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雪花飄飄無處散

更新時間:2019-11-12 17:29:23

雪花飄飄無處散 已完結

雪花飄飄無處散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段敘蘭 分類:短篇 主角:明日真凝,明日真映兒

主角是明日真凝明日真映兒的短篇小說雪花飄飄無處散最新章節閱讀全文免費閱讀“給我洗干凈了再上來,別想逃跑,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搭箭隨手向天上一射,看也不看一眼,一只倒霉的飛鳥墜落下來。就這樣恐嚇他一番,明日真映兒回屋去整理她的東西,該走人了,如果明日真凝逃跑,一有響動她就出去一箭,看看是人跑的快還是箭射的快....。由123小說網為大家帶來。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現在的明日真映兒愜意的策馬奔馳,真如御風而行。

這是婚禮過后的第三天,家中想必亂成一團,爹會怒發沖冠,然后還得收拾她留下的爛攤子,娘會哭得很慘,想到這點她放緩速度,內心充滿了歉疚之情,連累娘招受爹的怒火。但這是她唯一的選擇,過一段日子,等一切風平浪靜之后,她會回去看娘。

她肯定十五妹已經代她嫁過去了,七姨娘一定喜極而泣,自己的女兒做了小王妃,母憑女貴,從此揚眉吐氣,她也算做了一件好事吧,爹有能力壓下德王爺府的責問,新娘還是宰相府的小姐這個事實沒變。

背后麻袋里的東西在死命掙扎,她停下來,躍下馬坐在路邊樹下休息。離家前順道從家里帶了一樣物事出來,這件物事就裝在馬背上掉著的麻袋里,現在掙扎不休。

“咚”的一聲,因為掙扎得太厲害,麻袋摔到地上,重重的跌落,傳來痛楚的悶哼聲。

她打開麻袋,露出明日真凝大病初愈蒼白的一張臉。

“你、你、你……”半天回不過氣。

“我,明日真映兒,你姐姐!”看他驚嚇過度,怕他得了失憶癥,指著自己的鼻子,她好心提醒他。

“你這個jian人,妖孽,好大膽!”

原來沒有失憶,還記得罵人,那就好。

這就是明日真映兒順手拿來的物事,明日真凝,宰相府尊貴的十一少爺是也。

“你是何居心?快放開我!”明日真凝整個身子裝在麻袋里,樣子十分可笑。

“我能有什么居心呢?我親愛的弟弟,為姐只是好心帶你出來散散心。”她不急不徐地說。

“妖孽,放開本少爺!”

順手一指封住他的啞穴,奉送一耳光,安撫他歇斯底里的情緒,可以理解他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被裝在麻袋里置身荒郊野外的恐慌。

他雙目圓瞪,有口難言,啞巴吃黃連。

“聽著,別以為這里還是宰相府,現在沒有人可以救你,聽懂了沒?也不要激怒我,也許哪天心情好就放你回去。”再補上一腳,以后有的是時間折磨他,現在困了,休息要緊。

把他扔到路邊的草叢里,飛身躍到近旁的一棵樹上摘果子吃。

十一少爺一無是處,還有點骨氣,沒有討饒,而且還敢罵她。從來沒有感覺他是她的弟弟,他們之間完全沒有所謂的親情,有的只是一層看不見摸不著的淡薄的血緣。

看著他被野草扎傷的臉,明日真映兒有大笑的沖動。不一會兒,草叢里各種各樣的蟲子聞到血腥味,傾巢出動,爬滿了明日真凝的臉,甚是可怖。出于一點小小的不忍,明日真映兒輕飄飄從樹上躍落下來,到枝頭掛著。

“是不是很恨我,想不想殺了我?”她拿了一個果子塞住他的嘴,憐憫的語氣充滿了同情。

明日真凝干脆閉上眼睛以免被氣死。

“你沒聽過嗎?最毒婦人心!我恰好是女人,很記仇的。”她捏了捏他的臉頰,聽到他把牙齒咬的咯咯響,笑了一下又繼續言道:“再說了,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姐姐我好心怕你一輩子呆在富貴窩里做個目光短淺的井底之蛙,看不到外面的大好河山,于是帶你出來見識一下。怎么樣?不感激我嗎?”

