的公她還知道是通往哪里的,可嫌疑人轉到了這里,她就完全糊涂了,尤其還有個樹林擋在了她面前。

“嗯,里面有個小村莊?”姜東升顧及到蘇嘉悅是否能跟上的問題,稍稍放慢了一點腳步。

村莊?

“我在s市的時間也不算短了,竟然完全不知道這么一個地方。”樹叢稍微有些阻礙蘇嘉悅的行動,她暗恨自己今天的打扮太不方便了。

“我以前來這里執行過任務。”

“任務?”蘇嘉悅挑眉,姜東升以前呆的地方可比要案組性質嚴重多了,他執行的很多都是機密任務,這地方那么……“這到底是個什么地方?就我們兩個沒問題?”蘇嘉悅突然有點沒信心了,兩個人,兩把常規武器,她不該忘記繼續呼叫后援的,但他們現在完全沒信號,想呼叫也要看老天是不是給這運氣了。

“現在這里應該不會有什么大問題的。”姜東升也是任務之后就沒來過這地方,具體有什么變化也不了解,不過謹慎點總沒錯的。

“你當時是來執行什么樣的任務?”蘇嘉悅想要通過當時的任務對這個地方有個大概的判斷,追蹤過來的時候導航上都沒顯示這是個什么樣的地方,就在她想要傳消息回去再讓徐斌查查這地方的時候,追蹤的人沒了影,她也沒了信號;她正對著茂密的樹林犯難的時候姜東升正好趕到,然后話也不說就讓她跟著走。

兩個什么準備都沒有的人就這么追了過去,姜東升還是無所謂的樣子,蘇嘉悅卻是開始擔心后面會發生什么了。

“緝毒。”姜東升跨過一個個小小泥潭,還撿了一根長樹枝在地面探查,“以前里面是個毒窟,幾乎每家每戶都和毒品有關系,種毒,制毒,運毒,販毒,藏毒,每家幾乎都有明確分工。”

“臥槽!”蘇嘉悅沒忍住爆了句粗口,這真是現實比小說還夸張,“這種局面是怎樣造成的?”

“為錢,那里面不少人文化程度都不高,比較容易被忽悠,也容易為了錢去做很多事。”

“一開始有人給錢讓他們種植罌粟,他們覺得地有多,能賺錢就種了,重要的是他們不知道罌粟是什么。”

“后來有人在里面開了個小作坊進行提煉工作,雇用了一些勞動力,因為報酬豐厚很多人爭著去做。”

“后面的一些藏毒,運毒也很簡單,給前自然會有人去做的。”

“出去見識多了他們也漸漸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留下來的都是為了錢昧良心的,甚至不少人自己早就染上了毒癮,有點良心的出去后就沒有再回來,還有想要去自首告發的,現在都躺在了土里。”

靜謐的樹林中聽著姜東升的敘述蘇嘉悅都要覺得自己是在聽一個恐怖故事了,人性的丑陋總是會赤**裸地顯露。

“這個地方在被有心人利用前是什么狀態?”蘇嘉悅看了眼時間,他們這樣勻速趕路竟然已經將近一個小時了,不過姜東升沒有半點要停下來的跡象估計還有不少距離,趁這個時間多了解一點情況也是好的。

他們的嫌疑人如果是逃進了那個地方,不了解情況他們就沒有辦法找人。

“與世隔絕。”

“那么夸張?”姜東升向來有一說一,所以他用這個詞才顯得更讓人意外,現代社會會有真正與世隔絕的地方?

“從我們進樹林都現在都沒信號吧?”

“的確。”蘇嘉悅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機,信號全無,剛才她試了下,連緊急電話都很難打出去,撥通后沒有幾秒因為信號的關系竟然沒有辦法繼續通話;別說進樹林之后了,在公用電話亭那邊信號就非常差了。

“里面也沒信號,他們連電視都沒法看,更別說網絡了,打一個電話要走兩個多小時到外面的一個公用電話亭那,所以那個地方非常閉塞,而且大多數人的思想還停留在舊社會,因為有想法的人幾乎都離開后再也不會回去的。”任務前了解這地方的時候姜東升也被這些資料給嚇到了,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穿越到了50,60年代,他們任務期間的聯絡全靠衛星電話,其他的通訊設備全“死”了。

“太玄幻了。”如果給她講述這事的人不是姜東升,他肯定懷疑那人是在忽悠她。

“不過任務完成后我就沒再關注這地方了,不知道現在怎么樣了。”

