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做不了你的白面先生

更新時間:2019-11-12 15:57:29

做不了你的白面先生 已完結

做不了你的白面先生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四月底 分類:短篇 主角:解嘉昊,高晗

小說主人公是解嘉昊的書名叫《做不了你的白面先生》,本小說的作者是四月底創作的短篇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王首善看了一眼出去的張濤欲言又止,解嘉昊有些著急“說呀,你倒是”......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坐在餐桌上,看著唐怡用雙手吃肉的樣子,解嘉昊不禁搖起了頭“姐,咱們能吃的文雅一點嗎?不行你用刀子割一下”

唐怡滿不在乎雙手拿著一塊羊骨頭啃著“又沒外人,我這么吃開心”。解嘉昊閉上了嘴,只是起身去廚房拿了一把刀子,將羊肉割下來放在了唐怡的碗里,“這還差不多,我做的像我干媽做的嗎?”

解嘉昊微笑的回著“好吃,比媽做的好吃”

“雖然是假話,但我愛聽。怎么可能趕上我干媽做的,差遠了”。

吃了一會兒唐怡來了興致的問解嘉昊“誒,要來點酒嗎?”,沒得到解嘉昊回應的唐怡便起身,將一次性手套脫下,找來了一瓶紅酒。

“姐,這羊肉和紅酒不搭吧?”“你要喝白的啊?”“有嘛?”“有,你等著”。

自高晗結婚以來,他一直想找個一醉方休的機會,今天機會來的不謀而合。

解嘉昊將一杯白酒一口喝了下去,唐怡忙勸喊道“你慢點,快,吃口肉”。

解嘉昊像是沒聽到,繼續喝了一口回著“姐,沒事,我就是想喝”。

“那你慢一點喝,吃點菜,沒人和你搶”唐怡放下了手中的肉,向解嘉昊碗里夾著菜。

唐怡的卻說似乎適得其反,解嘉昊直接拿起酒瓶喝了起來,等唐怡將酒瓶搶下后,酒已經要見底了。你永遠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也拉不住一個想醉的人,解嘉昊想醉,唐怡怎能勸的住。

頭暈,解嘉昊覺得屋子在轉“姐,你說我到底做錯什么了?啊?我不明白啊?高晗為什么要這么做啊?不是說好的嘛,”解嘉昊打了個嗝,濃濃的酒氣從胃里鉆了出來。

唐怡從冰箱里拿出一瓶綠茶倒在杯子里放在解嘉昊面前“嘉昊,喝口茶”

“她和我說好的,先分開一段時間,可她怎么就結婚了呢,她結婚了,我怎么辦?”解嘉昊的語氣已經帶著些許哭腔。

僅有的意識在控制著自己,他不想哭出來。可在酒精的作用下,他繳械了。

解嘉昊趴在桌子上哭了“長這么大,就喜歡了一個人,也只和高晗談了一次戀愛,姐,你告訴我?我那做的不好?是我做錯什么了嗎?她是不是該給我個理由,一個讓我TM死心的理由”,解嘉昊抬起頭看向了唐怡,他想讓唐怡給他個答案。

“嘉昊,我們不說了。姐扶你去臥室”

唐怡的話,對酒醉的解嘉昊來說像一陣風。他從椅子上站起來指著門說道“我去找高晗問清楚,我必須問清楚,姐,你也和我走,不然高晗肯定不見我,走”說罷就要拉著唐怡出門。

“解嘉昊,你犯渾是吧?”高晗沖著解嘉昊喊道。

唐怡的訓斥讓解嘉昊又趴看向了唐怡,他盯著唐怡看了好久。

最后還是爬在了桌子上“姐,你能教我怎么不去想一個人嗎?你當初是怎么忘了馮輝的,你教教我”。

他是醉了,唐怡沒醉。

“走,去臥室”“你還沒告訴我呢,我不去”

醉了的解嘉昊嘴里喊著高晗的名字,像個孩子呼喊著自己的母親。眼淚順著鼻夾頰留在了嘴里,解嘉昊伸出舌頭全部添回了嘴里“酒,怎么變咸了”。

唐怡哭了。

說累了的解嘉昊還是被唐怡扶著去了臥室,“乖乖的睡覺,我給你到一杯水,你快躺下”解嘉昊躺在chuang上拿出了手機,憑著記憶胡亂按著。

拿著水的唐怡將水放在了chuang頭,將解嘉昊的手機奪下,只是手機還停留在通話界面,一個女聲傳了出來。

本來就累的解嘉昊在酒精的作用下已經到了閉眼就能睡著的境界。解嘉昊是真醉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哭了,也不知道自己現在在哪,他現在只有一個念頭,睡覺的念頭。

