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真命天凰

更新時間:2019-11-12 16:18:10

真命天凰 已完結

真命天凰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詹思斯 分類:短篇 主角:鸞七,飛鳳

鴛鴦需成侶,比翼鳥成雙。但凡鳥類,多忌單身。可見,單身是一種病。有病就得治,這幾乎是所有擁有生命的人事物的本能,當然此是排除了一心向往解脫的那一類生命體。鳥類中最為高貴的鳳凰一族,單身了就會死掉,鳳求凰啊鸞求鳳,不能脫單的就會得一種病叫孤鸞殤。123小說網為大家提供真命天凰在線閱讀,真命天凰(鸞七飛鳳)是作者詹思斯最新完成的短篇小說。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凰兒咧嘴一笑,說:“言爹爹夸我么?”看向鸞七,又道,“我是言爹爹的小義女,言凰兒,芳齡二萬五千歲!”

靈言敲敲凰兒的腦袋,說:“哪有女孩子像你這般一來就報年齡的?”

“我想知道誰輩分大誰做主嘛!”凰兒吐吐舌頭,做個鬼臉。

鸞七輕輕一揚嘴角,說:“看來凰兒妹妹是做不了主了,我乃鸞七,恰好三萬歲。”

飛鳳輕輕地說了一句:“我乃言父大義女,言飛鳳。”頓了一會兒補一句,“比你們都大。”

“話說你們爭個年齡高下很有意思嗎?小七,你說說看。”靈言搖搖頭。

“小七?嗯……就好比現在師傅叫我小七一般,爭的是個稱呼對吧?”鸞七回答,眼神瞟過凰兒。

“沒錯,我就隨言父叫你小七吧。”飛鳳點點頭。

凰兒狠狠地瞪回了一眼給鸞七,說:“想讓我叫你一聲鸞哥哥么?”凰兒撲騰一聲轉回真身,搖著鳳尾竄上空中,留下一句“除非你能追得上我!”扇動著碩大的翅膀溜進了空中。

鸞七苦笑地望著那羽火紅的軌跡在空中游蕩。她竟是一只紅鳳凰,像是一團火一般在天際燃燒。他將無奈的眼神傳遞給靈言,靈言拒絕了他的眼神,站起轉身往木屋里邊走,走到門口,十分體貼地丟給他一句話,說:“你最好是去追上她,否則以后的日子你會很折騰。”

鸞七皺起眉頭,又播撒求助的眼光給飛鳳,飛鳳說:“妹妹素來調皮,悔不當初我輸與了她,而今對她百依百順,每次她都會以我追不上她而耍性子,只能由著她了。言父說得對,你確實應該去殺殺她的威風。”

無奈之下,鸞七只能一躍竄上天,白光閃爍,飛速地旋轉追逐那道遠處的紅影點。

飛鳳悵然地瞅著那身白影,他是一只白鸞鳥,是鳳凰類中身形較為碩大的不同品種的鳳凰罷了,不管是真身,抑或人形,都是這般瀟灑,如今這颯爽的身影追了另一位女子去。心中竟有所失,她這是怎么了,不對呀,那是她的妹妹,應該感到欣慰才對不是嗎?但是喉中頻頻泛苦,飛鳳又倒了一杯梧桐子酒,今日這梧桐子酒似乎特別合她的口味了。

白光已經堵在了紅鳳凰的前頭。凰兒扭過鳳頸,圈在鸞七的耳邊說:“跟我來”,俯身飛去林中,化回人形停在了一道小溪旁。

十里溪,是它,養育了這片梧桐林。人世間曾有個自稱隱逸高人的陶元亮,吟誦“芳草鮮美,落英繽紛”與此時十里溪的景色一般無二。緣溪溯流可見一條銀帶從頂上鋪瀉而下,雖不至于如李太白所言“飛流直下三千尺”,卻也有白玉蟾口中的“激回澗底散冰花”。

鸞七站在凰兒身旁,凝視著眼前的美景,嘆道:“竟還有這般水月洞天的地方!”這地方本就叫十里溪,沒有溪流的話,不就跟吃牛肉面找不到牛肉一樣了嗎?

凰兒轉過頭來看他:“鸞哥哥,以后來這里就可以找到我,我是不常待在屋里的。”

“哦?你倒是承認了我比你大了。”鸞七摸摸自己的下巴,作思忖狀。

“人家可是從此以后信任你了耶!這兒可是我的秘密!”凰兒微抬著頭,高昂地不滿著嘟嘴。

鸞七彎下腰,伸手舀起一捧水“凰兒,你過來,這水好像有什么不同。”

凰兒輕蹙眉頭,倚近鸞七,說:“我不曾見過它有何不同,你是看出了什么?”

鸞七側轉頭看她,眨眨眼睛,手一揮,水便給凰兒洗了個臉。

凰兒瞪大了眼睛,生氣與笑意慢慢地暈上了她的臉蛋,“鸞哥哥,你!”喊罷,自己也順手在溪里撩起一捧水,灑向鸞七,兩人就這么地開啟了水戰。

等到兩人都**了,也玩累了,鸞七隨意地生起了火,脫下白色外衣就掛上隨意搭起的木架上隨意地烤起來。凰兒只是濕答答地圍著火篝坐著。入夜漸微涼,她有些小小的發抖。

不知不覺中,鸞七的外袍已經烤干了,他站起身拾起外袍,扔向凰兒,正中她的頭。好不容易凰兒從袍中鉆出個頭來,正準備吼罵鸞七。鸞七搶先一步說:“快換下你的衣服來,著涼了不好向師傅交代。”

“誰要穿你的衣服!”凰兒不屑地撇嘴。

“你是選擇自己換上呢,還是想讓我給你強硬穿上?”鸞七面不改色淡定從容地吐出這么一句不知廉恥的話,起碼在凰兒看來是不知廉恥的,但凰兒的臉還是不爭氣地撲騰騰地熱起來,囁嚅著答:“穿就穿。”正欲脫下,又補了一句“你轉過身去,不許看我!”