“不是幾乎所有人都涉案嗎?還有人留在那里生活?”蘇嘉悅疑惑的是那樣的事情之后那個村莊竟然沒有被全部轉移?讓他們繼續生活在那么閉塞的地方之后可能還是會出事。

那樣的地方倒是更適合國家去利用。

“有一些小孩和沒有勞動力的老人沒有參與其中,最后留下了十幾個人吧,他們都是不愿意轉移到其他地方生活的人。”

“沒有勞動力的老幼他們能正常生活嗎?”蘇嘉悅對這個處理方式也是很疑惑,總感覺哪里還是有問題。

“會定期有人給留守的人送生活必需品。”姜東升執行完任務之后就被調離了小組,收尾工作也進行得很神秘,后續的這么點信息他還是通過戰友才知道的,但更具體的完全打聽不到。

“這是很奇怪,我們的嫌疑人往這里逃就更奇怪了。”這么一個地方真的是天然藏污納垢的好地方,但他們這個案件的嫌疑人是怎么找到這個地方的?

“快到了。”這些疑點姜東升也想知道,但他現在能做的卻只有帶路。

“怎么有種很緊張的感覺?”蘇嘉悅沒有開玩笑,她的心跳真的有加速。

“如果這里沒有太多變故的話,應該只有一些老弱病殘。”

對于姜東升的安慰蘇嘉悅只是搖頭,她緊張的不是會遇到什么人,只是慣例對陌生環境的自然反應,再加上身后是樹林,前方燈光稀疏,安靜得過分,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我們直接去有燈光的人家敲門會發生什么?”蘇嘉悅觀察著眼前的環境,的確就是一個落后村莊的樣子,才8點不到有燈光的人家就很少了。

“不知道。”姜東升以前是直接來執行任務的,現在都不知道有什么人在,可能直接去敲門比較有效?

“走吧,就前面那家,問問看有沒有見到什么陌生人吧。”蘇嘉悅無奈嘆了口氣,沒遇到過這種事,一時間還有點為難了。

上前敲開了門,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非常警惕地看著蘇嘉悅和姜東升,老人盯著后者好一陣子后更加緊張了,“我知道你,你上次也來過。”

“我來調查一點事情。”姜東升對此一點也不意外,上一次任務他直面了很多人,不過留下的人中竟然還有能認出他的倒是稍微有點意外。

“調查?我們這都沒什么人了,我們只是不想離開這,真沒有再做任何不好的事情了。”對于調查二字老人的反應有些強烈,但他的話也透露出他對一些事情還是比較了解的,不知道被留下是當時真沒參與進去還是年紀的關系。

“我們就是來問問近期有沒有陌生人來這,我們除外。”姜東升也不在意老人是什么態度,這個地方太多人可悲又可恨,對外人也一直不會很熱情友好。

“生人?還真有一個,但也不算完全的生人了,他是從這出去的。”老人想了一下便將蘇嘉悅和姜東升兩人請進了屋子,順便很配合地給他們講起近期周圍出沒的人有什么變化。

“那人十幾歲的時候跟著自己的父母離開了這,大概半個月前自己又跑了回來,我們這現在人少得數得清,即使他平時都不怎么出現,我們還是知道多了這么一個人的,不過我們也懶得管。”留下的多是一些習慣了這種封閉生活的老人,只要不影響他們的生活他們也沒有精力去管其他的。

“那人也不是常在,后面還帶了一個人回來,不過那人一直被他藏在住的地方。”老人平時對村里關注還是有的,尤其人那么少其實很容易發現不對勁的地方,但只要不給他們添什么麻煩他們才不會管。

“知道他們住哪里嗎?”這些消息對蘇嘉悅他們來說足夠了,有個方向直接過去堵人就好,有姜東升在蘇嘉悅覺得武力方面沒有什么問題的。

“離這不遠。”

老人給兩人指了個路,兩個人便連忙告辭超那個方向摸索了過去。

猜你喜歡

  1. 腹黑
  2. 精怪靈異小說
  3. 現代懸疑小說
  4. 異能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捕鱼大师最新官方网站 腾讯5分彩票开奖走势图 白城麻将游戏大厅 捕鸟达人破解版游戏下载 血战到底麻将下载 炒股哪个平台好 多乐彩11选五开奖走势图 北京pk10赛车 20选五5开奖结果 星力微信捕鱼 未来云南麻将代理 甘肃11选5真准网 平特一肖2019免费公开资料 手机北京麻将下载 股票短线操作方法 22选5河南最新开奖视频 单机麻将下载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