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都市> 時光未盡,此愛別離

更新時間:2019-11-12 16:57:18

時光未盡,此愛別離 已完結

時光未盡,此愛別離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慕晚 分類:都市 主角:李峰,沈寒冰

《時光未盡,此愛別離》值得欣賞的一部小說,作者慕晚,主角叫做李峰沈寒冰。《時光未盡,此愛別離》精彩試讀:“癮,上癮的癮,陳楚生的歌,你回去聽聽吧。”...。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楊璐不知道什么時候出來了,于小潔剛走,楊璐就走了過來,和沈寒冰一起趴在欄桿上。

她手插口袋,用身體碰了碰沈寒冰的胳膊:“哎,你怎么跟她玩啊?”

“你說于小潔?”沈寒冰看見楊璐點了點頭,“我小時候就跟她認識,怎么了?”

楊璐癟癟嘴:“那女孩不是善茬啊。”

她朝著于小潔跑開的方向看了一眼,雖然那里已經空無一人。她想起于小潔白凈單純的臉,笑起來彎成月牙形的眼睛,于是回頭問楊璐:“她怎么了?”

傳言里的于小潔,小學召集一群中學生打群架,初一在N中早戀被叫家長,還打高年級學生,初二休學一年,有人說她離家出走,更有人說她是懷了孕去打胎了,初三轉到B中。雖然多次轉學,但在這個小地方,拉幫結派打架鬧事,她早就名聲在外了。沈寒冰也是后來才知道,并不是楊璐八卦,這是人盡皆知的緋聞,她自己平日里太不關心這些八卦了,于小潔的名字誰沒聽過啊,估計也就她不知道了。

沈寒冰安靜地聽楊璐講完,沒反駁,但于小潔那張清純好看的臉總在她眼前浮現,讓她將信將疑。早戀打架也就罷了,墮胎?這太夸張了吧。轉念又一想,真假又能怎么樣,自己又不會跟于小潔有更多的交集了。但她又想到一個奇怪的問題,于小潔知不知道別人在背后這樣說她呢?

她沒想到,轉眼在下晚自習的時候,就又見到了于小潔。

初三的晚自習要加上到九點半,打下課鈴時大家就像被圈禁久了終于得到釋放,甚至有些人早就看著鐘表提前兩分鐘收拾好書包了,只等著鈴聲一響,恨不得踩著桌子出教室。

沈寒冰收拾好書包走出教室,九月份的天氣,她還穿著短袖,剛一出教室,禁不住打了個冷顫。她剛要轉身走,突然聽到一個清脆又明亮的聲音:“蘇洋!”因為這聲音很熟悉,她忍不住回了頭。

蘇洋是他們班體育委員,愛打籃球,因為老在戶外運動皮膚并不白,但五官很精致,一張臉棱角分明,個子又高,老是被好多低年級的小女生叫“男神”。她幾乎沒跟蘇洋說過話,除了有幾次收作業的時候,她作為課代表去要過作業。她就抱著一沓練習冊,往蘇洋桌邊一站:“作業。”每次只說兩個字,蘇洋抬頭看她一眼,有時就直接給她了,有時就不好意思地笑笑,卻毫不客氣地伸手從她懷里的練習冊里拿過一本:“下節課給你啊。”她當然懂得這是要拿去抄了。她起初也不太明白,蘇洋這個樣子怎么進一班的,考了一次試才知道,蘇洋這個人是學神級的,比學霸還高出一個等級。學霸是好好學習成績好的,而學神是不怎么學成績還好的。

這時候有熟悉的聲音在走廊里大喊蘇洋的名字,沈寒冰忍不住回過頭,沒錯了,就是于小潔,她就站在教室門口,好像是專程等在這里的,只是剛才光顧著往出走了,沒看見她。

于小潔喊完一聲后就跑了過來,蘇洋剛走到門口,突然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詫異地抬起頭,于小潔已經跑到他身邊了,她好像化了點妝,眉毛有描過的痕跡,還涂了粉紅色的口紅。

“蘇洋,我喜歡你。”于小潔笑著說,好像說的是“你給我借塊橡皮吧”一樣隨意。哪有人這樣表白的?