這時天空飛來一群鴻雁,冬去春來,南飛的鳥兒又回到北方。

鴻雁沒有固定的家,有的只是一雙很堅實的翅膀,可以飛過好幾重山,越過好幾彎水。年年從北飛到南,再從南飛到北,它幾時才可以斂起翅膀,讓漂泊的心從此不再如飛絮般無所依。

明日真映兒沒有感慨多久,她取下背上的弓箭瞄準獵物一箭射出去,一只鴻雁應聲而落。

人,就是要靠殘殺弱小來滿足自己的口腹之欲。

撿起獵物,她生了一堆火,一會兒,令人垂涎欲滴的烤肉香彌漫四周。

明日真凝吐掉口中的果子,一張俊秀的臉上布滿傷痕。他的身體橫掛在樹上不能動,可能是平日太養尊處優要遭天譴,突然樹枝斷了,整個人從高處跌落地面,摔的挺結實的,還好地上是松軟的草皮,只聽的一聲悶哼,之后就沒有動靜,想是昏過去了。

明日真映兒慢吞吞地烤肉,慢吞吞地吃進肚子里,又閉目養神了一會兒才去看明日真凝死了沒有。

他還在昏迷中,頭破血流,染紅了地上的綠草。活該呢,看樣子死不了,傷口不大,只是血流得多了點。

明日真映兒把明日真凝翻過身來,止血包扎好。真是嬌貴,受那么點小傷就昏了,中看不中用的大草包。

暖風曛人醉,明日真映兒抬頭望著清朗的天空,深深吸了一口氣,一口混著泥土與青草芳香的新鮮空氣。殘雪早已消融,褪去厚重的皮裘,頓覺身輕如燕。

她出神良久,思絮萬千,心中正自起伏不定,遠處隱約傳來踢踏的馬蹄聲,循聲望去,一輛極其華麗的馬車緩緩駛來,前呼后擁,看來是有錢人家的家眷趁著春意盎然到郊外出游。

那馬車越來越近,明日真映兒無心理會,這等排場司空見慣,宰相府的派頭還大的多。她把明日真凝從麻袋里拖出來,扶起他讓他倚在樹下,看他還是雙目緊閉,臉色蒼白,平日里飛揚跋扈的囂張氣焰蕩然無存,那許多惡毒的言語也不能從他的嘴里吐出來,真是大快人心。

明日真凝的臉可以用“美麗”來形容,一個少年郎竟然淪落到只能用這等夸贊女子美貌的詞藻,他本人知道了一定會暴跳如雷吧。憑宰相大人的外表生出一堆美麗的兒女真是奇跡,姐妹十幾個,個個花容月貌,難分高下,只因各有各的動人之處,唯一的男丁明日真凝卻比所有的姐妹都要漂亮,說出來無疑大煞風景。明日真映兒從來就不承認自己和那一堆人有關系,她對自己的外表一點兒也不在乎,才不會浪費時間在膚淺的皮相上。

馬車在她面前停了下來,她詫異的看著那些不速之客,有道是防人之心不可無,所以暗中警惕以備應付突發狀況。

一個管家模樣的中年男人走過來作了一揖道:“這位公子,不知您是否遇到了什么麻煩,可有小人效勞之處?”

明日真映兒冷冷地不發一語,那人靜待良久有些尷尬,這時馬車旁的一個小丫鬟把那人招過去耳語了幾句,那人又過來說:“公子,我家小姐說受傷的那位公子傷勢看來不輕,如果您愿意,請隨小的到敝府上找大夫瞧瞧。”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明日真映兒不明白這些人的意圖,她還是沒有回應。那人也不待她同意徑自叫了幾個粗壯的家丁去扶明日真凝,明日真映兒伸手攔住,那人說:“公子,我家小姐吩咐小的把這位受傷的公子扶到馬車上,沒有惡意。”

“不用了,小姐千金之軀,頗有不便,我來扶他即可。”突然之間明日真映兒起了好奇心,她到想知道那位閨閣千金是何用意,為何執意要幫忙,現在也無處可去,看看耍什么花樣。小心謹慎些就好了,看那些人不象練家子,要脫身輕而易舉。

于是明日真映兒扶起仍在昏迷中的明日真凝,跟隨馬車來到了一座富麗堂皇的宅第,正門匾額上書“凌府”兩個斗大的金漆字,閃閃發光,果然是有錢人家的氣派。

原來這凌府是方圓十里有名的殷實人家,祖上出過一任尚書,因此在地方上很有點勢力。凌府老爺只有一女凌波,端莊秀麗,就是那個好心的小姐去郊游時順道救了看似落魄的明日真映兒和明日真凝,這些全是那管家模樣的人告訴明日真映兒的。

這個凌小姐真是個奇怪的女人,難道把她明日真映兒當成流浪的小貓小狗,隨便撿來撿去嗎?還是看上了昏迷不醒的草包明日真凝。

管家將明日真映兒他們安置在客房,到是一個清新雅致的寧靜之地。

安頓好后,管家恭敬的侍立一旁,道:“公子可要請個大夫來?”

