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半世卿言

更新時間:2019-11-12 16:36:07

半世卿言 已完結

半世卿言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柚嶼 分類:短篇 主角:竹墨,卿淚

主角叫竹墨卿淚的小說《半世卿言》是作者柚嶼寫的一本短篇小說,故事主要講述了:看著她委屈的眼神,心不免軟了下來,想到她,頓時眼神中充滿了嚴肅,看著她說:“靈兒,趕緊吃吧,一會哥哥還讓人給你做你最愛吃的桃花酥。”她一臉苦逼的說:“那我要哥哥喂我,還有我要桃花酥。”...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他領著一個人來到屋中,在其身后一名有著大把的白胡子老頭提著一個藥箱走進來說:“王爺,你所說的女子可是她。”他說:“嗯”納蘭岑說:“張太醫,你幫我好好給她瞧瞧,可是感染了風寒。”

張太醫走到chuang前,看著chuang中的女子,微閉著眼眸,看到chuang上的人蒼白的嘴唇,毫無血絲,連忙坐在chuang邊伸出手放在她的手腕上,細聽著脈搏的跳動,額頭皺了又皺,奇怪的說:“太奇怪了,脈搏正常呀,不過有點虛弱,這不是漸漸的恢復。”看著身后的王爺說:“王爺,她的病臣治不了,老夫先告退。”

納蘭岑急忙攔住正要外出的張太醫說:“張太醫,你是太醫院最好的太醫,難道連你都解決不了嗎?”張太醫看著眼前的王爺說:“王爺,臣給她開幾副藥,讓她吃吃看。可好,讓她潛默化自然好,可是如果”

張太醫拉著納蘭岑走到屋外,張太醫凝重的眼神說:“王爺,你可知他的來歷。”納蘭岑說“嗯,她是我回來的時候在路邊撿的,看她可憐,便帶她回來了”。

張太醫說:“王爺,據我的觀察,她絕非一般人,我曾經在古籍上看到,只有身負上古青神血脈的人才有那種平常人不具備的能力,而現在只有青國皇族才具有這種血脈。上古青族不過是現在的青國所在地。”

“唉,隨著五大神族相繼滅亡,才有現在的五國,一代代的神族血脈被稀釋,現在只不過略帶神性罷了。”看到眼前的王爺,不免覺得自己有點多嘴,便退出去了。

王爺看著臥在榻上的靈兒,用手輕撫,滾.燙的額頭,她在夢中囈語,雙手緊緊的抓著被子,滿頭大汗,卻不停的說冷。顫抖的聲音說:“岑哥哥,靈兒冷”。納蘭岑焦急的等待著,喃喃道這藥怎么還沒有熬好,正要起身出去,一位侍女便端著藥進來。他接過藥端到她跟前,叫醒躺在chuang中的靈兒。

她睜開疲憊的眼看到納蘭岑坐在chuang邊,說:“岑哥哥靈兒好冷”,納蘭岑抱起她說“靈兒乖,起來吃藥了,吃完藥就不冷了。”一邊用手掖她的被角,一只手端起藥碗,用藥勺舀起一勺湯藥,喂到她的嘴里。她看著黑色的藥皺皺眉對旁邊的納蘭岑說:“哥哥,好難聞,好苦吖,靈兒不要喝,嗚嗚。”

納蘭岑看著眼前的靈兒哭了,不免有些心痛,躊躇著,要不要讓她喝。無奈的說:“靈兒,哥哥讓人給你做糕點,吃完藥再吃糕點,那樣嘴就不苦了。”她點點頭,他又舀了一勺喂在她的嘴里,她只是皺了皺眉,卻沒有再說什么。

納蘭岑看著碗中的藥在少,不由得露出笑容,鼓勵道:“靈兒真乖,好棒。”吩咐讓下人去做的糕點這時送過來了,靈兒看到糕點大叫:“哇,竟然是桃花酥。”蒼白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他拿過一塊桃花酥遞到她的嘴邊,靈兒看到嘴邊的桃花酥,伸嘴一口咬在桃花酥上。頓時忘了嘴中的那種苦苦的味道。滿意的吃著他手中的桃花酥,不知他是幾時才發現我喜歡吃桃花酥的,不由說:“”岑哥哥太好了”,我好喜歡這種感覺,在哥哥懷抱中,我想做哥哥的妃子,絲毫不知道他只是看她可憐,只是哥哥對妹妹的那種關心,對她卻沒有半分的愛。

她在心中暗自告訴自己說,我這一生只要嫁給哥哥,做哥哥一輩子的新娘就好,這時她或許忘記了來這里的另一個目的,殺父之仇難道比不過愛嗎?害她家破,只剩下自己和弟弟,這些都遺忘了。她只想在他的懷抱中一生,已無悔。

在那個家中沒有絲毫的親情,只有無休止的爭斗,到處充滿著心機,一不小心就會被別人暗害。雖然她是家中的嫡女可還是需要母親的保護才能活下來,雖然她是嫡女,卻連那些庶女還不如,她沒有那些人的心機。可是她有一顆善良的心,嬌好的容顏。

她想著想著便睡著了,恍惚中好像抓到了一個人的衣袖,眼角流出晶瑩的淚滴,侵濕了被,臉上充滿了滿意的笑容。可惜她雖有如此好的容顏卻得不到他的心。夜半,他悄悄的站在門外,看到屋內的手伸到外面,不由得推開門,走進她的chuang前伸手抓過她的手,拽起被把手放入。看著她略發滾.燙的額頭,不免有些頭疼。

唉,嘆息道:“病還沒好呢,就有開始蹬被了,你怕喝藥,還要亂蹬被。”看著她熟睡的眸,一臉的幸福,不由得扇了自己一巴掌,在想什么呢。第二天天微亮,掙開睡意朦朧的眼睛發現手中抓著東西,一看是一片衣袖,不免有些吃驚,難道我的夢應驗了不成。

觀察了一下,發現與納蘭岑的衣服一個顏色,不由俏臉微紅,聽到一聲開門的聲音,急忙把手中的半截衣袖藏起來。看到是納蘭岑進來了,俏臉變得更加紅潤,忙把手中的東西揪的更緊了。

看著納蘭岑不僅臉色發燙,納蘭岑看到霎時臉色變了又變心疼的說:“靈兒,趕緊喝藥了。”把手中的藥碗遞過去,瞬間靈兒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苦著臉對他說:“哥哥,還要吃嗎?”看著他點點頭不由的發出一聲哀嚎:“靈兒不要吃,不要吃。”

看著她委屈的眼神,心不免軟了下來,想到她,頓時眼神中充滿了嚴肅,看著她說:“靈兒,趕緊吃吧,一會哥哥還讓人給你做你最愛吃的桃花酥。”她一臉苦逼的說:“那我要哥哥喂我,還有我要桃花酥。”

看著這個一口一口的叫著哥哥的靈兒,一臉無語,只好端起藥碗,用藥勺舀起一勺,喂在她的嘴中,剛進嘴苦的她好想哭,看到岑哥哥在跟前,在眼匡中打轉的淚水,忍住沒有掉下,又舀起一勺喂在嘴中,嘴角流出一絲藥漬,納蘭岑用袖給她擦擦。一臉滿意陶醉靠在他的懷中。

猜你喜歡

  1. 古代短篇
  2. 熱血爽文小說
  3. 古言小說
  4. 武俠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捕鱼大师最新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