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123小說閱讀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炫異明天 > 第 2 章節

第 2 章節

陳究風 2019-11-12 17:57:41
護律師是親生姐妹。被告因涉嫌牽涉一宗謀殺案而被警方作為唯一嫌疑人,她的妹妹一直相信姐姐被冤枉,于是當她的辯護律師,一直鍥而不舍地為姐姐尋找真相,最后在這法庭上為其爭取到無罪判決。

現在,兩姐妹團聚,辯護律師甚至揪出真兇,這點是諸葛千諾心中最為敬佩。

此時,身旁的一個目無表情、冷若冰霜的男子冷不防對諸葛千諾道:“你好像很開心的樣子?”

諸葛千諾對他答道:“兩姐妹終于可以團聚,是很難得的事情。你不也是這樣認為嗎?陳師兄。我真心為她們感到欣慰。”

那個男人名為陳勉,是L市的一名律師,處理過多宗遺產分配案件,同時也是諸葛千諾的師兄。

諸葛千諾來自L市,在香港考取了法律學士學位和律師執照,她打算再考取大律師資格,故繼續留在香港實習。

前不久,諸葛千諾聽聞這場“律師為姐姐辯護”的官司,勾起心中的牽掛,決定前來旁聽,同是以此作為實習案例。

恰巧陳勉這幾天來香港公干,并聯系諸葛千諾打算敘舊。于是諸葛千諾提議在法庭上碰面,并作為旁聽人員觀看庭審。

法庭結束后,兩人隨著人們離開法庭。

諸葛千諾此時對陳勉問道:“對了,你最近忙什么呀?陳師兄。”

“我在跟進繆楚峰先生的遺產分配事務。”陳勉解釋道,“他是L市一個商人,‘圣靈山莊’的莊主,是我們事務所的重要客人。”

諸葛千諾“哦”的一聲,點頭道:“我聽過圣靈山莊,沒想到他委托你們來處理遺產繼承,陳師兄的實力果然不簡單。”

面對諸葛千諾的稱贊,陳勉只是一副慢條斯理的態度,隨后又道:“你還有半年左右就畢業了,之后有何打算?”

“我會回去L市當執業律師。”諸葛千諾滿心堅定道,“那里還有等著要*去做的事情。”

陳勉一聽,瞥了一眼諸葛千諾公文包上的月牙形純銀鑰匙扣,心中有數道:“你還掛著這個鑰匙扣,就是那件很重要的事情吧?”

諸葛千諾順著他所言望向那個刻有“楚儀”二字的鑰匙扣,茫然地嘆了口氣:“若是沒有它在我身邊,我可能不會堅持到像剛才那位律師一樣為自己的姐姐辯護,這是我期望成為律師的最大動力。”

陳勉點了點頭,對其道別:“我祝你成功。我也是時候回L市,希望下次再見時能讓我見到你的實力。”

“好呀。”諸葛千諾淺笑道,“希望到時我們不是在法庭上,而是在棋盤上。”

陳勉“哼”了一聲,雙目寫著期待。

隨后,諸葛千諾示意送陳勉,于是兩人一同離開。

電梯此時到達。門打開后,兩人進入。

然而,諸葛千諾顧著跟陳勉交流,卻跟一位從電梯里面走出來的二十三四歲左右、容貌清新俊逸的男子擦肩而過。

兩人一出一入,直到電梯門關上后,彼此不曾注意到各自的容貌。

那男子名叫司馬妙知,是一名大律師。此時此刻,雖然諸葛千諾跟他失之交臂,不過在將來,他們將會再次在這法院之中正式碰面。

西九龍總區警察總部,司馬妙知到此為一宗刑事案的疑犯保釋外出。

司馬妙知細心為對方說明各種有利和不利的供詞,可惜對方一副愛答不理的態度,并對警方保持敵意。

對此,司馬妙知很是無奈。

兩人在經過走廊時,司馬妙知收到來電。拿出手機一看,顯示姓名為“裴茉”。

那人一看司馬妙知有來電,自作主張先離開,留下他一人。

司馬妙知也不打算追上,于是接通電話。

“喂?”

“司馬,是我呀。”電話另一端傳來裴茉的聲音,“在做什么呢?”

“在警署為一個當事人保釋,但是他不太領情,我真很頭痛。”司馬妙知嘆息道,“對了,有何事?”

