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雙生牧師

更新時間:2019-11-12 15:39:56

雙生牧師 已完結

雙生牧師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左序殤 分類:短篇 主角:陌凡,陌小星

主角叫陌凡陌小星的小說《雙生牧師》是作者左序殤寫的一本短篇小說,故事主要講述了:一點黑芒從虛空界中以近乎光的速度沖了出來,消失在遠方。那是一縷殘魄,而就僅僅是著縷殘魄,便打破了整個人界的睡眠……...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天空上盤旋著湍白蒼鷹,蒼茫的大地從天斷山脈延伸至此,在天斷山南山腳下的西南五公里處消失。所留下的是一道灰色與紫色交織的結界,長縱三萬米,上插蒼穹,下越幽冥。這是虛空界侵略艾卡迪大陸的第三道門。被各族靈修稱作“斗之門”……

虛空界每五百年會被封印一次,但所謂封印指的也不過是不讓虛空界天階以上的虛空獸跨出結界危害大陸。天階以下的虛空獸還是沒事會成群結隊的出來遛個彎什么的。這個時候,守護結界這個任務就顯得十分重要了。

守護斗之門的軍部為天靈帝國的第二軍區,部隊駐扎在天斷山南的破軍峰上。以千人為一個方陣,第二軍區共包括騎士,戰士,牧師,弓手各三個方陣。法師,召喚,刺客,靈器師各一個方陣。算上高層御統殿的百人指揮,第二軍區的前線部隊共一萬六千一百人。部隊由第二軍區軍團長影縱橫指揮。

[破軍峰,海拔:4276米。地勢險要,峰之前為平原,正峰,峰之后為巨谷,易守難攻。峰頂與峰背后的巨谷形成6000多米的落差。是人界對抗虛空界的最重要的防線。]

蒼白的天空之上突然閃出一道藍金光束。眨眼之間,那抹藍金光束就已經劃過蒼穹,穩穩的落在破軍峰西側的一座山崖之上。這山崖正對著斗之門,距離斗之門不過千米。崖上站著一位男子,身材修長,一身墨底金紋風衣,黑色長發隨風舞動,眼神懷疑而沉重的盯著斗之門。面容帥氣而堅毅,看起來也就二十歲出頭,他是第二軍團軍團長,御統殿八大議員之一,騎士殿副殿主,八階四段馭靈皇——影縱橫。落在崖上的那抹藍金光束慢慢收斂,那是一種猛禽,但,又與鷹隼有些不同,它的頭上長著兩只金珊瑚般的龍角,尾巴分為七條,每一條都像一片加長加厚的羽毛,龍角,鳳尾,藍金羽,這是一只翼展超過六米的風帝龍隼,一只處于天階級別的靈獸。

風帝龍隼向前走去,身體慢慢變小,化成了一只藍金色的七尾雀。七尾雀輕拍羽翼,穩穩的落在了前方男子的肩上。

“怎么樣,藍爵,有情況嗎?”男子撫摸著七尾雀的羽毛問道。

“沒有,主人,最近,虛空界安靜的有些可怕。”七尾雀蹭了蹭男子的手回答。

“懷疑的很有道理,去,告訴洛,讓他嚴密監測虛空界的波動”男子點了點七尾雀的頭說道。

“是。”七尾雀在男子的身邊盤旋了一圈,驟然加速,再一次化為風帝龍隼飛向破軍峰主峰。

……

夜半,月升到了最高處,輝芒灑向破軍峰,同樣,也灑向了斗之門。

一點黑芒從虛空界中以近乎光的速度沖了出來,消失在遠方。那是一縷殘魄,而就僅僅是著縷殘魄,便打破了整個人界的睡眠……

『天靈帝國:靈京』

“biu!”“biu!”“biu!”

傳信蜂鳥在整個靈京的高空中炸開了鍋。

“嘟嘟嘟,嘟嘟嘟”一只傳信蜂鳥在一座小白樓的窗戶上拼命地啄著。

“嘟嘟嘟,嘟嘟嘟”兩只傳信蜂鳥在一座小白樓的窗戶上拼命地啄著。

……

“咚咚咚咚咚咚……啪!”……

隨著玻璃破碎的聲音,數十只蜂鳥飛入了小白樓。落在了萊布尼斯的chuang上。

“bilibilibili……”數十只鳥兒開始了歌唱……

“啥啊這是!特么讓不讓人睡覺了!”一位棕色卷發的中年人從chuang上坐了起來。揉了揉自己蓬亂的頭發。

一臉惱怒的看著滿chuang的紅色蜂鳥。

“殿主殿主殿主!不好了不好了!”一位帶著啤酒瓶底眼鏡的白發少年慌慌張張的從窗戶跳進了小白樓。

“阿爾伯特……這究竟是怎么了?”萊布尼斯看著自己的學生,疑惑的問道。

“我也不清楚啊,但是伊莉莎殿主說,你要是再睡下去,她就召喚鉆石猛犸砸碎你的小白樓!”阿爾伯特擦了擦頭上的汗,氣喘吁吁的說道。

萊布尼斯撇了撇嘴,馬上拉起了阿爾伯特,身后圖騰一閃,兩個人便瞬移到了距離小白樓二百米的灌木叢里。下一秒一頭巨象就從天而降,穩穩的落在了小白樓原本的地方,象征性的沖著淡淡憂傷的萊布尼斯和一臉“下巴都要驚掉了”的阿爾伯特低吼了一聲,緩緩的走進了次元之門,在原本的地方,蜂鳥們飛了出來,小白樓……哪里還有什么小白樓……

