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都市> 卿卿來遲

更新時間:2020-01-02 19:18:42

卿卿來遲 已完結

卿卿來遲

來源:追書云 作者:老年糕 分類:都市 主角:容遲,卿歡

主角是容遲卿歡的小說叫《卿卿來遲》,它的作者是老年糕傾心創作的一本都市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卿歡!!!”卿淮安還未靠近,便大聲呵斥:“你算個什么東西!竟然敢這么對她!”........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走了許久之后,走在前端的容遲突然彎著身子就地坐了下來。

卿歡在黑暗中望著他,在原地站了幾秒鐘后,才走過去,站在他的面前說道:“走啊,坐下來干嘛?”

話落,又很快想到了些什么,眼睛不由自主的落在了他的襠部。

“……”卿歡的眼睛一瞬不眨的盯著他的某部,吐出了驚天地泣鬼神的一句話:“你蛋疼?”

“……”容遲的臉瞬間垮了下來,臉色幾乎與夜色融為一體。

周身散發出的冷意,與旁邊蒼涼的墳墓,令此時的氛圍格外詭異。

“我疼不疼,你要試試?”

容遲突然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卿歡整個人便往他懷里撲去,下一瞬容遲翻身將她壓在了身下。

“試就不用了,你應該很疼吧?不要裝了!”

卿歡躺在地上,那雙眸子里盛滿了狐疑,黑黢黢的雙眸像是星子一般,在夜色中閃閃發亮。

看向容遲的眼睛里盛滿了懷疑與戲謔,但卻唯獨沒有害怕,再被一個男人壓在身下,并且置身于如此荒郊野外中,她卻沒有半絲害怕,那雙考究的眸子里甚至有著一絲清冷。

容遲原本慍惱的想要惡作劇一番,但在對上卿歡那雙眸子時,所有的惡趣味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望著卿歡的雙眸,容遲緊擰眉頭。

這幾年以來,她到底經歷了多少事,那雙眸子下才能藏匿著一絲清冷,與她年齡完全不符合的清冷。

“卿歡。”容遲突然翻身躺在了一側,深吸了口氣,語重心長的說到:“講話不要太粗俗,你是個女孩子。”

“有什么關系,我開心就好。”卿歡枕著自己的雙臂,望著點點零星,唇角微彎。

容遲突然就噤了聲,不在說話。

卿歡的這些習慣,以及粗俗的表現,全都是和牢里的那些人學的,四年間,她非圣人做不到出淤泥而不染。

“以后,你打算怎么辦?”

望著浩瀚星空,容遲突然出聲問道。

“關你屁事!”卿歡毫不留情的拿話回他。

容遲不答話,也絲毫沒有生氣的意思,反而一把抓住了卿歡的手,把她的手往自己的身上拽。

“你干,干嘛?”看著他拉著自己的手,往他的腰部探,卿歡緊張的結巴起來。

“不是你剛才關心我是否蛋疼,現在又來問候我的**。”容遲一臉奇怪的側頭看著她:“既然你對我的隱私部位這么喜歡,我當然要讓你親手和它們接觸一下。”

“你怎么那么惡心!”

卿歡用力甩開容遲的手,厭惡到小臉皺到了一塊:“簡直粗俗!惡心!下流!”

“跟你學的。”容遲挑眉,戲謔的眸子意味深長的在她身上瞥了一眼,學著卿歡剛才的模樣,枕著自己的雙臂,欣賞浩瀚星空。

“你簡直……!”卿歡氣紅了臉,話說到了一半,卻又不愿意再和他糾纏下去。

“哼!”傲嬌的冷哼一聲,枕著自己的雙臂看向天空。

兩個躺在一起,各自望著天空,再也不開**談。

春夜里的田地里微風拂過,帶來一絲涼氣。

卿歡放下雙臂,小動作的摩擦著自己的手臂,坐起身來向四周看去。

在看到不遠處的墳墓時,更加覺得背后一片涼意。

在卿歡害怕的轉過頭來時,眼前多了一件外套。

容遲單手撐著地面,半傾著身子側身看向她,手里正擎著自己的外套。

看到容遲手里的外套,卿歡毫不客氣的伸手就要去接。

“你不打算睡我了?”容遲緊拽著衣袖,湊近些許,唇邊勾著的笑分外燦爛,如春日里的暖陽。

望著他俊美無儔的臉,卿歡竟有些失神兒。

“睡!”卿歡一把將外套抓走,低著頭把衣服往自己的身上套:“當然睡!怎么可能不睡了于安朵的男人!!!”

