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職場> 職場宮心計

更新時間:2019-08-12 19:25:39

職場宮心計 已完結

職場宮心計

來源:掌讀520 作者:書生問路 分類:職場 主角:沈星俊,盧笛

經典小說《職場宮心計》由書生問路傾心創作的一本職場風格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沈星俊沈星俊,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小個子女人再次叫住了她:“美女,你要找工作?”...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哀怨的情緒一過,她又自嘲起來:多好笑,昨兒還濃情蜜意,今兒就分道揚鑣。什么情深意切,什么白首不分離,都是狗屁。

她現在,無家可歸了。

什么都沒有了。

揮手攔了一輛計程車,司機側著頭問她:“去哪?”

她茫然地反問對方:“去哪?”

“下車吧。”司機是個好心人,不愿意賺姑娘的糊涂錢,可能是他的好心,讓盧笛清醒過來,盧笛覺得他傻:“有錢你都不賺,是不是傻?”

司機是個實在人:“該賺的一定賺,不該賺的絕不昧著良心賺,誰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

那句“誰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打醒了她,她一直像個公主一樣活的,被人疼,被人寵,或許在父母和沈星俊眼里,他們都覺得她把他們的錢當成大風刮來的享用著。

想通了,她便不沮喪了。

跌倒了,爬起來,努力生活好,向他們證明自己,他們看到她的努力,一定會原諒自己,一定會回到她的身邊,帶著這種想法,她對司機說道:“帶我去羅馬廣場。”

“沒問題。”

只要姑娘是在清醒狀態,奔著目標去的,他自然樂意服務。

羅馬廣場

盧笛下了車,跟桑格爾酒店不一樣,她對這里還有感情,她潛意識里有個聲音告訴她:沈星俊一定還會回到這里,她要在這里等他。

酒店的右側有一排低矮的房子,櫥窗玻璃上貼滿了宣傳廣告,以往她從不注意這些,現在看著這些廣告,它們似乎都是努力生活的樣子,中間這家店的玻璃櫥窗里還有幾棵樹,有一棵她恰好認識,那株樹叫金錢樹,還有一棵小樹她叫不出名字來,小樹的葉子已經枯萎了,可能沒扎好根,她看得仔細,不提防里面的人已經注意到她了,一個個頭大約一米四,穿著一身家居服的小女人從里面走了出來。她挺客氣地跟盧笛打招呼:“美女,你好,進來坐啊。”

盧笛連忙向她擺手:“不,不,我只是隨便看看。”

沒錢沒底氣,別人的一聲熱情招呼都讓她如受驚的小鹿,她低垂著頭快速從這扇門走過,一閃而過的她留意到玻璃門上貼的一張紙。

招聘!

這兩個大字令她無法忽視。

她倒退著折了回來,瞇著兩只眼睛看招聘內容,看完之后,她的頭垂得更低了,沒有一個職位是她能勝任的,她沒有任何工作經驗,一抬腿準備離開。

小個子女人再次叫住了她:“美女,你要找工作?”

難道遇見如此熱情的女人,盧笛的誠心上來了,眨巴著眼拼命向她點頭。

“那進來看看唄。”

可是......

他們這兒要招的是打掃衛生的阿姨,她哪里看起來像阿姨了,除了打掃衛生的阿姨他們還招工程監理,工程監理什么的她從來都沒接觸過。再細細一想她接觸過的,挖空腦仁都想不起來她做過什么令人稱羨的工作。這幾年只顧著嗨,顧著玩,顧著消費,把以前學的全丟了。

一張白紙的她可能連打掃衛生這份工作都做不好。

哎~~

她有什么臉去里邊坐,陪這女人喝茶嗎?

小個子女人不由分說挽著她的胳膊將她拉了進來,熱情到這個地步,盧笛的心里打翻了吊桶似的七上八下,她暗暗觀察著這個店面,有前臺,有暗門,有桌子椅子,光憑這些實在看不出什么來,有營業執照嗎?別是黑店吧,盧笛工作經驗不多,江湖經驗與身俱來,她的嘴角一扯,編了個理由:“能不能帶我參觀一下。”

“好啊。”

不知小個子女人是一個人悶得慌,還是天生如此,她領著盧笛從前臺走到暗門后面,隨手一指兩排端正的電腦:“這里是業務部的。”

說完又插補一句:“哦,業務部同時也是設計部。”

誰家業務部跟設計部合體了?

盧笛打從心底認定,這一定是個掛著羊頭賣狗肉的騙子公司,其它的介紹她也聽不下去,扭頭便向外走:“我要回去了。”

“你不是要找工作嗎?我們老板在二樓,我帶你上樓找他。”

有哪家公司會求著人進去上班的,她越發抗拒起來,可是,另一個聲音卻在掙扎:有什么大不了的,她現在一窮二白,有什么值得騙的,不不,左邊的聲音說,也不是沒有,她好歹也是正經姑娘,被人騙了去那什么地方千人騎萬人踏,一輩子不能翻身,那她還能見到沈星俊嗎?

