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123小說閱讀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千山劫 > 第十二章 聶鷹揚

第十二章 聶鷹揚

西風客衣 2019-11-12 16:58:22
一清早桃實就扯著甘棠的衣袖催促著她去逛街去了。逛街這種愛好可謂是古今中外各個民族各個角落女人的共同愛好,劍一心對這沒什么興趣,準備結完賬便去藥市尋一些常備的藥物。這一路艱險在所難免,多一些準備總是有好處。

結賬時胖胡子掌柜的眼神十分奇怪,幾次三番的欲言又止,眉頭上的肉皺起了堆,那樣子就似遇到了前年的難解之謎。

劍一心結完賬快要走出店門的時候,胖胡子掌柜終于忍不住問了,

“客官,昨天晚上,怎么沒什么動靜呢?”

劍一心心中甚是不悅,冷冷地哼了一聲,頭也不回地往藥市去了。

藥市熙熙攘攘,人群擁擠,劍一心對這種熱鬧的場合歷來就不喜歡,但也別無辦法,不得不硬著頭皮在你推我搡中尋購藥材。

“讓開,讓開”

一隊快馬向集市趕來,驚得人群慌張避讓。這一隊人馬個個黑衣束發,在集市中央停下后從背后的竹筒里取出三張告示貼在了市中的布告欄上,然后又一陣呼喝著人群讓路,揮動馬鞭匆忙離開,想是去往別處粘貼布告。

一個擠在前排的瘦個子有模有樣地讀了起來,

“山司榜

茲有賊寇三人,竄于巫族各寨,為害桑梓,如有見得需速報各路游騎青面儺,特繪三人畫像如茲。”

劍一心一聽,急忙取下斗笠,在人群中向后穿梭離去,急急地去找甘棠和桃實。圍觀的人依然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著三張畫像,

“隔著斗笠什么也看不見啊”

“這兩個姑娘好像看起來倒不像是窮兇極惡之人”

“這誰能說得準呢,山上的蘑菇,越是好看越是毒性最大咧”

劍一心在離去的慌忙之中仍然得出了這些信息,慢慢便拼湊出了這山司榜的全貌。唉,要是一早離去,早也省得這些麻煩。

甘棠、甘棠、甘棠,焦急地在攤販中穿插之間,劍一心已經汗流浹背。一個裹著百花頭巾,穿著粗布衣裳的身影拽住了他的手,他抬頭去看那個人的臉,這人臉上沾了許多黑灰,儼然一個村婦,看到一雙靈氣活現的眼睛時,方才認出這個人

“甘棠,你怎么”劍一心吃驚地問,這才瞧見甘棠的**后面,桃實也是一身粗布衣服,頭發散亂,滿臉污泥,像一個小叫花子。

“阿哥,先出寨,路上說。”

三人又急匆匆地低頭向寨外快步行走。

甘棠悄聲對劍一心講出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原來半個時辰前甘棠和桃實逛到布市之時也遇上了張貼山司榜榜文的游騎,為保安全,甘棠急中生智購得幾套粗布衣服又將全身弄臟,免得被人認出,才敢在集市上去尋劍一心。

劍一心對甘棠的聰慧又加深了一個層次的認識,以前只是覺得她有些小聰明,現在看來遇到大事已經能夠處變不驚,看著甘棠在講述來龍去脈時那果斷的眼神,劍一心忍不住將笑掛在了臉上。自己果然沒有愛錯人。

穿過幾條巷子,三個人走上了一條僻靜一些的街道。

“過了這條街就可以出寨了。”劍一心對這里的道路已經了然于心,甘棠不愿發問,但是桃實可忍不住,

“木頭哥哥你好像很熟悉這里,你以前來過這里很多次么?”

劍一心想想,轉身對桃實笑笑,

“并沒有,不過你一個小叫花子打聽得是不是太多了?”

桃實看看自己身上的一身污穢,心中甚是懊惱,哼了一聲便連望都不向劍一心望一眼。

這條街道快要到了盡頭,再有半刻鐘便可以出城,劍一心的心緒稍稍寧靜了一些,能出寨子至少能讓自己又回到暗處。

如今敵在明處,實力尚不清楚,不過從山司堂居然發出山司榜這一條,恐怕派出來尋找自己的人就不少了。在寨子里面比不得在山野之中,山野中飛禽走獸都能成為自己的耳目,而這個寨子里,劍一心想要借雙眼睛都難。

昨夜若不是自己想辦法找到了一只野貓將寨中的道路探明,恐怕今天連能否逃出木寨都未可知了。

一陣馬蹄聲急促傳來,

“快走!”劍一心一手拉起甘棠一手拉起桃實,向前飛奔,但為時已晚。一隊青面儺已經追了上來,青色的面具上畫著猙獰可怖的貔貅,青衣在飛馳的馬背上飄然起舞,隨著為首的一個拔出長劍,后面的十來個也依次將劍拔出,十多匹快馬正風馳電掣地狂奔過來。

看來是逃不掉了,劍一心頓住腳步,拉著甘棠的那只手緊緊地握得更加有力。萬分殷切地對甘棠說“扶住我”,一雙眼睛中傳出的重托令甘棠大惑不解。她此刻當然不知道“扶”字對于自己、對于劍一心意味著什么。

“巫族諸靈,傾耳細聽,蒼野茫茫,離人歸心。草木嘉嘉,路人熙熙,走獸飛禽,聽我號令!”

