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萌狐嫁到:千歲大人寵上天

更新時間:2019-11-08 19:01:41

萌狐嫁到:千歲大人寵上天 連載中

萌狐嫁到:千歲大人寵上天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故柳在夏 分類:玄幻 主角:君安之 ,沐盞盞

主角叫君安之沐盞盞的小說《萌狐嫁到:千歲大人寵上天》是作者故柳在夏寫的一本玄幻小說,故事主要講述了:年輕男子慢悠悠地轉過身來,蒼白的臉在月光下顯得分外恐怖和凄慘。...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君安之深邃的眼眸淡淡看了優璇一眼,終是重新回了浴室。

身子半倚在軟塌上,隨意披散的墨發隨著他的肩膀半垂在空中,將沐盞盞放在**上,骨節分明的玉手有一下沒一下輕輕的撫摸著。

優璇柔弱無骨的小手按在他的肩上,輕輕的揉捏著。欒月將懷中的琴放在案幾的一邊,半跪在君安之身前,為他除去鞋襪,給他揉著腿腳。

沒有了往日奢華的吵鬧,安靜的空間中反而開始圍繞起了淡淡艾1魅的氣氛。

優璇的手慢慢探進了君安之寬松的寢衣中,半傾著身子,女人身上的馨香不但包圍著君安之,連同他懷中的沐盞盞也被包了進去。

君安之一把按住她的手:“你過了。”

優璇在他耳邊口吐芬芳,聲音低不可聞,只有他們兩個人可以聽到:“妾身今晚想留下來。”

君安之的眸子一緊,剛要說什么,原本安靜趴在他膝上酣睡的小狐貍突然跳了下去,頭也不回地沖開了浴房的門,白色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白團團!”

君安之倏地起身,束好外衣,毫不猶豫地追了出去!

召集了府中的兵衛和下人到處尋找沐盞盞,短短的時間內差點把君府翻了一個底朝天,最后在后山的入口處發現了掛在沐盞盞脖子上面的琥珀玉墜,才知道它跑到后山去了。

想到剛才浴房中的事情,無奈的搖頭,連侍候他起chuang梳洗的侍女的醋都要吃,能忍得下那兩個侍妾的存在才怪。

原本留那狐兒在身邊,只是想給自己做個伴,將自己心無城府的一面展示出來,證明他并非是冷血之人。

狐兒通人性、依賴他、還會逗他開心、能聽懂他說的話,哪里都好,可偏偏喜歡吃醋,對他的占有欲極強,讓他忍不住去想真的是山精野怪不成?

有時候希望它是修煉成精的狐妖,有時候又希望這樣簡簡單單最好,可是當那狐兒跑出去不見的時候,之前的糾結根本就不重要,無論它是狐兒,還是狐妖,都應該跟在他身邊!

欒月一直在低著頭,戰戰兢兢的做好自己的事情,不知道君安之為什么要突然離開,呆呆的跪在那里:“優璇妹妹,可是我們做的不夠好?”

優璇的眼中閃過一道流光,臉上笑得開心:“夫君是出去追白主子了,不是我們的問題,走吧。”

欒月這才輕輕松了一口氣,重新抱起古琴和優璇一起離開了浴房。

沐盞盞拼命地往后山奔去,一邊跑一邊打噴嚏,剛剛那女人身上的香味太濃了,讓她忍無可忍的想逃離。

就在她苦苦拜托胭脂俗粉味道的時候,竟然聞到了一縷蓮花的清香!

是師父找過來了!

順著這縷清香,撒開四肢更加瘋狂的往前奔。自己渡劫失敗后,實在沒有臉回去見師父他老人家,不告而別,指不定師父正在怎么罵她呢!

“唧唧!”師父!

“唧唧唧唧!”師父,你在哪里,徒兒來賠罪了!

師父孤寡老人一個,除了她和兩個大師兄以外,身邊連個知心的人兒也沒有,師兄們都已經出山闖蕩了,她又不在身邊,想想就感覺很對不起他老人家,眼淚都忍不住飚了出來。

后山樹木茂密,由于深秋,楓葉落了厚厚一地,只留下光禿禿的枝丫,靠著獸類在黑夜中的視覺和靈敏的嗅覺,終于在一個寬闊的湖邊找到了師父。

只見一個身著白衣、銀發及腰的年輕男子,背對著她臨湖而立。月光之下,地面上投映著孤單的影子,分外寂寥。

沐盞盞默念口訣,拼盡渾身靈力現出了人形,淚水在眼眶中打轉,跪在男子不遠處的位置,哽咽道:“不孝徒兒叩見師父。”

年輕男子慢悠悠地轉過身來,蒼白的臉在月光下顯得分外恐怖和凄慘。

沐盞盞的雙眼陡然睜大,尖叫道:“鬼啊!”

“鬼?鬼在哪?”

那男子不明所以地向四周看去,隨后不耐煩的一揮手:“鬼叫什么?為師只不過敷了一層面*,就把你嚇成這個熊樣,當真是丟人!”

沐盞盞尖叫的女高音停了下來,上前兩步,小心翼翼的瞅了瞅,開心地往他懷中一撲:“師父,嗚嗚,徒兒好想你啊!”

姬長雪將俏麗可愛的少女從懷中扯出來,面*之下的臉努力做出一個慈祥的表情,左右打量著她:“靈力微弱……你下山渡個劫,怎么變得這么狼狽了?前一段時間一直尋不到你的氣息,為師還以為你被哪個道士捉去煉藥了!”

說起這件事情,沐盞盞一肚子的委屈,將當日歷劫的事情和自己討回靈珠的計劃滴水不漏地講出來,說完還狠狠鄙視了君安之一番。

姬長雪感慨地摸摸她的腦袋,嘆息道:“修煉之路本就艱難,一半氣運,一半天意啊!”

“師父,您來都來了,能不能幫幫徒兒!”

沐盞盞可憐兮兮地仰望著他。

“不能,為師年歲大了,可不能費心殺人,否則會長皺紋的。”

“那您來做什么?”

“哦,師父是打算去南疆看你大師兄的,路過這里,在云端上聞到了你的氣息,就順便下來了。”

路過這里……順便下來了……

沐盞盞淚流滿面,為什么同樣都是他的徒弟,師父卻總是對大師兄很不一樣呢?

憤然不平道:“大師兄到底能給你什么,你要對他這么好?”

姬長雪笑的面帶桃花:“你大師兄能給為師做面*啊!他那人總是有奇怪的點子,有他在,漫長歲月為師也不會無聊。”

“哎呀!不能和你閑聊了,為師要在面*干了之前趕到南疆,你也快回去吧,別讓君安之——噗!那個太監發現了!”

不知道為什么,沐盞盞發現師父一說到君安之太監的時候就忍不住發笑,他倆之前認識不成?

沐盞盞身上的靈力很快就沒了,又變回了狐貍原形。一聽姬長雪不想管她的事情,急的直往他身上跳:“唧唧唧唧!”

師父啊~幫幫您苦命的徒兒吧!

姬長雪無奈地彎**身子,將她抱入懷中,拍拍她的小腦袋:“傻丫頭,師父也想幫你,只是歷劫飛升這件事情都是老天注定的,師父若是隨意插手,就會影響你的氣運。”

猜你喜歡

  1. 古代言情
  2. 玄幻愛情
  3. 玄幻仙俠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捕鱼大师最新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