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都市> 奮勇高歌

更新時間:2019-12-28 17:40:06

奮勇高歌 連載中

奮勇高歌

來源:掌中云 作者:貌似純潔 分類:都市 主角:韓東,夏夢

小說《奮勇高歌》主角為韓東夏夢,小說講述了鄭文卓聽她和顏悅色,骨頭都聽酥了,忙不迭的點頭。...。123小說為大家提供奮勇高歌小說在線閱讀。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KTV里,韓東跟鄭文卓這種相貌還不錯的男人,只要能出得起錢,就屬于很優質的客戶,也是公主們最樂意陪的類型。

首先,接觸起來不用忍著厭惡強顏歡笑。再就是,年輕人出手最為大方。

這種環境,年齡越大越是老油條,而凱子多半年齡不超過三十歲。

所以有幾個想陪而沒被選中的公主,心里多少有點不是滋味,再加上鄭文卓指名道姓的叫沈冰云,出門后便不無譏諷的議論起來。

“又一個沖著冰云來的,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消費的起么?”

韓東跟鄭文卓人雖然還算優秀,行頭上卻過于尋常了些。

雖不排除有故意穿著普通的有錢人,但這類人畢竟很少。

沈冰云剛從包廂里出來,邊回神應酬著出來相送的客人,邊轉目看向迎面而來的姐妹。

好像是聽有人提到了自己?

領班對沈冰云根本就沒任何領導的架勢,這女人背后不但站著老板,還是整個KTV里最炙手可熱的人,人脈很廣。

如她這種姿容氣質,惦記著的男性自然不少。

但也正因為不少,反而達成了一種微妙的平衡,沒有人敢過火。

沈冰云其人也屬于八面玲瓏,善于交際的類型。所以,說是出臺,其實最多也就是聊聊天,喝喝酒,連不規矩的客人也很少碰到。

看她出來,領班親熱道:“冰云,等會去趟九號包廂,應酬一下喝兩杯就行,老板的朋友!”

沈冰云答應著正要過去,旁邊小包廂里一個年輕人突然走了出來,攔住了她去路。

是鄭文卓,本來已經放棄了找沈冰云作陪,無意聽到了她在外面說話的聲音。

領班耐住性子道:“這位先生,麻煩您稍等行么?”

鄭文卓聽的想樂:“還沒聽說過有錢請不動公主出臺的,其它包廂是客人,我們就不是了?今天她必須先陪我朋友。”

領班在銀河工作如此之久,什么人物沒見過。

心想著鄭文卓再胡攪蠻纏,他就準備叫保安上來了。

僵持之余,沈冰云眼睛微微凝了凝。

是又有人從包廂里走出來站在了鄭文卓身后。

她沒記錯的話,那天找喬六子要債,事后一口氣喝了瓶高度威士忌的人不就是他么?

沈冰云在銀河工作有一年多時間,從沒見過敢逼著喬六子妥協的角色,因此對韓東的印象格外深刻。

心里微動,她笑了笑:“兩位帥哥,這樣好了,十分鐘后,我再去你們包廂怎么樣?”

聲音略冷,隱有沙啞,透著股無形的xing1感。

鄭文卓聽她和顏悅色,骨頭都聽酥了,忙不迭的點頭。

路過韓東之時,沈冰云微微頷首,算是打過了招呼。

走出很遠,鄭文卓視線才從她身上收了回來:“這娘們真太勾人了點……難怪一群人見了她壓根就走不動。這種女人,恐怕是個男人就想給弄到chuang上去……”

韓東若有所思:“這么多人惦記,還能在銀河游刃有余,豈止是漂亮那么簡單。”

……

鄭文卓開始以為沈冰云說十分鐘后過來是逗他玩,沒想到十分鐘后,她果然來了兩人包廂。

包廂里另一個叫紅月的公主也是挺漂亮的,可隨著沈冰云進來,黯然失色,人也稍顯的不自在。

男人的比較心尚且很強,更不用說女人。

掩飾喝了口酒,紅月略帶吃味,半笑半怒:“鄭哥,你們男人還真是見異思遷,剛才還夸我呢。一見到冰云姐眼睛都挪不開了!”