“不,他的傷勢并不嚴重,我會自行處理。”明日真映兒拒絕了,要是對方找個大夫來下**謀害那就大大的不妙,還是不要自找麻煩,明日真凝那點傷也死不了人的。

“可是,這位公子還昏迷不醒,真的不需要請大夫嗎?”管家還在那羅嗦,明日真映兒一臉不悅,終于讓他識趣離開。

十一少爺真好命,直接暈過去不管身外事,她還的得給他包扎,裝作悉心照料的樣子,以免引人注意。明日真映兒非常想把他踢下chuang,她也很想休息啊。

凌小姐頻頻差丫鬟來探視,明日真映兒越發肯定了先前的猜想,明日真凝果真是禍水!這位小姐也太膚淺了,竟被區區表象迷惑,不過她不得不承認明日真凝有這個本事,只要看到那張美麗絕倫的臉就逃不開的名門千金多不勝數。

明日真映兒當然不能坐視,明日真凝在家中的妻妾已經夠多了,無須再糟蹋又一個無辜清白的姑娘。

為了拯救“好心”的凌小姐,明日真映兒姑且先當她是一片好心,至于這好心后頭隱藏的目的就不必深究,很快她想到了一個主意。

當凌府的丫鬟再一次來探視時,她讓丫鬟找些女子的衣物來,那丫鬟很是驚奇的眨眼問道:“公子為何要女子的衣物?”說完話連眼神都變質了,象看怪物一樣,兩個大男人要女子衣物肯定有見不得人的勾當,丫鬟退后一大步,幾乎奪門而逃。

明日真映兒忍住笑意,說:“大姐別誤會,這位昏迷的公子其實是在下的夫人,只因出門再外多有不便才改著男裝,請大姐找些女子衣物來替換一下。女子著男裝始終不成體統,讓你家小姐見笑了。”

丫鬟一臉可惜的表情,肯定是為了她的小姐美夢幻滅而惋惜,錯把女子當如意郎君,傳出去顏面何存。良久,丫鬟終于找了一套女子衣衫過來,匆匆放下就走了。

沒辦法,必須讓那凌小姐死心,明日真映兒信口胡謅,反正明日真凝夠美,扮女子也不會穿幫。關上門她七手八腳地扒下明日真凝原來破爛的衣衫,替他換上女裝,太麻煩了,平日里自己從未穿過女裝,那繁瑣累贅的衣衫好不容易才換上,累的她一身汗水。

之后那丫鬟再也沒有出現,想是凌小姐得知心上人突然變了女人,傷心欲絕都來不及。長痛不如短痛,明日真映兒認為那凌小姐遲早會明白幻滅才是成長的開始,希望她不要一時想不開去尋短。

明日真凝在昏迷兩。個時辰之后悠悠醒轉。沒見過那么嬌貴的男子,明日真映兒幾次壓下想拿水潑醒他的沖動,最后實在是忍不住去提了一桶冷水進來正準備潑,他就醒了,時間算的剛剛好。

她坐在椅子上喘氣,十一少爺醒來的第一句話就是:“大膽妖孽,你想把本少爺怎么樣?”中氣十足,無論如何都不象才從昏迷中蘇醒過來人。

“夫人,你終于醒了。”明日真映兒驚喜萬分,看她夸張的表情就知道是在做戲。

“夫人?”明日真凝不解的皺眉。

“你呀,難不成夫人你得了失心瘋,忘了為夫的我?天啊,怎么可以啊?”繼續玩下去。

“搞什么花樣!”明日真凝大吼。

這時有人敲門,只見管家站在門口道:“尊夫人醒了,我家小姐請公子到前廳用膳。”

“不用麻煩了,jian內剛醒身子還虛弱的緊,在下實在不放心。”明日真映兒坐上*沿扶住明日真凝,順手點了他的穴道。

“那小的馬上吩咐廚房把飯菜送到公子房中,請稍候,小的告退。”