“殿,殿主……這這這……”阿爾伯特死死的抓著萊布尼斯的睡衣,“剛才……剛才那個是鉆石猛犸?它,真的砸下來了啊!”

萊布尼斯摸了摸阿爾伯特的頭發意味深長的說道“所以你知道我為什么要跟她兩地分居了吧。走吧走吧。肯定是大事兒了。”

“哦哦哦哦”阿爾伯特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心想“這女人,太可怕了。”

……

天靈軒轅閣,處于天靈帝國皇家園林結界之中,由第一代軒轅閣主建造而成,只有集齊四枚部長令才能開啟結界,與外界相連。阿爾伯特跟在萊布尼斯后面,兩人一前一后的進入了軒轅閣。

“我說各位…都在啊…那個,老大…到底發生什么了?”剛進到天靈帝國軒轅閣的萊布尼斯看到其余的六大部長和天靈帝國皇室都在的時候心里也是一驚。

軒轅閣的會議室由天然極品靈玉打造而成,室內呈圓形,門正對著的位置坐著的是御統殿殿主,左右方各設立九個座位,左方為八殿中的成員,右方為天靈帝國的核心成員。

坐在正對著門處的中年起身示意讓萊布尼斯坐到座位上,又讓侍從給阿爾伯特拿來座位,看到兩人坐下,中年人才坐下。

“都來了,那么,開始開會。影嵐,你去把縱橫發來的數據報告發給大家。”中年人對著身后的男子說。

影嵐沒有說話,默默地將手中的文件發了下去。

“這是縱橫昨天晚上零點在斗之門檢測到的數據。萊布尼斯,你看看,分析一下,出了什么狀況。”

萊布尼斯接過影嵐手中的報告單,眉頭瞬間就糾結成了一團。首先展示在萊布尼斯面前的是第一頁數據和圖示,二者都顯示著,在昨天晚上的零點時分,斗之門周圍的所有元素都轉化成了暗元素。這種情況,在虛空紀史上從未有過,如果說是虛空界的生物突破結界,那么憑人界現在的科技水準,一定會發現,但數據表明,斗之門的周圍,干凈的要死。萊布尼斯將數據單翻到了第二頁。第二頁分析的是元素的純凈度。

“這是……”萊布尼斯思考了一會兒,利用復雜的公式求出了這種元素的來源,然后不禁驚訝的脫口而出“元素之子的天賦元素!黛素,人界現在有元素之子的存在嗎?”

坐在法師座位上的美艷女子搖了搖頭“沒有。”

萊布尼斯咬了咬下嘴唇,與阿爾伯特小聲的討論了起來。

其余人安靜的等待著。

一刻鐘的討論在阿爾伯特點頭的一瞬間停止。萊布尼斯拍了拍阿爾伯特的肩,目送著阿爾伯特走向最中間的發言臺。

阿爾伯特扶了扶眼鏡,走到了發言臺上,右手在口袋中一模,一塊微型的虛空石板便躍然入手,在空中投出了一幕光屏。

月明珠在此刻暗淡了下來。將光散聚到光屏之上。光幕上,展示的是剛剛兩人討論的結果,阿爾伯特看了看周圍的人深吸了一口氣,開始說道。

“簡單來說,師父與我認為著束波動并不來自于虛空,或者說,這束波動并非來源于虛空獸。首先,根據先輩的統計觀察,不難發現,虛空獸的力量雖然強大,但是對于元素能量的掌控力,真的是弱的可以。而這種純凈的天賦能量,按照計算來看,能夠同化如此龐大能量的天賦能量,元素之子尚且有些牽強。所以這根本不是虛空獸能夠達到的程度,所以,這次的能量波動應該不存在危險。”

“哦,你師父老人家有什么高見?”伊莉莎盯著阿爾伯特笑道。

“這…這個,”阿爾伯特一看是自己師母的問話,頓時有些結巴……手足無措的看向萊布尼斯。

“咳咳,大膽說”萊布尼斯望著尷尬的阿爾伯特,鼓勵道。

“是,師父與我認為,這種能量來源于,上幾代的元素之子……或是殘魄,或是遺留之物,甚至是本源精神……如果時機成熟,都有可能造成如此恐怖的能量波動。”阿爾伯特淡定的說完了他與萊布尼斯討論出的結論。

“不過,哪一階元素之子是操縱暗元素的?”中年男子問道。

“第一代元素之子,而且,在封印完虛空界之后,人間蒸發了……”

天靈帝國的一位皇室成員笑著說。

“這樣啊……”眾人皺了皺眉頭,如果說是上兩代元素之子,到還有些可能,初代……四千多年前……怎么可能!