原本她是要睡了容遲的!但是后來發現,他太渣!但是現在于安朵出現了之后,她就決定要把他一睡到底!

不氣死于安朵,怎么甘心!

“求睡。”容遲躺在地上,乖乖的閉上眼睛,唇角微彎,一副開心等待的模樣。

“……”卿歡睨了他一眼,認真的思慮起來。

在鄉鎮派出所,她能什么事兒都沒有的走出來,一定是這個男人做了什么!

但他為什么要這樣做?

難道他不喜歡于安朵,想要借自己斷了于安朵對他的念頭?

想到容遲對于安朵的態度,卿歡暗自咬牙,像是做了重大決定似的握緊了拳頭。

“睡!”她鏗鏘有力的大喊一聲,緊接著翻身騎坐在了容遲的身上。

躺在地上的男人狹眸微瞇,細長的眼尾像是櫻花瓣,又似是狡獪得逞的狐貍,眸子里盛著一絲精光。

他充滿邀請的眸子里含著笑意,唇畔勾著似有若無的弧度,一副即將得逞的模樣,令卿歡遲遲不肯下手。

怎么他這幅樣子,好像是她即將掉進他設好的圈套里的模樣?

“我要睡了你!”卿歡晃晃腦袋,將所有思慮都拋至腦后,俯身壓在了容遲的%膛上。

容遲淺抿薄唇,墨色的眸中笑意更深。

那雙眼睛似有穿透力,明明只是被他看著,卻仿佛她已經被?光了躺在他懷里,他的眼睛像是炙熱的大手,單單只是望著她,卻好似那只手已經穿透她的皮膚。

他用眼神**她,不言而喻的艾1魅令人透不過氣。

“歡歡!!!”

遠處,突然傳來一聲高喊,將卿歡從他火熱的眸中拉了出來。

轉過身,看向遠處逐漸靠近的幾個黑影。

有清風拂過,卿歡卻渾身是汗,只覺得熱燥燥的。

在幾人靠近之時,她連忙從容遲的身上爬了起來,朝著幾個黑影走去。

“歡歡啊!大晚上的,你出來干嘛?也不怕家里人擔心!”

還未靠近,陳玉芳嗔怪著迅速靠近,像是抓小偷一般迅速擒住了卿歡的手腕。

說話時,余光不斷地往不遠處的容遲身上瞥。

“關你屁事?”卿歡用力甩開陳玉芳的手,力道之大險些使陳玉芳摔倒在地。

“卿歡!!!”卿淮安還未靠近,便大聲呵斥:“你算個什么東西!竟然敢這么對她!”

“你生出來的東西!!!”卿歡梗著脖子,朝著卿淮安的方向臉紅脖子粗的大吼大叫: “你都不是個東西,還敢問我是什么東西!!!”

“高中給我開個家長會就能和賴安迪的媽勾搭上,你覺得你算是個什么好東西?!”

猜你喜歡

  1. 古代言情
  2. 都市重生
  3. 溫馨暖文小說
  4. 日久生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捕鱼大师最新官方网站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 极速赛车让我输了90万 黄大仙精准资料大全 北京11选五什么时候开奖 微信兼职20元一天 尾盘最后几分钟拉涨停 青海快三下一注可能出啥 腾讯分分彩任选三漏洞 免费资料大全 下载一个打麻将的游戏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pk10在线预测 千炮捕鱼电玩城客服 安徽东至猫配手机版 百家乐怎么样 北京11选五前三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