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歷史> 鐵血紅娘子梁紅玉

更新時間:2019-12-24 19:14:56

鐵血紅娘子梁紅玉 已完結

鐵血紅娘子梁紅玉

來源:掌中云 作者:安勒 分類:歷史 主角:韓世忠,梁紅玉

很多人喜歡看小說,今天小編就推薦一本《鐵血紅娘子梁紅玉》,這部小說作家叫做安勒,小說的男女主角分別是韓世忠梁紅玉,每個角色性格都不一樣,作者對人物描述的非常生動,這本小說的劇情扣人心弦,非常出色,很好看的小說,非常的好看,大家不要錯過哦,喜歡這本小說的網友不要錯過了。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小姐您要不要三思而后行啊。”阿爽看著梁紅玉。

“三思后行,三思后行!到了該犧牲色相的時候堅決不能不犧牲,好了,你跟著我就好,保證你是安全的。”梁紅玉拍一拍阿爽的肩膀,又諄諄告誡,“不要讓韓世忠知道了,不然……”

“好,好。”阿爽還是畏懼那醋缽兒大的拳頭。

兩個人出門來,韓世忠已經穿好了衣服,晨練已經完畢,看著梁紅玉過來,他也是走了過去。

“這么早就起來。”

“初日照高林,什么早不早的,已經很晚了,我一個人出去走走。”梁紅玉可不想要自己的陰謀敗露了。

“注意安全。”他叮嚀一句以后,又道:‘早點兒回來。”梁紅玉一看,真好,機會到了,笑吟吟的揮手,作別了韓世忠,到了門口。牽出來兩匹馬,“一人一騎,我走什么地方你就走什么地方。”

“紅玉——”梁紅玉還沒有吩咐完畢,身后韓世忠的聲音衣襟若即若離的來了,紅玉一驚,莫非這小丫頭已經將秘密泄露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梁紅玉策馬,已經朝著前面去了。

阿爽費力的上馬,差點兒沒有從馬背上滾落下來,目光望著梁紅玉,“小姐,您好歹等等奴婢,奴婢不會騎馬啊。”

“紅玉——”身后韓世忠也是到了,看到兩個人去了,韓世忠這次悵惘的嘆口氣。“紅玉,今晨你尚且沒有用早膳呢,這樣急匆匆的。”

過了一個山頭以后,梁紅玉這才將馬兒的速度給降下來,看到阿爽氣喘吁吁的過來,梁紅玉這才一小,“你看看你,少年強則我大宋強,少年智則我大宋智。你這樣子,如何是好。”

“奴婢是真的不會騎馬啊。”阿爽嘆口氣,百無聊賴的看著梁紅玉。

梁紅玉則是一笑,“什么真的假的,依照我看,沒有什么真的假的,你只要做就可以做到最好,現在開始一二一跟著我的馬兒,往前走。”

在梁紅玉的眼中,沒有什么事情是做不成的,只有做與不做。兩個人兩匹馬已經往前走,是走著筆直的道路,阿爽一開始不得要領,很快就已經輕車熟路。

“還是老馬識途,”阿爽一笑,“不過,小姐,我們究竟去什么地方啊。”一邊說,一邊看著眼前的人。

“去什么地方,難不成去天涯海角,今天啊,去買胭脂水粉,你幫助我挑選好的,還有綾羅綢緞,完事以后,我們去找宗澤大人。”

“是,是。”原來任務不是很重啊,阿爽跟在了梁紅玉的身后,兩個人走了沒有很久,已經進入了一個作坊,經過掃蕩以后,結果頗豐。

梁紅玉一看,胭脂水粉與珍珠寶石還是各種東西都準備好了,這才微微一笑,“好著呢,已經一切都好了,整裝待發。”

說著話,已經策馬,朝著宗澤的府上去了,宗澤這里門戶大開,剛剛下朝,他已經換了一件常服穿上了,在庭院中,有很多朝廷的首腦在這里議事。

眾說紛紜中,莫衷一是,人人都知道,皇上是暗弱無能的,主和不主戰。需要一個人上表,但是這個人呢,遙遙無期究竟是誰啊?想要見一見皇上是比較困難的,人們現在簡直一籌莫展。

然后,梁紅玉在眾人一籌莫展的時候就到了,好似從天而降一樣。

“宗大人在家嗎?”分明聽到院子里面人聲鼎沸,梁紅玉還要問,聽到梁紅玉的聲音,宗澤喜形于色,立即到了門口,親自迎接梁紅玉,看到梁紅玉手中是各色花紅柳綠的東西。

不免一笑,“你來就來,還帶著禮物,我這里是不需要見面禮的。”

“大人誤會了,我一個行伍之中的人,哪里有銀子破費給您帶禮物啊,這禮物不是我的,不,不,這不是什么禮物。我是過來與大人商量事情的,您這樣子與人談論一天也是沒有辦法的,不如與我……”

“好,好。”宗澤已經心領神會,帶著梁紅玉到了前面的一個花廳中,這里很是安謐。

“岳飛哥哥昨晚沒有將皇上勸一個回心轉意,倒是自己黯然銷魂的去了。”此事,是總責親眼所見的,聞言,宗澤感慨系之的說道:“老臣昨晚也是跪倒了后半夜,現在膝蓋骨也是疼的很啊。”