鸞七也就順勢躺在地上,轉過身去。

他們回到小木屋時,飛鳳正醉倒在石桌上。鸞七眼里閃過一絲憂慮,隨即消失不見,淡淡地對凰兒說:“你先回去休息,飛鳳在這兒睡著了恐受涼。”

“嗯。”凰兒看著姐姐,“今日姐姐特別嗜酒,也不知是為何?”

鸞七問:“飛鳳寢何屋?你也興許拖她不回,姑且我將她抱去躺下。”

凰兒點點頭,指向那間匾額上書著“粉黛閣”的房間,再又說了句:“我在‘紅妝樓’那間,這些名字都是我們自己取的,言爹爹說有了名字住得更有情調些,往后你也可以為你那間取一個。”

鸞七輕輕將飛鳳的頭搬搭在自己肩上,攔腰一攬,穩當地抱起了飛鳳,點點頭示意凰兒。凰兒便徑自回房去了。

粉黛閣中,鸞七輕輕將飛鳳置于chuang上,凝視了她一會,因醉酒飛在面頰的紅云,微微張開的嘴唇,似乎在呢喃著什么。好奇心促使鸞七情不自禁地俯下耳朵,想聽出她在念叨著啥。一股溫熱觸碰到他的耳根,酥酥癢癢,略帶濕潤,“沒……沒什么……所謂……”鸞七的手忽地被拽過,意料之外的舉動讓鸞七的腳不受控制,身子一歪,倒向飛鳳,他迅速翻轉過手撐住chuang板,一轉頭竟就碰上了軟綿綿的,飛鳳的唇!他渾身的熱量都被調高起來,準備急忙抽身之際,唇上的溫度劇增,飛鳳張開嘴抿住了鸞七的上唇。

年輕的柴火不經燃,頓時蹦擦出火花,鸞七不由自主地壓攆下去,少女芬芳的氣息纏住了他,什么都想不起來。許久,鸞七感覺到飛鳳似乎要說話,放開了唇上的束縛,聽見她說“這酒真是越喝越……有勁,還有嚼勁……”

鸞七甩甩頭,苦笑:“原是以為自個兒還在喝酒。”他掖上被子齊至飛鳳的肩,播了播她額前的劉海須,輕輕地緩步出門外,回了自家的屋間,摔躺在鋪上,瞪大著眼睛,無眠。

日子紅紅火火恍恍惚惚地流逝,飛鳳的眼里暗含情愫,凰兒則毫無保留地放釋她對鸞七的喜歡,兩姐妹就在緩緩流淌的艾1魅的日子里愛上了同一個人。鸞七似乎并不太過在意這般風月之事,與兩人的關系都打得挺好,每日多半的時間是花費在修煉那本《梧桐訣》上。

靈言一邊正兒八經地督促他們修行各自的法器,一邊也悄悄地關注著自己兩個義女的情緒,可是感情之事他也不好說什么,自己年輕氣盛之時也曾瘋狂過,也才會避在了這人煙罕見的十里溪,很少再到梧桐叢的中心地帶,在此之余,他更為擔心的是鸞七病情的發作。

他的擔心并無道理,該來的總會來。

鳳歷的計時是較為快的,道理很簡單,便是鳳凰類也是鳥,鳥的生長是挺快的。《梧桐訣》已練到剩沒有幾頁了,七情梧桐扇也與鸞七配合得如魚得水。鸞七已值四萬歲了,依舊是五月初七,恰好他的生辰,正準備請教師傅書中后邊的內容,一聲師傅還未喊出口,他只覺得%.口悶不可言,接而如刀剜心,痛得他只好屈身蜷縮在地,以求得些許好受點。

飛鳳在粉黛閣中摩搓著她的知心晶鐲,目光溫柔如水,心想“小七也不知是否練完休息了”,正想著,知心晶鐲透出幽幽的白光,“莫非新招數啟破了?”她凝心聚力,將仙氣聚集在鐲子上,轉了一下眼珠,思索出一句“隔空索心”。一時,仙氣氤氳在面前,隱隱約約地浮出了一個畫面,那是鸞七!“是小七?不對,他怎么倒在地上?還很痛苦的模樣!這是在哪?他在哪?屋外!”

不加思索地,飛鳳沖出了粉黛閣,果見白衣少年蜷腿倒在地上,一陣一陣地在痙攣。

“小七,小七,哪里不舒服?”飛鳳著急地撲向鸞七。

鸞七掙扎著撐開眼睛,剛才他已經痛得閉起了眼,困難地吐出一句:“心……心痛。”

“心痛?你等會,我這就去找師傅。”飛鳳欲起身,手卻被鸞七拉住了。

鸞七看見飛鳳的那一刻,身體一震,似乎有異樣的反應,鉆心的痛頓化為灼熱的麻辣感,竄遍全身,他不受控制地去拉飛鳳的手,女性的肌膚更刺激了他渾身的滾.燙的血液,似乎被人用了迷幻術一般,他雖然意識到了飛鳳的詫異,身體卻是不能與思想平齊了,再用力一拉,飛鳳整個人就毫無防備地倒在了鸞七的懷中。他的唇粗魯地蹂躪著她的唇。天旋地轉,飛鳳來不及思考這突如其來的吻,壓抑已久的喜歡讓她也頭腦發昏地,迷迷糊糊地回應著這吻。

真命天凰章節目錄

猜你喜歡

  1. 古裝小說
  2. 古代言情
  3. 玄幻愛情
  4. 古代短篇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捕鱼大师最新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