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千山劫

更新時間:2019-11-12 16:50:43

千山劫 已完結

千山劫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西風客衣 分類:短篇 主角:梯瑪,柏舟

瘦弱的少年被人誣告加害而被部落判處溺海死刑,然而三年后這個判處少年死刑的部落就連連出了很多怪事,儺戲祭奠上,青面儺從神柱上摔下氣絕身亡、送魂道場上,老練的梯瑪居然殺死了同門師兄,是亡者復生還是神怪作祟......一連串的事件終于揭開了上古的巨大謎團。復仇還是被利用?死而復生,面容改變了,心就不會改變了?千山嶺上千山雪,臨淵城邊白骨堆。123小說網為大家提供千山劫在線閱讀,千山劫(梯瑪柏舟)是作者西風客衣最新完成的短篇小說。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梅昊空眼見著幻象距離自己越來越近,已來不及用巫術招架,只得一個身法閃開,躲到了自己兄長身后。只是可憐了自己的坐騎,全然不知飛來的大禍,在被幻象穿透身體后一前一后裂成了兩半,哀鳴一聲轟然倒下。

“欺人太甚!”這一次梅昊蒼在沒有制止自己的弟弟了,畢竟今天已經給足了桃家人面子,心說桃枝這樣沒有腦子的人也是該受受教訓,梅昊空的巫法不禁,但是硬功了得,這已然在時間上占了優勢。

對比起來,桃枝的巫法雖然比梅昊空要厲害,但是巫術的施行有一系列的前奏程序,若不是一招致命的攻擊,就已經處于下風了。還沒等自己回神,一柄明晃晃的劍就已經直直地向自己刺來。

劍一心回想起師父告誡過自己的那幾句話,心中現在已經有了幾分明白,“世間諸事,皆有因果,報應不會等到來生來世,在這一生、這一世就會都一一應驗到你的眼前”。

桃枝的刀和梅昊空的劍已經交織在一起,一開始桃枝還能勉強格開梅昊空的攻擊,可是面前這個尖嘴猴腮又尖聲利氣的家伙不僅手快而且靈活多變,不多時自己的手臂和腿上就已經被劃了好幾道口子。看著桃枝衣襟逐漸泛出血色,一旁的桃華按捺不住。

雖然山司堂有堂規,二人切磋技藝時禁止有第三人插手幫忙,但今天這場爭斗怎么看都已經不算是“切磋”了吧,桃華心一橫,已從腰間掏出一段小小的桃樹枝條,

“烈祖靈現,助我宏愿”桃華喃喃自語的一段話誰都沒有聽清,劍一心也只勉強聽到這兩句。這是桃寨的蠱,巫族九十九寨,寨寨都有自己的蠱,種蠱的方法各不相同,但是原理都是大同小異,桃華這個蠱是什么,還得看他剛剛喃喃自語的那段話是什么。

桃華扔出的那段小小的桃樹枝頭正貼到了梅昊空的外襟上,梅昊空與桃枝纏斗正酣絲毫沒有在意這一段小小的桃樹枝條,只是抬手刺劍時感覺力道一劍不如一劍,雙膝已經漸漸地泛酸疲沓。

梅昊蒼久經江湖,已經看出了門道,一個飛身上前將弟弟扶住,又一個箭步將他帶回了馬背。再打下去,弟弟恐怕就要出丑了。

寨門頭上的老頭蓬蒙和寨門柵欄背后的劍一心都看出來了,桃華下的是軟身蠱,這個蠱一旦下到人的身上,人便會頓時筋骨松軟,使不上勁,嚴重的甚至走路時都邁不開步子。

如此看來,桃華倒像是得了桃寨梯瑪的真傳,劍一心暗暗地想。寨間小路上一個棗紅的身影急匆匆地跑來,是甘棠。

寨門上似乎陷入了一時的死寂,兩對兄弟,一對在包扎傷口,一對則正在順氣。

劍一心來不及阻止,甘棠就已經奔向了寨門。

她急匆匆地送回桃實,又急匆匆地來尋劍一心,誰知寨門這一幕卻讓自己猝不及防。她是個熱心腸,也是個軟心腸,見了正躺在地上四處流血的桃枝,又看到馬背上正軟軟呆立奄奄一息的梅昊空,一時愣住了。

“若要”甘棠的話剛出口,

“不必了!”桃枝身上受傷不下二三十處,不過這一句話卻鏗鏘有力。

他們未必全知道甘棠臉上刺青的來歷,但只憑這兩道刺青,亦逃不過她是一個罪人,這些人修行巫法,巫法中禁忌重重,離一個罪人遠一點總歸是沒有錯的。

甘棠前傾的身軀慢慢收回,一番好心被人當面拒絕,頓時手足無措。這一定不是第一次了,劍一心的心如同刀割,這些年來,善良的甘棠為了自己受到的歧視和欺負,只怕已經數不勝數了吧。

如今自己站在她的身后,難道還要坐視她被這樣欺辱么?