明日真凝瞪大眼睛,唔唔亂叫,說不出話。她讓他躺下,邊幫他蓋被子邊說:“啊,夫人,你還是休息一下吧。”

極力忍住笑意,明日真映兒一個人把送來的飯菜吃了個精光,沒閑雜人等的份。

“不要瞪眼珠子,當心掉出來。”她取下弓箭細細擦拭,又丟了一個鏡子給他,當明日真凝看到鏡中人時,終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悲鳴一聲,當下珠淚滾滾,活脫脫就是一個大美人,看著那張梨花帶雨嬌艷欲滴的臉,明日真映兒不由的雞皮疙瘩掉滿地,好詭異的場景。他是一個貨真價實的男子啊,就不能有骨氣一點嗎?這種軟腳蝦還有女人喜歡,她打了一個大大的冷戰。

打開窗戶,已是夜半,月上樹梢頭,窗外蟲鳴唧唧,到有點詩情畫意。

不管明日真凝,讓他繼續哭。明日真映兒信步走出房門,穿過花徑就是凌府后花園,她站在月下,淡淡的月光流瀉,嘆了一口氣,回身望去,那在涼亭里的女子是誰?

那女子身著白紗裙,真有些廣寒仙子的風韻,衣帶飄飄似乎就要奔月而去。她蓮步輕移走過來,細細柔柔的嗓音很悅耳:“公子好雅致,獨自一人賞月么?”

為什么所有不認識她明日真映兒的人都當她是男子呢?她有那么象男子嗎?也許是因為她比普通女子高些又身著男裝的關系,但是也不能離譜到認定她就是粗鄙的男人吧。明日真映兒打量自己,沒那么壯實呀,算了,懶得否認,姑且認了。

“奴家凌波,公子尊姓?”

原來是凌小姐,明日真映兒拱手行禮,客套的說:“今日多蒙小姐相助,在下應真,感激不盡。”

“應公子,尊夫人可好些了?”凌波輕聲詢問。

“承蒙小姐關心,jian內的身子向來如此,沒有大礙,小姐不必掛懷。”明日真映兒虛應一番。

“公子夫妻真是恩愛。”怎么有點酸溜溜的味道,難道是不甘心少年郎變美少女,存心找碴。

“哪里哪里。”明日真映兒皮笑肉不笑,好假哦,自己都覺得自己有夠虛偽。

“公子來自何方,要去哪里?如果不嫌棄,不妨在舍下住上一段時日,等尊夫人的身子調養好了再起程如何?”凌波盛情相邀。

“這??不好吧,打攪府上真是過意不去,在下夫妻從京城到南方探親,還有事情待辦,實在不能多耽擱,多謝小姐的美意。”明日真映兒婉轉拒絕,再呆下去她要瘋,原來這位了凌小姐中意的不是那草包明日真凝,而是她這個宰相府的九小姐。真該死,她怎么忽略了自己呢,從頭到腳一身男裝,沒一處象女孩兒家的。

看這位凌小姐的眼光就知道了,她沒那么遲鈍,在拒絕了凌小姐挽留的美意后,對方那哀怨的眼神一直盯著她,眼睛是不會騙人的。凌小姐欲語還羞的神情讓明日真映兒心中發毛,天哪,竟然有女人喜歡女人!如果對方向她表白心跡怎么辦?她可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荒唐事。

那短短的一瞬間簡直有一年那么長,可怕的沉默,明日真映兒冷汗都冒出來了。終究,凌小姐還有一點女兒家的羞澀,她得不到回應,輕嘆一聲,無奈的轉身離去了。明日真映兒松了一口氣,還好,還好,暗自慶幸先前胡扯說明日真凝是她的“jian內”,實在是明智之舉啊。