“你知道我現在在讀JD吧?”裴茉轉開話題道,“有很多課程我尚未掌握。有時間的話不如出來幫我補習一下,我們也很久沒有見面了。”

裴茉是司馬妙知的前女友,兩人在幾年前因裴茉父親之事而分手。盡管如此,不過兩人偶有聯系。目前裴茉在讀法律博士課程,打算在將來成為大律師。

司馬妙知一聽裴茉所言,嘆了口氣,淡淡道:“倘若只是出來見面和補習,我要檢查我的Schedule,不過我會盡量抽點空閑出來。”

裴茉似乎聽出司馬妙知的用意,一副并不介懷的語氣道:“我不急,等你有時間再發Message告訴我。”

“那……再見了,晚些再找你。”司馬妙知愣了幾下,最后無力般掛斷。

他搖了搖頭,心中感嘆他和裴茉的感情演變成如今模樣,仿佛時間將所有事物淡化了。

司馬妙知放好手機,繼續行走。

當他經過一個部門外時,無意間聽到里面傳來對話聲。

“Madam為人真是好,回來看我們還帶禮物。”

司馬妙知朝里一望,只見幾名警員手持點心圍繞著一位二十三四歲的卷發女子。

那名女子腹部微脹,貌似是一個孕婦。果然,其中一名警員對她問起她的肚子,證實司馬妙知的判斷。原來那卷發女子正在休產假,趁著今天有空閑便買點心回警署探望同僚。

然而,真正使得司馬妙知凝神貫注卷發女子的原因,是因為他在腦海里閃過三年前一場官司的畫面,并認出卷發女子曾經出席過那場官司。

“(原來她是警察。)”司馬妙知會心一笑,仿佛驅散了剛才跟裴茉通話時的遺憾感。

他望向卷發女子,心中產生興趣,期待日后再來警署時能正式結識她。

10

唐鳶正在一所社區機構里當義工。她擁有心理治療師執照,這段日子里正在這所機構之中免費為人們進行各種心理輔導。

此時坐在唐鳶眼前的是一個年輕男子。他正在對唐鳶說出他內心的感情問題。

“我喜歡她,但是她從未注意我,反而對一個有婦之夫產生感情。”年輕男子頓了頓,目光游離道,“她在我心里的地位無可動搖,哪怕她愛上了那個花花公子,只要她是感到開心,我就覺得欣慰,默默為她祝福。”

“你沒有對她說出你的想法嗎?”唐鳶問道。

男子一聽,搖了搖頭,愧疚道:“我知道我自己很失敗,一直以來獨來獨往。其實我不奢求我可以成為她男朋友,只要在工作的時候見到她的樣子,我就心滿意足……就是這么簡單…………”

唐鳶點頭,靜待他續道。

“我曾經很愚蠢地認為,她能夠得到一份開花結果的感情,但怎知……”男子想起痛苦的事情,語氣哽咽,“為何她要為了那種混蛋自殺呀?值得嗎……她明明是被騙的人呀……為什么……”

唐鳶把紙巾遞給男子,她聽著心里同樣難受。

男子接過紙巾,不過沒有使用,緊握著它問向唐鳶:“唐小姐,你知道……對一個人有感情是什么感受?”

聞此,唐鳶想起她那已逝的前男友。

思念著往日跟他一起的快樂時光,如今卻天各一方,唐鳶始終難以釋懷。

“當你喜歡一個人的時候,你會覺得對方就是你的全部。”唐鳶追憶道,“你們或許會度過一段難忘的時間,希望彼此留下深刻的回憶。又或者,你覺得那份感情已經來到了,認為那是你理所當然的期望,結果因為缺乏經營和維護,導致最后分崩離析,成為一生的遺憾……”

唐鳶說中男子心里的痛處,使得他認清自己的想法。

“我很希望……我能夠為她做點東西……唐小姐,你覺得我可以為她做什么?”男子問道,渴求得到一個答復。

唐鳶定下神來,正視他道:“這個問題你要問你自己。你一定要認真且清楚地自問,‘我能為心中的她做什么’。這不光是為了你,更是為了令你感到遺憾的她。”

男子若有所思,內心似乎為她下定最大的決心。

過后,男子告別唐鳶,離開社區機構。唐鳶凝望他離去的身影,牽起她心里無法放下的牽掛。

然而,此時唐鳶不曾注意到,一名男子正在附近偷拍她。

那是一個三十左右、神情骨瘦、滿臉滄桑的男子。

他表面上是機構的義工,實際是暗中調查唐鳶。不過,唐鳶只是他的其中一個調查對象……

11

華燈初上,S市進入了一天當中最熱鬧的時刻。

一個身穿校服的高中生走到一個公交車站前,此處站著十來位市民,各自站在公交站四周,等候公交車。

那個高中男生來到一個背包客后方。他注意到背包客顧著看手機,沒有注意到她的背包拉鏈打開了。

高中男生瞥見一個錢包在那背包之中。他沉思了片刻,右手不由自主地舉起,伸向背包。

然而,手掌停留在半空,高中男生似乎感到難以下手,同時一臉寫滿糾結。

此時,一個人冷不防走到他身旁,朝那背包客提醒道。

“小姐,你背包的鏈子松了。”

高中男生朝那人一看,只見那是一個三十歲左右、面容清癯、風度閑雅的男子。

背包客一聽,發現背包確實松了鏈子,連聲道謝并拉上鏈子。

高中男生還在發愣,此時那男子卻對他說道:“你過來一下。”

高中男生膽怯地跟著對方走出幾步,隨后他拿出一張證件,展示道:“警察。”

高中男生看見對方證件上顯示著“S市刑警支隊,韓若尋”等字,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韓若尋此時凝重道:“你剛才是否試圖扒竊?”