“咳咳,雖然有些牽強,但是目前也只能做出這種看起來一點也不靠譜的分析了。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這次波動,與虛空界沒有關系,第九次大決戰不會提前。各位可以放心。”萊布尼斯尷尬的說。

“嗯,那么這次事件就告一段落,大家,散會吧。”說罷,中年男子向天靈皇家的核心成員鞠了一躬,手指在前方一點,便開出來一片蟲洞空間,一步跨出,消失在了軒轅閣中。留下了影嵐和眾人。

“小嵐啊,你這次怎么不回刺客殿了?”騎士殿殿主笑著看向影嵐問道。

影嵐走到騎士殿殿主身邊鞠了一躬說道“見過爺爺,我聽說侄子要出生了,殿主派我接替一下大哥,暫時接管第二戰區的指揮。”

緊靠著原本中年人坐的位置上的一位男子將手中的扇子一合,起身道“喲,影家再填新丁啊,正好正好,孤最近收到了神界送來的一件寶物,就當是送給影家當賀禮了吧。”說罷向后面一招手,一位侍從便從后面端著一個玉盤走來,玉盤之上放著一條吊墜,吊墜古樸而靈動,形狀是一片羽毛,通體潔白,散發著一層淡淡的氤氳之光……看得出來,這并不是一件平常的寶物。級別絕對在傳說上下。

影家,影浩然是騎士殿的殿主,影縱橫,影嵐兩人分別是騎士殿和刺客殿的副殿主。一門三神。這種家族本身就是護國大族。影家的嫡長子,以后成長起來絕對也會是一位神一樣的角色。出生的時候,皇室要是不拿出點什么,以后那還有臉讓人家給你保家衛國……

作為即將要出生的小家伙的太爺爺,影浩然自然是笑的合不攏嘴。但是,在他看到這件寶物的時候也是倒吸了一口涼氣。連忙表情嚴肅了起來“陛下,這個使不得。”

“使得使得,孤當然是知道這個東西代表的意義是什么,孤也明白,孤并非什么英明閑主所以,這件信物留在孤的手上,還不如留在你們影家人的手里。國家是孤的,也是你的,更是孤數以億萬計的天靈子民的。既然國家是大家的,那么這件信物自然要由最適合的人來承擔下去,權利越大,責任也就越大啊,還望國相不要推辭。”男子將扇子合在*前,對著影浩然鞠了一躬。

“這…好,承蒙陛下恩寵,影家,為天靈帝國自當萬死不辭!”影浩然單膝跪地,取出腰間長劍插入地面,雙手接過了那枚吊墜。

“這就對了!”男子扶起影浩然“影爺爺啊,快起快起,我可受不了您這大禮,父親走之前就告訴我,要視您如他,再說了,哪有那么嚴重啊,要是什么事能讓影家傷筋動骨,那天靈可能也就離滅國不遠嘍,不過其實啊我還有一個條件”

“啊,陛下請講。”影浩然有些驚訝的看著男子。

“我想當孩子干爹。”

“好說好說,求之不得啊。”

…………

“這天靈帝國的君王當真是個治國之才啊。”回去的路上萊布尼斯跟阿爾伯特感慨道。

“誒,師父何出此言啊?”阿爾伯特問道。

“放權,收心,不威而威,做得江山事,盡得臣子忠。阿爾伯特,你知道,那羽毛吊墜代表著什么嘛?”萊布尼斯看著阿爾伯特問道。

“寶物啊,最起碼是傳說以上吧。”阿爾伯特的眼神中充滿著憧憬。

“不僅僅如此,那羽毛吊墜,代表的是權利,代表著人族三分之一的軍權,羽毛是由矮人和熾天使合作打造而成。在艾卡迪大陸上一共也就只有九枚。這種魄力,是其他兩國君王所不能及的。”萊布尼斯認真說道。

“也就是說,天靈帝國的軍權,就直接到了影家的手上?”阿爾伯特有些不敢相信。

“沒錯,而且這種行為一旦傳開,人界的賢人們就會知道,天靈帝國的君王是個賢明的君主,就會慢慢的都聚集到天靈帝國。這個國家自然就強大了。”

“帝王心術啊……不過,老師啊,也多虧了影家的喧鬧才讓您得以脫身啊。不然……”阿爾伯特看著眼前的女子,后半句話怎么也沒誰出來啥。

“萊布尼斯,我們是不是該好好談談了……”伊莉莎的聲音從角落里傳來……

“媽的,在劫難逃”萊布尼斯啐了一口……

阿爾伯特對著女子鞠了一躬道“師父師母慢慢聊,我先走了。”說罷,不等萊布尼斯阻止,馬上就跑沒影了……。

猜你喜歡

  1. 玄幻愛情
  2. 古代短篇
  3. 腹黑
  4. 異能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捕鱼大师最新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