誰會想到她明日真映兒會有被女人纏上的一天。

心有余悸的回到房中,明日真凝已經哭過頭睡著了。得盡快脫身才是,明日真映兒準備明日一大早就走人,于是和衣睡下,儲備跑路的精力。

天微微亮時她醒來了,收拾好東西,拎著明日真凝出了凌府,反正很方便,飛檐走壁一會兒就已經站在凌府的墻外。

原來一個穿男裝的女子也能惹來麻煩,就不知一個著女裝的男子能引來什么樣的禍事。遠離了是非之地,迎著東方初升的旭日,明日真映兒覺得心情豁然開朗。

離家也有些時日,不知家中又是如何一種情況。當初讓十五妹代嫁,明日真映兒留書一封說與明日真凝私奔,請爹原諒,就當沒生過他們這雙不孝兒女云云,不知道事情傳出去沒有。想來也不會外傳,她爹怎能容忍這等敗壞倫常的天大丑聞傳揚開去,唯一的兒子和最疼愛的女兒私奔,天理不容,若被皇帝老頭知曉只有死路一條。這就是她如明日真凝所愿,徹底敗壞門風,順道拉他下水,看他還能不能耀武揚威。

至于明日真凝放不放回去,視心情而定,也許等他吃足了苦頭之后。過段日子她會悄悄回去探視娘親,她爹不敢把娘怎么樣的,因為娘出生名門望族,她爹還是要忌憚三分。

明日真映兒生性淡泊,自認不是良善之人,但也不是十惡不赦之徒,一向秉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則。明日真凝一再惡言相向,惹毛了她,所以活該倒霉,其實也想不出什么歹毒的玩意兒來折磨他,那有損她的人格。

目前,就帶著他這個大包袱四處晃蕩一下,沿途打聽師父的下落。旅途艱辛,餐風露宿,也夠明日真凝受的了,畢竟他從小嬌生慣養,平常人習以為常的生活對他簡直就是一種折磨。

明日真凝頭部受傷后一直不見好轉,時而昏迷時而清醒,神智糊涂。明日真映兒覺得自己的如意算盤好象打錯了,千算萬算,結果算計到自己頭上,反而還要費力氣照顧他,這不是自找苦吃嗎。

這幾天都耽擱了,他們暫時棲身在山林里獵戶遺留下來的小木屋里,破爛的嘆為觀止,只有一張硬木板鋪上稻草權且當chuang,還有一個簡易的爐灶,一口生銹的鍋和幾只破碗。宰相府千金淪落于此!

沒錢請大夫,沒關系,她懂藥理,漫山遍野的雜草堆里到處都有免錢的草藥,拔幾株下來也費不了什么功夫,再撿點柴火把藥草丟到鍋里摻水一熬,馬上成了救命的良藥,苦死他!

明日真映兒把昏迷中的美少年牙齒撬開喂藥,灌進去的少流出來的多,只要喝進了一點也很有效的,這方面她絕對自信。

生病的人需要營養,更簡單,獵幾只野物,煮成肉湯,滋補的很。

為什么她要伺候這累贅的十一少爺呀?她問自己,想不出原因,也許是他罪不致死,丟下生病的人不管等于間接殺人,而她又沒殺過人。

陰雨綿綿,悶在屋子里的明日真映兒只能坐在火堆旁發愣,以至沒有注意到chuang上的那個人醒來掙扎著滾下了chuang。

一聲巨響喚回她的神智,抬頭看見明日真凝虛弱的躺在地上,全身無力,只能喘氣,那樣子好象只剩半條命,有那么嚴重嗎?他頭上的傷口都結痂了,雖然后來又染了風寒,也不至于快死了呀。

她起身扶起他重新躺到chuang上,他一直掙扎,看似無力其實還有點勁兒,她壓下他亂動的手,惱怒的說:“安靜點,找死啊!”

“放開我,你??到底要怎樣?”

這個場景好象采花大盜在逼迫良家婦女就范似的,她可是女人哪!搖搖頭,搖掉這荒謬的念頭。

“你在生病,我好心照顧你能怎樣,不想死的話就給我乖乖躺好。”

“你這個??”明日真映兒抓起盛湯藥的碗猛灌他,堵住接下來可能會有的謾罵,有力氣罵人了代表病情正在好轉中。

明日真凝一陣咳嗽,打翻了藥碗,趴到窗邊想吐出來。

“放心,不是毒藥。你以為我要你的狗命還會讓你活到現在嗎?”她又坐到火堆邊,添了一根柴火。

“你這個女人還有什么事情做不出來的,你分明是要留我下來慢慢折磨,別以為你會安好心。”明日真凝伸手擦去嘴邊的藥汁,說話的聲音越來越順暢了。

“哦,我不是不男不女的嗎,幾時又變成了女人?”明日真映兒撥了撥火堆,讓火燒的更旺,陪他纏夾不清真的很累人。

“jian內,你要不要吃點東西,看你的如花嬌顏蒼白無血色,為夫的我好心疼。”她捧了一碗肉湯笑語吟吟地,“來,把你的小嘴張開。”

