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仙俠> 暮焚綃情,腹黑將軍別寵我

更新時間:2019-11-05 09:38:54

暮焚綃情,腹黑將軍別寵我 連載中

暮焚綃情,腹黑將軍別寵我

來源:快閱小說 作者:紅綃 分類:仙俠 主角:焚暮,蕭綃

《暮焚綃情,腹黑將軍別寵我》主角焚暮,蕭綃,是紅綃最新完結的仙俠小說,焚暮,蕭綃小說講述了他本是手持長槍的戰神焚暮,在戰場上驍勇善戰殺敵無數,屢建奇功,卻在一次征戰意外中被奸人所害掉落懸崖被她所救,從此他不再是他。她本是在山谷里長大的少女蕭綃,卻在采摘藥草中遇無意中發現了身受重傷的他,殊不知他那時候雙目失明雖看不見她的樣子卻清晰的記住了她的聲音。他本是才藝雙絕的梅子軒,一向深謀遠慮的他從沒想過有朝一日在遺落的棋局中竟然把她也算進去了,他本不想,可惜奈何命運捉弄,為了給與她想要的自由,寧可負天下人也絕不負她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自那日蕭綃得知焚暮的真實身份后整個人變的空靈許多,做什么都覺得神清氣爽,她不僅認為救了這個人感到自豪,而且能夠親眼看到是她的幸運,想不到的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的感觸竟然是這樣,她不由的謀生了想要出去看看的想法,雖然她師父臨走時說過三月后才能出谷,但是如今大不一樣了再說自己也提前把那些書全都看完了,就差沒燒了。待他眼睛好了就把那些書燒了然后出去走走轉轉再去師兄家,蕭綃這樣美滋滋的想著,卻沒想到日后她的一時大意造成了大錯。

蕭綃望著這一輪明月,心中念道:身似清風蕩蕩飄,遙望彼岸赤紅潮:明燈接引歸去路,忘川難渡莫回頭。當她念完時她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的她竟然也布上一絲愁緒了興許是這幾日聽到了焚暮口中所說的戰爭,讓她倍增一些傷感,不過她蕭綃哪里是輕而易舉就被別人左右憂傷快樂的。深呼吸一口氣,對著月亮輕輕一笑。


院內坐著的焚暮感受這一周遭景色,這是他許久沒有切身感受到的夜景,以往的夜晚不是在軍營就是在戰場上,就算在家也無法這樣清晰的感覺到周圍的景物。他想象著周邊的景物該怎樣去形容的畫面,臉上的表情漸漸溫暖,沐如春風一樣灑脫。


蕭綃聽到焚暮在問她,連忙回答:“是啊,白天有鳥兒唱歌,有蝴蝶飛舞,夜晚還有螢火蟲。雖然現在是夏天,可是這里的景色四季如春,但是夏天的景色還是可以見到的。”說了一半的蕭綃感覺不對勁兒,立刻解釋道:“我忘了,你暫時看不到,對不起。”


焚暮能感覺到此刻站在他身旁的這個女孩心思純凈,一臉天真爛漫。“沒關系,那你一個人不會感到孤單嗎?”


“不會啊,忘憂谷是我的家啊,而且這里你還是第一個進來的,以前都沒有任何人進來過。”


“你爹娘呢?”焚暮問道。


問起這個問題,蕭綃不禁有些感傷的回答:“我只有師父,爹娘長什么樣兒我都不知道,師父數月前說要出去有急事便離開了到現在都還沒有回來呢,也不知道回不回來。”


這是別人第一次問到他的父母問題,第一次回答竟然讓她感受到了原來沒父母在身邊其實還是很孤單,雖然有師父的陪伴,可從小到大她自己都是在這個山谷里面長大根本就沒有見過外面的世界也不知道外面究竟是什么樣,只是聽著師父說過外面復雜,不允許她出去。


焚暮覺察到她的一絲難過,輕聲說:“肯定會回來的。”


蕭綃聽到焚暮這樣一說,心中輕蕩,笑著說:“想不到我竟然會遇到你,焚大哥,外面樣子有忘憂谷這樣美嗎?”對于蕭綃來說想要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她近些年來夢以求的事情,想著師父吩咐三月后去找師兄,如今不如趁著這個難得機會讓別人帶她出去轉轉看看周圍的環境也是好的。


“一處有一處的別景,這兒清凈,外面喧鬧,各有不同的意境。”


“我就是很好奇,每次師父回來看我的時候都會帶一些好玩的東西回來,可他從來不讓我出谷,說是外面人心險惡。你說這是真的嗎?”


“你師父說的沒錯,但是這世上不也是全是壞人,也有好人。”聽完焚暮這樣一說,蕭綃心中略有一絲失望,但還是忍不住問:“恩,我也這么認為,焚大哥等你傷好了,你就帶我出谷玩可以嗎?”