跑在最前的一匹馬突然前蹄躍起,青面儺猝不及防重重摔下。緊接著后面的馬匹也一時之間陷入狂亂,片刻之間這飛馳的馬隊竟都人仰馬翻。

甘棠看懂了,這是劍一心又用了一整套的換魂術,此刻劍一心的魂魄還不知道在哪一匹馬的體內呢,扶住劍一心的手明顯感覺劍一心的身體越來越重,想起劍一心剛剛的那句“扶住我”的叮囑,不敢怠慢,使出渾身的力氣將劍一心扶住,一旁的桃實也眼疾手快地用一雙小手撐起劍一心的后背,生怕他會倒下。

這一隊青面儺殺氣騰騰,為首的青面儺面具已經摔爛,一張老臉上溝壑縱橫,兩鬢如霜,嘴角已經滲出了淡淡的血絲,定是摔下馬時磕破了嘴唇。只是倒地之后翻身便又站起,一柄古銅色的劍正緊緊握在手中,精氣十足,與斑白的兩鬢一點也不相稱。

“殺馬!”

白鬢老者一聲怒吼,率先將劍向自己的坐騎砍去,那匹跟隨了自己數年的棕色戰馬應聲倒地,鮮紅的血液噴涌而出,老者青色的衣衫和紅色的馬血顏色交至,衣裳的一半已被馬血染成深黑。

十余個青面儺看得吃驚,但已毫不猶豫揮劍向自己的戰馬劈砍,戰馬哀嚎嘶鳴的聲音響徹整條街道,讓人聽得心碎,剛剛人仰馬翻的地方瞬間已是一片血海。

劍一心的身體不由震顫一下,甘棠和桃實想要緊緊扶住,但已經力不從心,她們用盡了全力也無法阻止劍一心軟軟地攤下。睜開眼的那一剎,劍一心的臉上寫滿了痛苦,就仿佛剛剛那數十劍不是砍刺在馬的身上,而是看在自己的心口。

血腥的味道在街道上彌漫飄散,劍一心右手支撐地面,身體前傾,咳嗽一聲,嘴角已流出了血。自己氣力尚未恢復,況且對方人多,恐怕不能再留后手了。

劍一心使出全身的力氣說,“足下聽我一言”。

青面儺們正從馬尸和血泊中走出,白鬢老者走在最前,聽到劍一心的話,淡然舉起右手示意大家停下。滄桑的臉上滿是血跡,一雙劍眉犀利無比。

“我不想殺無辜之人。”劍一心這句話令在場所有人都莫名其妙,一個顯然已處于劣勢的人竟然說出這種話,令許多青面儺覺得好笑,就連一旁的桃實都開始擔心起來,難道木頭哥哥剛剛摔糊涂了?

倒是那白鬢老者神情凝重,“什么是辜,什么又是無辜呢?”

滄桑的聲音猶如塵封多年的酒,深沉、冷峻,讓人無法抗拒。

“觀先生年歲氣度,出門前已經卜過了么?”劍一心掙扎著正坐地上,向白鬢老者抬抬手,他心中已知道這老者較其他青面儺資歷道行更深,氣度已經令自己有幾分敬佩。

“逢遠行,自然卜過”老者坦然地答道。

數日前自山司堂出發時,自己已燒羊骨占卜過吉兇,如今年輕一輩的青面儺少有愿意將一應出征流程走完的,只是自己這許多年來已經養成了習慣。

“那么卜出的結果呢?”劍一心再問。

“生死自有天定,占卜不過先知罷了,又何必那么在乎呢?”白鬢老者的一番話略有深意,連一行的青面儺都不甚明白。

但是劍一心已經知道得清清楚楚,只是令他不解的是,山司堂中竟仍有這樣恪守規矩一顆素心的人。

“先生又何必執著呢”劍一心自知再多的勸說都已無用,這句話倒似是自言自語。

老者的回答似一聲輕嘆,“職責罷了。”

劍一心對他油然起敬,這老者的身上任然滲透著巫族最古老的道統,關于忠誠、關于職責,可是這些已恰恰是山司堂今日已盡皆喪失的,心中不免生了許多的悲憫。若不是如今是在仇敵陣營,或許,或許可以成為忘年之交。

可是如今或許再沒有這樣的機緣了,至多作為敵人,給予自己最大的尊重,

“先生怎么稱呼。”

“聶鷹揚”

話音未落,聶鷹揚已經快步向劍一心奔來,古銅色的劍上血滴仍在滴落,每一步踩在地上都發出沉悶的跫音。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微信閱讀

章節 X

絕地巫事 第一章 神判 第二章 詛咒 第三章 神堂 第四章 猴戲 第五章 歸人 第六章 出鞘 第七章 尋仇 第八章 烏鵲 第九章 禍事 第十章 別離 第十一章 暗流 第十二章 聶鷹揚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捕鱼大师最新官方网站 亿融配资 大庆心遇麻将 河北11选5玩法规则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有 海南飞鱼app 浙江6十1开奖结果查询 网络游戏赚钱方法 喜乐彩票网官方网站 好运彩彩票 网上赚钱网 科乐吉林麻将苹果下载 极速时时彩有官方的吗 博彩网排名 王中王493333中特一网 小说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贵州快三全部开奖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