“噗”的一聲,chuang上的病美人吐了一口血。

折騰了半月之久,明日真凝的病算是好了,一個大男人虛弱的風吹就會倒,果真是一株溫室里的草。這半月他很合作,明日真映兒知道他是下定決心養好病再找她報仇,俗話說:“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別以為她不知道。那個草包也太不懂隱藏情緒了,那對她恨之入骨的眼神,時常咬牙切齒的表情,偶然緊握的拳頭,她只能裝作視而不見,故意把他氣的幾次暈厥過去。于是病情一拖再拖,好不容易終于能勉強下chuang走路,頭上的傷口只剩下淡淡的一點疤痕。

“喂,你好象該洗澡了吧,給我滾遠點,臭死了!”明日真映兒捂住鼻子把明日真凝拎到屋后的小溪邊,一把扔下去,濺起好大的水花。

“給我洗干凈了再上來,別想逃跑,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搭箭隨手向天上一射,看也不看一眼,一只倒霉的飛鳥墜落下來。就這樣恐嚇他一番,明日真映兒回屋去整理她的東西,該走人了,如果明日真凝逃跑,一有響動她就出去一箭,看看是人跑的快還是箭射的快.

明日真凝到是聽話洗了個干凈,聰明的人會懂得徒勞的掙扎是無謂的,保存實力做最后反擊才是上策。他在刻意忍耐,這一點證明他有些頭腦,可是她明日真映兒又是那么愚笨的人嗎?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中,早已看穿了他的心思,暫時就陪他玩玩貓捉老鼠的游戲,看看誰是最后的贏家。

很難得的明日真凝沒有對她丟給他的一套粗布衣裳有異議,對于一切都要求精致的十一少爺而言,這套粗布衣裳無疑是乞丐才會穿的,他竟然眉都不皺就穿上去了,難道是摔壞了頭。

穿上粗布衣裳的明日真凝難掩其絕世風姿,正應了一句話:“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明日真映兒細細的打量他,從頭到腳,邊看邊搖頭:“嘖嘖,你投錯胎了吧,如果是女子,絕對有資格做一個禍國殃民的妖姬,留名清史,永垂不朽。”

他捏緊了拳頭,恨不得掐死眼前的明日真映兒,自從知道口舌之爭爭不過她,動手打架也打不過她之后,剩下的只有無聲的沉默對抗。不過明日真映兒挑釁的功夫不是蓋的,每每把他氣的失去理智,就象現在這樣。這時候,明日真映兒的心情愉快至極。

下了山林一路走來,明日真凝引起的混亂不小,不論男女老少都看他看到忘神的地步。這小地方的人不比京城,哪里有機會瞧見如此標致風流的出色人物,天天為三餐勞累奔波,根本沒有閑情整理儀容,有的只是一張張歷經風霜的滄桑的臉。由此可見明日真凝招蜂引蝶的本事不小,許多姑娘家以愛慕的眼光注視著他,更有甚者癡癡的跟隨,明日真映兒一路笑到尾,他就一路皺眉低咒,直至走出那個小村子踏上官道為止。

官道上,形形色色的旅人忙忙碌碌地奔向他們的目的地,象明日真映兒這等漫無目的的人大概沒有幾個。她騎在馬上慢慢走,明日真凝吃力的跟在后頭,這時的氣候完全轉暖了,越往南行,越是感覺到那種令人懶洋洋的溫暖。所以,明日真映兒一向認為南方人懶惰,因為生存環境的舒適使他們喪失了堅韌的勇氣,南方是消磨人意志的地方。撇開個人偏見,南方秀麗的景色倒是值得一觀,與北方的大氣壯麗不同,溫柔婉約的小橋流水也不妨觀賞一下。

明日真凝這個生長在北方的男子完全沒有北方漢子的豪氣,與南方那些陰柔溫吞小肚雞腸的男子還比較象,問題是南方男子素以溫文儒雅著稱,這一點就不象了,不知他是哪里來的怪胎,很難把他劃分到哪一類人中。

這個怪胎現在已經累的走不動,坐在路邊無論如何也不肯再走,明日真映兒無奈之下,只得下馬來在路旁的茶棚中歇息。肚子也有點餓了,她叫了東西吃,這時正是正午,茶棚中很多歇腳的人昏昏欲睡,明日真凝就已經趴在桌子上呼呼睡去,她還有點精神,沒事做一個人四處張望,有時觀察各種各樣的人也是一種有趣的消遣。