“大人的膝蓋骨尚好,疼的是心才對。”梁紅玉可謂一針見血,宗澤立即點點頭,“對了,這是岳飛昨晚丟了的東西,你有時間一定要給岳飛。”

“什么?”梁紅玉一邊說,一邊將那一張紙打開,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岳飛的《滿江紅》已經映入眼簾,梁紅玉一目十行的看完,“啊,真好,真好啊,有金戈鐵馬的龍虎精神,只是可惜……可惜啊……”

“是挺可惜的,皇上雖然是見到了,不過你也是知道的,你也是知道的啊……”宗澤一邊說,一邊看著梁紅玉。

梁紅玉將那一張紙放在了衣袖中,“不瞞您說,大人,昨晚岳飛哥哥離開的時候,到底還是與我見面了,握著這里有一個計,但是不知道究竟當行還是不當行?”

“你有計?”

“有啊,你以為我真的是赳赳武夫啊。”梁紅玉看著宗澤,宗澤這老狐貍立即將話題朝著自己的方向牽引,所謂“請將不如激將”,“但是皇上現在是耽于享樂,莫非你要是準備在合璧宮好好的跪著,等皇上開門?”

“我的老大人,真的跪著等,黃花菜都涼了。”梁紅玉一邊說,一邊呷一口茶。

將那茶盞放好了,這才悄聲說道:“我啊,是用美人計?”

“愿聞其詳,只是不知道這美人從何而來啊。”宗澤笑吟吟的看著梁紅玉,梁紅玉拍一拍自己的*脯。

“雖然我沒有李師師才貌雙全,不過到了這臨陣磨槍的時候,誰還管這個,您就附耳過來,聽我一言,保證大人會茅塞頓開。”

宗澤看到梁紅玉過來,簡直大旱望云霓,袞袞諸公都無計可施的事情,在梁紅玉這里,究竟有沒有一個解決的辦法呢。

“好,好。”宗澤一邊聽,一邊伸手摸一摸自己的山羊胡。

“那么,就請大人今日方便方便了,還有大人與那張擇端是好朋友對嗎?要是可以,讓我也見一見這個張擇端張大人。”

“現在就走,事不宜遲。”兩個人一前一后的往前走,出門去,立即上馬。阿爽也是跟在了身后,這兩個人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聊了一些什么,找張擇端做什么,這就更不是暗示可以知道的了。

張擇端是一個著名畫家,乃是童貫在宣和畫院中培養出來的,這人年紀輕輕已經擁有丹青妙手,曾幾何時畫出來一副《清明上河圖》,這張圖,曾經也是洛陽紙貴啊。

現在,阿爽不清楚的是,朝政上的事情,本應該找言官找政界的人,如何開始找這個人呢。

不清楚,不明白,只能眼觀鼻,鼻觀心的等著。到了前面一個綠楊垂柳的庭院中,在這里,幾個人棄車代步,已經朝著前面的位置去了。

梁紅玉看著偌大的一個庭院,心痛不已,本朝是比較重文輕武的,從岳飛的《滿江紅》事件已經可見一斑,從這庭院又是證明了一次。

而距離不遠的位置,是宗澤的房子,雖然大,但是寒酸,這里的一草一木看起來都無比的整潔而又標新立異,張擇端不過是一個畫家而已啊,居然擁有這樣一個庭院。

這也就罷了,還有很多婆子丫頭,一個比一個也是體面。

看到宗澤來了,幾個笑臉迎人的丫頭立即搖曳生姿的過來,給他行禮,到了梁紅玉的眼前,幾個丫頭道士不甚了了。

“她是梁紅玉。”宗澤隨口一說,剛剛走開的女子一個一個都感興趣的回眸,一定說是梁紅玉,立即簇擁了過來,伸手就要摸一摸梁紅玉的胳膊腕子。

“長聽人言,您膂力千斤,奴婢想,一個人怎么會有那樣的神力,想來是有人在胡謅了,今日一看你也是文質彬彬的樣子,與奴婢相差無疑啊,不知道能不能讓奴婢看看你的手。”

“呵呵——呵呵——”梁紅玉友善的笑著,手已經不友善的握住了門口的石獅子,然后暗暗的用力,這石獅子的耳朵就乖乖的讓梁紅玉給掰下來了。

“啊,你果真是厲害,厲害啊。”

外面吵吵嚷嚷的,讓張擇端實在是沒有辦法好好的描摹自己剛剛構思出來的一張《柳塘鳧浴圖》聽聞門口一片人聲鼎沸,張擇端立即皺眉。

“什么事情啊,吵吵嚷嚷的,沒有看到大人在畫畫嗎?”問一句。

“回大人,宗澤大人與梁紅玉女將軍來了,不知道是什么情況,眼看來者不善,不如讓小人拒之門外。”

猜你喜歡

  1. 古裝小說
  2. 古代言情
  3. 戰爭小說
  4. 女強男強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捕鱼大师最新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