解嘉昊是被尿憋醒的,在chuang頭他看見了一杯水一瓶酸奶和自己的手機,他拿起手機看了通話記錄,最后一條是昨天下午和唐怡的電話記錄,可解嘉昊隱約記得昨晚自己好像給高晗打過電話,又好像是做夢夢到給高晗打了電話,他確定不了。

時間是6點05分,還可以睡個回籠覺,將酸奶喝了后,解嘉昊蒙頭繼續睡。再次醒來是被唐怡叫醒的,餐桌上吃著煎蛋的唐怡問解嘉昊“頭疼嗎?”

解嘉昊搖頭轉而問“姐,我昨晚醉了后就直接睡了吧,沒給別人打電話吧?”

“醉的不省人事,我托你進臥室費老大力氣”唐怡假裝生氣的回答道。

“姐,辛苦你了,以后誰欺負你,我第一個不允許”

“你這句話,我可記住了”。

從唐怡那知道自己沒給高晗打電話后,解嘉昊也沒了顧慮,即使分了手,解嘉昊還是心疼著她,他不想讓自己成為高晗愧疚的源頭。

依舊是解嘉昊駕車,到公司的時間比解嘉昊往常到的要早,解嘉昊給辦公室里僅有的一盆花澆了下水,他養的是黃金葛,當初自己為了提高所謂的情操便決定養花,他問高晗自己養什么花比較好,高晗給解嘉昊提的建議就是養黃金葛,解嘉昊問為什么,高晗說‘和你一樣好養’。

…………

“首善,你先跟著張濤,把婚禮的每個流程細節先學習一下,從簡單的入手,場地的布置以及司儀、攝像都熟悉好,之后再上手婚禮策劃,怎么樣?”解嘉昊看著王首善和張濤說道。

王首善站著筆直回答道“哥,我肯定跟著張濤好好學”

解嘉昊點頭,又對著張濤囑咐“用點心,怎么做你小子自己知道,你要是對一楠也向對其他新人一樣,你等著”

張濤立馬坐直一本正經的回答“老大,當著一楠怎么能這么說我呢,我一向一視同仁………”

“得得得,停,沒事了,你倆可以出去了”

走到門口的倆人被解嘉昊叫住了,準確的說是叫住了王首善,解嘉昊向王首善要昨天囑咐買的煙灰缸。

王首善一愣,看向了張濤,又看向了解嘉昊。

解嘉昊躺在了椅子上,同樣用疑惑的眼神看向了王首善,似乎在問:忘記了?

“你倆聊,我先走了”張濤有些著急的離開了解嘉昊的辦公室。

王首善看了一眼出去的張濤欲言又止,解嘉昊有些著急“說呀,你倒是”

王首善低聲的回答道“張濤哥說,吸煙室正好差個煙灰缸,所以就…”“停了一下“哥,我明天再給你買一個吧”。

解嘉昊當然不會同意讓王首善再買一個,只是如此謙遜的王首善讓他有些不適應。

在解嘉昊眼里,王首善就不是個富二代,甚至覺得他就是富二代里的一股清流,不跋扈,不攀比,待人有禮。尤其是內向的性格,讓解嘉昊覺得白白浪費了一個富二代的名額,見了女孩子,話都不敢說。可王首善絕對是個富二代,他爹從煤礦到房地產到婚慶公司,連解嘉昊也不知道王首善他爹王滿喜有多少資產,但可以肯定的是王滿喜近半百才有了唯一的一個兒子就是王首善。

所以王首善的以后是看的見的輝煌。

猜你喜歡

  1. 古代言情
  2. 古代短篇
  3. 都市重生
  4. 豪門婚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捕鱼大师最新官方网站 捕鱼游戏游戏 管家婆资料专区 街机电玩捕鱼游戏开发 幸运农场数字版 98中文nba录像 深圳风采具体开奖时间 不扣量的文章转发平台 大庆五二麻将 大唐麻将的挂怎么买 广东36选7福利彩票 秒速赛车计划百分百 意甲球队关系派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app 在家网上兼职赚钱 捕鱼王者上下分 下载科乐长春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