比如眼前就發現一件有趣的事,店老板和伙計兩個人鬼鬼祟祟的。為什么只有明日真映兒一個人清醒而其他人都昏睡過去?很簡單:這是一家黑店!所有的人都著了道,敢在光天化日之下作案,狗膽不小。

“小二,再來一壺茶。”明日真映兒精神奕奕地喊,小小的迷藥也想迷倒她,那她早就乖乖回家去當個大家閨秀了。沒有自保能力的人是不適合出來闖蕩江湖的,要具備隨時面對危險的覺悟和應變能力,這一點她自信已經有了,目前她打算靜觀其變,沒惹到自己身上絕不插手。

明日真映兒繼續做唯一一個清醒的人,好整以暇地喝她的茶。

店老板和伙計對視一眼,不明白何以她還沒有昏睡,店老板打了一個手勢,伙計點了一下頭,明日真映兒不小心看到他加了很多迷藥到茶壺里,怕分量不夠似的使勁加。然后伙計滿臉堆笑把茶壺提到她的桌上說:“客倌,您的茶來了,這可是小店最上等的鐵觀音。”

明日真映兒倒了一杯茶放到鼻子邊聞了一下,輕蹙眉頭,把茶水潑了一地,使勁拍桌子:“豈有此理,竟敢欺騙于我!老板,你這茶味不正,是不是摻了些料進去啊!”

店老板和伙計二人嚇了一大跳,那個瘦瘦的老板哆哆嗦嗦地走過來,顫抖著聲音說:“客倌,小店??”沒等他說完,明日真映兒又拍了下桌子,裝模作樣地大吼:“還說不是欺詐,你這是什么上等鐵觀音!湯色不正,一看就知道是摻了劣等茶進去,你以為我不懂嗎?上等鐵觀音沖泡后有天然的蘭花香,滋味純濃,正所謂‘水以石泉為佳,爐以炭火為妙,茶具以小為上’,你這等以劣充優欺瞞于我,實在可恨。”

店老板和伙計聽完她的胡說八道之后明顯松了一口氣,他們本以為明日真映兒識破了他們的奸計,哪知是她故意嚇唬他們的。無膽的小毛賊,還以為有多本事呢,結果是兩個鼠輩。

“是、是、是,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請客倌包涵,這次的茶水算是小店請客。”店老板恢復常態,諂媚的表情很是討厭。

“不行!我要找人評理,免得以后你們欺騙更多的人。”明日真映兒得理不饒人。

店老板的眼中閃過一絲殺意,那個伙計的衣袖里好象藏著一把匕首,原來狗被逼急了要跳墻。

“客倌,我奉勸您一句,不要逼人太甚,大家都是辛辛苦苦討生活的,何必不給人留活路呢。”店老板的眼神變了,帶點陰狠的神情和剛才諂媚討好的樣子完全不同,這時明擺著是威脅她,伙計也神色不善的圍了上來,如果她不肯罷休恐怕小命休矣。

明日真映兒又豈是省油的燈,對付兩個小毛賊綽綽有余。于是她裝著不知死活的樣子大聲說:“做人要有原則,豈能姑息你們欺騙客人,我一定要找人評理。”

店老板陰笑著:“那就怪不得我了,客倌,是你自己要走死路的!”使了個眼色,伙計就撲了上來,手中的匕首寒光閃閃,好不鋒利。

明日真映兒身形一閃,瞬間點倒暗算她的兩個小毛賊。那兩人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來,她在廚房找了繩子把他們捆的結結實實,拍拍衣服上灰塵,坐下來繼續吃東西。兩個小毛賊抖成一團,他們實在不敢相信事情的轉變,嚇得屁滾尿流,任由明日真映兒搜刮他們的不義之財,好多銀子,全部裝進了她的口袋。

然后,她把昏睡的明日真凝橫放到馬背上,迎著陽光慢慢走了,好一會兒才聽到高叫:“打劫啊!抓強盜啊!”漸行漸遠,一切都拋到腦后了。

雪花飄飄無處散章節目錄

猜你喜歡

  1. 古代短篇
  2. 腹黑
  3. 宮闈宅斗小說
  4. 古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捕鱼大师最新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