高中男生一臉歉意道:“警官,可否給我一次機會?”

韓若尋語重心長道:“很多事情,倘若走錯一步,那就無法回頭,一念之差就會影響一生。”

高中男生此時貌似想表達一些東西,不過還是放棄了。

韓若尋頓了頓,續道:“最近這一區有很多學生扒竊的案件,性質十分惡劣。我們已經抓了很多像你這個年紀的學生,他們全部留下案底,意味著尚未踏入社會就要背負著污點。”

高中男生一聽,語氣絕望道:“你要抓我嗎?”

“我注意到你在最后一刻猶豫過,你若是不假思索就下手,我不管你是何許人也,照樣抓捕。”韓若尋苦心道,“我不逮捕你。我希望你能記住一點,再小的犯罪也是犯罪,若然留下案底,后悔也沒用。”

“謝謝警官……”高中男生鞠躬道謝。

隨后,韓若尋叫他回去了。望著高中男生緩步離開的身影,韓若尋希望他經過一番教育后,能夠走上正途。

12

L市思維吧。

于神正面對著數位美女表演他自己的拿手魔術。

“你們仔細看著,我雙手上沒有任何東西。”于神舉著雙手,先是十指張開、對美女觀眾展示兩手正面,然后兩手反轉、交叉重疊展示背面,最后轉回來展示兩手掌心。

美女觀眾們確認好魔術師雙手上沒有任何東西。

“好,現在我慢慢把兩手合攏,像這樣……”于神把兩手靠攏,擺出一個抱拳狀,舉置嘴唇前方。

“最后輕輕向里面一吹……”于神朝掌心一吹,頓時動作凝固。

美女們認真觀察,只見于神再次移動兩手,十指逐漸張開,她們注意到一張疊好的紙團出現在于神兩手的手指上。

“看,鈔票出來了。”于神邪魅般舉著那張紙團,然后慢慢掀開,最后發現那是一張1美元。

美女們連聲輕呼,不禁稱贊。

只有于神身旁的韋擎蒼不以為然,輕聲搖頭。

于神和觀眾們沒有注意到他,繼續互動。

“這是一張真正的美金,你們檢查一下。”于神干脆地把1美元交給美女們,只見她們如驗尸般檢驗那張鈔票。

“好了……”于神拿回1美元,又對她們道,“接下來,我把這張1美元變成100美元,你們想看嗎?”

“好呀好呀……”美女們興奮道。

于神輕輕一笑,接著把1美元攤開,舉到觀眾眼前。

“現在這張鈔票展現著,我首先把它左右對折……”于神用右手兩指將鈔票一半面對折到另一面。

“折了一半,然后再左右對折一半……”于神右手兩指拿著鈔票正中對折的部分,左手把鈔票對折的兩端對折到正中部位,現在1美元被折到原本的四分之一。

“好,我把這部分上下對折。”1美元上下對折,最后折疊為原本的八分之一大小。

于神一邊說一邊表演:“最后我像剛才一樣,把它放到拳頭之中,再吹一口氣。”

一氣過后,于神緩緩地把那張紙團從掌心拿出,展現在觀眾面前。

“慢慢打開它……”于神把紙團按照剛才對折的反方向打開來。

紙團打開后,一張100美元的鈔票就此顯示出來。

美女們再次感到驚奇,她們從頭到尾都把視線定格在1美元上,最后于神將它變成了一張100美元。

于神享受著這份觀眾投來的驚奇目光,并為自己能夠通過魔術把歡樂送給觀眾而感到自豪。

告別一眾美女后,于神轉頭繼續跟韋擎蒼喝酒聊天,同時私下擦掉虎口背上以及100美元上的雙面膠痕跡……

韋擎蒼看在眼里,開口問道:“你當初就是靠這些戲法吸引慕凝嗎?”

一聽“慕凝”這名,于神似乎感到一陣愧疚,自嘆道:“唉~當初我確實有負于她,現在雖然再見亦是朋友,但是我不想再讓她對我產生誤會……”

“她當初對你的感情是那么深,你卻不懂得珍惜……”韋擎蒼帶著幾分責備的語氣道,“她到現在仍然沒有接受我,看得出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放下來……作為哥們,我奉勸你一句,以后還是認真對待那些對你有情有義的人吧。”

韋擎蒼灌下一口啤酒,此言同樣像是告訴給他自己的。

于神不作回答,轉頭欣賞酒吧里往來的美女。

未幾,一個金發女郎走過來主動對于神搭訕。

“帥哥,我能坐在你旁邊嗎?”金發女郎對于神拋媚眼道。

于神見到對方容貌嬌美,嫵媚動人,而且身材極好,實在讓人垂涎三尺。

“嗯……好、好呀,請坐。”于神重蹈覆轍,一見美女便積極邀請。

對此,韋擎蒼對于神投去一個放棄的眼神。

金發女郎興奮地問道:“帥哥,你是不是會變魔術呀?”

“是呀。”于神輕笑道,“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下一章

章節 X

全文 第 1 章節 第 2 章節 第 3 章節 第 4 章節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捕鱼大师最新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