劍一心沖出柵欄,越過寨門,挽住甘棠的手臂,

“我們走吧”聲音失落,略帶著幾分怨憤。

這一突然中的襲出,驚擾了寨門處的五個人,也驚得甘棠一跳。她平復心情,沒再說話,兩人闊步向前。

若不是桃枝阻攔,或許這一對眷侶就要早早隨著山霧消失在他們的視野之中。

“先生,可要解釋一下”桃枝的聲音依舊雄渾,

“正好梅家兄弟在此,我正待與他們對質,您是他們請過來謀害家父的么?”

劍一心沒有答話,但立住腳步,仿佛知道今天這件事已經沒有那么容易脫身了。

“混賬,栽贓誣陷倒是有一套!”梅昊蒼一時氣不過,破口大罵起來。

“我與這位先生素未蒙面,你為了顛倒是非黑白,竟然無端生拉硬拽”梅昊蒼的話字字咬牙,似乎恨不得將桃枝兄弟嚼成碎屑。

“先生你昨晚與家父夜談之后,家父今早我們發現家父雙眼如同烈火焚過慘死在”桃枝的聲音數度哽咽,自己這么一描述,仿佛又看到了自己父親慘死的樣子,滿身灼紅,眼睛空空洞洞,只剩下兩個燒焦的黑色的洞。

“我自知遠巫法不如先生,只盼先生告知我兄弟二人,您是否是受梅家所托我們也好找到這個冤頭債主!”

又是漫長的等待和靜默,劍一心挽著甘棠的手,始終沒有言語,只留給等待答案的那四個人一雙背影。

“哼!我倒是想請教先生了”梅昊蒼沒好氣地問道,

“敢問先生是何門何地人物?難不成是今天梅家自己使出的苦肉計”見劍一心仍未答話,梅昊蒼抬手正色問道:

“請教先生尊姓大名。”

“劍一心”

連環珠一樣的問題,唯獨得到了這樣一個不疼不癢的答案。梅昊蒼料定這是桃寨使出的詭計,好讓自己坐實雇兇復仇的罪名,一時間血氣上涌,拔出青鋒長劍一步一步向劍一心走來。

梅昊蒼功力不凡,從每一步的力道就可知一二,每踏出一步,都像一頭蠻牛向前沖出三尺。

“劍先生,梅寨昊蒼,請教了”甘棠回頭看時,梅昊蒼已經距自己和劍一心不過二十步的距離。眉頭頓然緊鎖的她再回頭焦急地看劍一心,想是欲拉著劍一心奔開。

劍一心不慌不忙,從腰間取下那根漆成深黑的竹棍。甘棠這才看到,這不起眼的竹棍一側,掛著流蘇,似乎是一支蕭,可是又馬上否決了自己,因為它沒有孔。

不過一眨眼,甘棠又再次否決了剛剛的想法,這的確是一支簫,因為劍一心已將它放到唇邊,奏出了聲音。甘棠越來越看不懂劍一心了,自己對世界、對人、對曾經的柏舟、現在的劍一心都有了太多的疑惑。

簫聲甜美入骨,只是三兩聲,甘棠已經聽醉。

回首看時,剛剛還氣勢洶洶向自己沖過來的梅昊蒼正跪在離自己十步之遙的地方,劍跌在地上,左手捏著右手的手腕,指縫間不斷滲出鮮紅的血液。

“不過是皮外傷,不妨事的。”

劍一心仿佛是在安慰身邊看呆的甘棠,一手又將無孔簫別在了腰間。

“我們走吧”劍一心握住甘棠的手,繼續向前。

“你到底是誰?”

“劍一心”是甘棠那甜甜的聲音,一字一頓地傳來。

一黑一紅兩個身影,逐漸隨著晨霧消失在了山路上。

猜你喜歡

  1. 古代短篇
  2. 腹黑
  3. 重生復仇小說
  4. 精怪靈異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捕鱼大师最新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