答案:否。

慎重起見,還是別去了。

不去吧,她又還能去哪,去吧,又擔心是個陷阱,兩難時,小個子女人已經把她帶上了二樓,她不知這雙腳是怎么回事,不聽大腦的指令了。

上了二樓,她看到的是一張長長的桌子,桌子的周圍整齊地放著椅子,在桌子的末端,有一塊放在架子上的小黑板,小黑板上寫著口號,不僅小黑板上寫著口號,墻體頂端拉著的橫幅也寫著口號。

這種模式,以她的江湖經驗分析:絕逼不是什么上檔次的公司。她的好奇心驅使她開口問這個女人:“你們公司是做什么的?”

“裝修啊。”他們的裝修公司全國聞名,怎么,她不知道?

“裝修嗎?那外面的招牌寫的可是‘巧家裝飾’。”牛頭不對馬嘴,找機會撤了吧,雖然她沒有工作經驗,沒見過豬跑,也吃過豬腿,依樣畫葫蘆的隨便在哪家找個服務員,營業員能是難事嗎?

她已準備好逃了,小個子女人解釋了:“裝飾就是裝修。”

裝修,裝飾,裝飾,裝修,這兩個詞翻來覆去的在她腦子里打轉,似乎聽完她的解釋,她已經不再像剛才那般排斥這里了。

小個子女人將她帶到了老板的辦公室里,她向盧笛介紹:“這是彭總。”那個被稱作彭總的男人站了起來,個子約一米六二左右,干干瘦瘦的,外面套著的長風衣被他穿出了排骨面的效果,他的一雙眼睛閃著精光。

說話語速快過電腦打字員的他問小個子女人:“她是誰?”

“找工作的。”

彭總開門見山的問她:“以前做過裝修這塊嗎?”

聽他們的談話還挺像那么一回事,盧笛搖頭,她的眼睛瞥到了彭總辦公桌后邊的墻上,那墻上掛的正是她要尋找的營業執照,她將執照的編號背了下來,趁小個子女人跟彭總聊天不注意她時,她拿著手機迅速登錄了地方國稅網,將她背下的執照編號輸入以后,手機上跳出了這家公司的信息。

他們沒說謊。

這是一家連鎖的裝修公司,全國有上百家分公司,分布在天朝的各個城市,而這家分公司剛開業不久,或許他們急缺員工。

盧笛的心中燃起了一絲希望。

彭總又問:“那你以前做過什么?”

她什么也沒做過,不過,閑在家里的她跟著父親公司的會計學過做賬,也許可以將這個搬出臺面,她底氣十足地說道:“會計。”

彭總手指一點帶她上來的小個子女人:“我們這里已經有會計了,不缺,我看這樣吧,把你調到業務部,先熟悉熟悉公司的環境,做熟了再給你換個合適崗位。”說完,又對小個子女人說,“小劉,帶她去填張表,完了之后做個體檢,明天開始正式上班。”

她有沒有聽錯,能以這么快的速度找到工作,她應該感到無比高興才對,一個老總啊,正規公司的老總,招聘人才的過程怎么會如此草率。

小個子女人的行動率更快,帶著她搭車到市區醫院做完體檢,回來之后就給她把入職手續給辦好了。盧笛覺得這不太真實,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給忽略了。她父親以往都是怎么招聘員工的,突然,靈光一閃,她想起來了,她還沒問待遇呢。

“小劉啊。”

小個子女人卻是笑了,糾正她:“你比我小,應該叫我一聲劉姐。”

盧笛連忙改口:“劉姐,工資是怎么算的。”

“試用期1000塊的底薪。”

盧笛的眉頭一皺,這也太低了,才一千塊,她隨便一件衣服都不止一千塊,她耐著性子繼續問她:“那吃、住呢?”

“公司提供吃,住。”

盧笛稍微有些安慰,可是緊接著劉姐又給她拋出先決條件:“每個月工資結算的時候會把飯錢,房租費,水電費給扣出來。”

喂,她有沒有聽錯?

猜你喜歡

  1. 古代言情
  2. 都市重生
  3. 職業小說
  4. 勵志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捕鱼大师最新官方网站 15选5走势图表 捕鱼王平台 股票怎么看均线图 湖北福彩30选5开奖手机版 三肖中30块得多少 网上股票推荐可信吗 排列三稳赚计划 股票放量下跌洗盘 新疆时时彩5星走势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多乐彩大赢家软件 江苏快3网页计划 西甲视频 上证指数前世今生 好彩1预测 蓝筹股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