焚暮聽到蕭綃這樣的請求不如如何回答是好,等他傷好以后恐怕是要趕回京,哪里還有時間帶著這個女子出去游玩。他按捺住心中的惆悵說:“這,你師父不是囑咐讓你不要出去嗎?”


蕭綃還是不想放棄,不甘的說“沒事,他老人家在外逍遙自在,沒有三五個月是不會回來的。焚大哥,求你了,帶我去吧,好不好?”


“既然如此,待我痊愈便帶你去外面看看。”迫于眼前這個少女的請求,焚暮也無奈的悄然嘆息,情急之下應下了她的無理要求。


蕭綃聽到焚暮愿意帶她出去后更加激動,立刻說“呵呵,就這么說定了,那我先去進屋幫你拿藥替你換藥。”轉身進屋拿藥的蕭綃拿好配置好的藥丸以及換藥的東西便往屋外走去。


蕭綃原本帶著笑意的笑臉頓時布滿痛苦,手里端著的東西全部掉在地上,她扶在屋門處,快速拿出隨身攜帶的藥丸吞下,臉色才緩緩不在那么難看。而焚暮因為看不見誤以為她是摔倒了出于關懷的心問著:“沒事吧,自家的門你都能摔跤,小心出遠門笑掉別人大牙。”


一句打趣的話在蕭綃聽來好氣的說:“你小心摔成四腳朝天,我還不是因為急于給你上藥后我好休息了,真是沒心沒好報。哼。”


多日不見蕭綃如此語調,焚暮心里頓然覺得好笑,賠禮道歉道:“好好好,下次我不多話了,你自家大門你還是小心為上,不要因為我是一個病人你就這樣給我行大禮,我可受不起啊。哈哈哈。”蕭綃聽到焚暮這樣一說,一邊撿地上的東西一邊說:“有本事你不要受傷啊,受傷了還這么嘴硬,小心你眼睛永遠看不到,哼。”


說完后蕭綃并沒覺得說錯,可是在焚暮心中卻是另外一絲想法。揣測的問:“我眼睛還有幾日能看見。”


蕭綃起身走進他為他處理肩上的傷,看著傷口已經愈合犯不著換藥的情況下她睥睨的看著她沒好氣的說:“就算看見了也不見得你這么好心,我總算知道你如此毒蛇,以后要是哪個女孩子喜歡上你,那她真的到了八輩子霉。哼。”


“是嗎?我看不盡全是。”焚暮看著眼前的少女突然抓著她的手臂重復問:“蕭綃姑娘,我的眼睛到底還有多久能看到?”


蕭綃心中算算時日估摸著就這幾天,癟嘴道:“紫草的毒哪有那么容易就輕而易舉祛除,殘留的毒素一般看人的體質,快則十天半月,慢則一月有余,看你這么精神的樣子,說不定明早起來就能看見也有可能。”


“原來如此,多謝蕭綃姑娘。”放開她的手后,焚暮不在說什么,起身想要進屋,蕭綃見狀立刻去扶他,不忘說,慢點。


見他躺下后,蕭綃回到自己的房間,仔細琢磨剛才那一瞬的事情,沒有半點頭緒的蕭綃緩緩入睡。一夜無夢。


第二日,焚暮睜開眼望向窗外,柔和的陽光已經射進屋內,許久沒見陽光的他顯得有些刺眼,起身穿好衣服便往屋外走去,眼前一片怡人的景色清晰可見,只見這山谷渾然天成有著許多讓人意想不到的,想著昨夜蕭綃所提到的‘白天有鳥兒唱歌,蝴蝶飛舞’。卻不見然。此處不遠的的地方還有一瀑布,山間小溪泉水叮咚的聲響,每一處都有呼吸,每一處都有生靈的棲息,清晨的微風還淺淺夾帶著這個谷內悠悠呼喚,還有這件竹屋以及旁邊的藥草屋夾帶著竹子的清新和濃郁淡雅的藥香味,不禁嘆道,此間只有天上有。


看到此處美景,焚暮便好奇那女子的身影會是怎樣的空靈清秀。料想近些時日照顧自己定是還在休息,焚暮便獨自一人往山谷中走去。

猜你喜歡

  1. 寵文
  2. 玄幻仙俠小說
  3. 女強男強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捕鱼大师最新官方网站 爱玩捕鱼大圣归来最新版 九天团队能赚钱么 今日股票大盘行情 江西多乐彩前三直选最大遗漏 证券股票代码 韩国快乐8开奖号 今日股票行情 北京pk赢彩专家 10bet线上娱乐城百家乐 20选8最容易出的五个号 江西多乐彩开奖号码 手机赚钱项目大全网 手机乐彩网下载手机版 2019生肖号码表图 JJ大众麻将技巧 炒股杠杆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