鄭文卓畢竟也是久經歡場,很快恢復鎮定。

再漂亮的女人今天跟他沒關系,沈冰云是他特意叫來陪韓東喝酒唱歌的。

回身攬住了她肩頭,嘴唇幾乎碰到了紅月耳垂,低聲說:“我可是很專一的。”

紅月側臉微紅,咯咯笑著推開了鄭文卓。

沈冰云對此見怪不怪,坐到了韓東身邊。

“帥哥,你那天可真是讓人印象深刻,連六爺都被你給弄的沒脾氣。”

人走近,沈冰云身上那種說濃郁不濃郁,卻讓人怎么也嗅不夠一般的香水味撲面而來。

黑色的A字裙,略低的領口,微微露出的一抹痕跡,讓韓東這種心理素質非同一般之人,心臟都接連跳動。

男人的本能在面對優秀異性之時,是怎么也遮掩不住的。

壓了口涼絲絲的啤酒,韓東努力讓自己平復下來:“沈小姐也一樣讓人印象深刻。”

說話間,韓東拿了個干凈杯子,幫沈冰云倒了杯啤酒。

沈冰云姿態閑適的抿了抿,紅紅的唇跟金色的啤酒輝映,透著狐貍般的優雅高貴。

韓東心里生疑。

實在是很難想象,一家普通的KTV里竟然會有沈冰云這種舉手投足皆嫵媚的女人。

或許容貌上略差了夏夢半籌,可她身上的女人味,以及那種獨特的**力,足讓男人在面對她的時候更加容易忘形。

尤其是,沈冰云面相上看,其實是屬于冷冽,性子內斂的那種類型。

偏氣質跟相貌形成了極鮮明的反差。

鄭文卓懂規矩,沈冰云一過來,他就叫服務生再去拿酒。

坐定,紅月去點了首歌,先跟鄭文卓一塊唱了起來。韓東的角度,注意到鄭文卓的手多少有些不老實,紅月也不惱,半推半就的離鄭文卓越來越近。

公主,在KTV里是一種極灰色的職業。

男女坐在一起,酒慢慢的就會把不住量,尤其是易沖動的男性,往往會拿錢提出各種過分的要求。

不要錢沒關系,但得罪了客人就有關系。

所以,公主二字是反義詞。肯做這個職業的,心里底線會一退再退。

如紅月,短短幾分鐘就跟鄭文卓打的火熱。韓東毫不懷疑,鄭文卓只要再加錢,晚上兩人就能同chuang共枕。

紅月跟鄭文卓那邊熱鬧,韓東跟沈冰云這邊氣氛卻相對比較平淡。

裝模作樣也好,其它原因也罷。韓東確實耍不來鄭文卓那一套,也不是自來熟到跟任何女人都能輕易的打情罵俏。

聊的話題多半是一些不疼不癢的事情。

酒,轉眼間少了許多。

鄭文卓帶著三分醉意,笑嘻嘻道:“沈小姐,東哥這人在部隊呆了不少年,人都要傻了。你辛苦些,好好幫忙調教調教!”

部隊?

沈冰云疑惑頓解:“我說怎么感覺韓先生言行舉止跟普通人不大一樣,這就能想通了。”

韓東拿起桌面上香煙點了一支:“怎么不一樣?”

沈冰云看他生疏的拿煙姿態,眼中莞爾一閃而逝。

這人,跟她尋常接觸到的客人還真是一點不同。

眼中沒那么強的目的性,聊天的方式也比較有趣輕松,話不多而條理分明,讓人聽來舒服而又不感突兀。看得出來,做事應該也屬于中規中矩,比較靠譜的類型。

更關鍵的,毫不怯場。

猜你喜歡

  1. 玄幻愛情
  2. 都市重生
  3. 豪門婚戀小說
  4. 異能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捕鱼大师最新官方网站 熊猫麻将电脑版 快乐扑克投注方法 辽宁十一选五规律 三分钟幸运赛车开奖记录 九游棋牌大厅手机版 …? 浙江省体彩6+1开奖结果查询 山东体彩11选5手机版 三肖期期中 黄大仙 天津时时彩开奖时间 江苏七位数体彩2元网 生肖牛图片 湖南麻将规则 上海快3中奖规则奖金 大地棋牌唯一地址 75秒速赛车计划软件 黑龙江福彩p62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