旁邊的人好像都停下腳步了,投來八卦的目光,還有人竊竊私語,有人低聲地笑,混在整條樓道的喧囂中。

“你是誰啊?”蘇洋一臉茫然。

對方竟然不認識她?可是于小潔繼續笑著,露出潔白的牙齒:“我叫于小潔,我今天下午看你打球來著。”四周都安靜了,好像大家都在等蘇洋的回答。

“哦。”蘇洋點了一下頭,面無表情的,然后繞過于小潔,徑直下了樓。

旁邊議論聲驟然響起,好像還有人突然爆笑,但是極力壓制著聲音。但大多數人還是盯著于小潔,好像在等她接下來的反應。

我喜歡你。你是誰?這么一組對話真讓人尷尬。

于小潔卻滿不在乎的樣子,轉身到欄桿旁,熟練地點了一根煙,很瀟灑地抽了起來,似乎剛才的事情跟她無關,她也只是個看熱鬧的人。可是沈寒冰看見,于小潔準備把煙塞進嘴里的時候,用手背狠狠擦了一把嘴巴上的口紅。

看熱鬧的人覺得沒勁了,紛紛散了,走廊上還是嘈雜,學生們來來去去,嘰嘰喳喳,討論著買點什么吃的,恢復了平時的樣子,好像什么都沒發生過。

“于小潔?”沈寒冰叫了一聲,走到她身后。

“寒冰。”于小潔回頭,看見她,就笑了一下。于小潔叫她省了姓氏,像是她們認識玩耍了很多年。

沈寒冰拍了拍于小潔的肩膀:“你也別太難過啊,蘇洋平常在我們班就這樣,看誰都跟欠了他一百塊錢一樣。”

于小潔噗嗤笑出了聲:“我不難過啊,你哪看出我難過了,今天也算有進展啊,起碼他知道我的名字了。”

沈寒冰輕輕指了一下于小潔的手:“那你干嘛抽煙啊?”

于小潔輕輕用大拇指彈了一下煙**,帶著火星的煙灰在夜色里墜落樓下:“我又不是心情不好才抽煙的,我只是煙癮犯了。”

“煙癮?你抽了幾年了?”

于小潔笑容更大了:“我是老煙民啦,差不多從小學五六年級開始吧。”

“抽煙對身體不好……”沈寒冰是脫口而出的。話說出口,她自己也一愣。上一次對人說這句話,還是很多年前對爸爸說的。爸爸……太久沒見過他了,監獄里沒有煙可以抽,想來他應該也是戒掉了……

可也正是因為父親,她早就知道了,對于抽煙的人來說,這句話根本不起任何作用。

于小潔看了她一會兒,突然說道:“我給你推薦一首歌,《癮》。”

“什么?”

“癮,上癮的癮,陳楚生的歌,你回去聽聽吧。”

那首歌當晚被單曲循環了很久直到沈寒冰進入夢鄉。后來她自己因為難受點起一根香煙,耳邊就回蕩起這樣一個旋律:“他們說抽煙對身體不是太好,可是不抽的時候,我的身體更難受。”

她看著歌詞就開始猜測,于小潔第一次抽煙,肯定也是因為心里難受吧?白天里楊璐說的話又在她腦海中重現,可隨之而來的又是于小潔明媚的笑臉,單純得根本不像是經歷過磨難與波折的人。黑暗的房間里,她在被窩里插著耳機,兀自固執地搖了搖頭。

周末,沈寒冰瞞著媽媽獨自一人去了看守所。隔著玻璃,她對著話筒,第一次覺得說不出話來。

父親的臉總在夢中浮現,蒼老而憂郁的,好像從來不會盛開出生命力的深秋,一切都被掩埋在不可講的過去。她沒有告訴過媽媽,從初一開始,她隔幾個月就會來看一次爸爸。

“你都瘦了。”父親突然開口,這話本來是她想說的,頓了頓,他又開口,“你媽結婚了嗎?”

“沒有,爸。”這個問題每一次都會被問到,每次的回答也都一樣,母親還是獨身一人呢。

末了,她又說了一句:“媽媽不會結婚的,等你出來,我們一家三口就團聚了。”她說這話底氣不足,好像是想騙爸爸相信,卻連自己都不信。

果然,玻璃后的男人篤定地搖了搖頭:“不會,她的心早就不在我身上。”

“爸……”沈寒冰突然想起了那些謠言,“爸,我現在也不是小孩子了,我15歲了,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和媽媽……”

“就是你想的那樣。”

短短的一句話后,探視的時間到了,兩個民警把父親帶走,掛掉的電話留下可怕的寂靜。她看著父親離去的背影,看著那一抹淺黃色的罪犯服,感到有些窒息。

猜你喜歡

  1. 古代言情
  2. 現代長篇言情
  3. 古代短篇
  4. 都市重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捕鱼大师最新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