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以毒攻毒

更新時間:2019-11-12 17:22:03

以毒攻毒 已完結

以毒攻毒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勾影 分類:短篇 主角:柯楚何,季千冬

以毒攻毒小說,主角柯楚何季千冬的短篇小說以毒攻毒全文閱讀:當然是有分別的,我過得再好,也不能撫平受到的傷害,唯有將一切原原本本的還予她,讓她痛苦,這樣來得更加的痛快與實在。...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說好訂婚席上那天再見,我仍然未堅持得住,現在與白蘭一同挑訂婚禮服。

“畢業后,你好像特別忙,佑宗說你沒時間,我才不信。”

我挑了本雜志坐下,“是你沒有時間,賀家家大業大,七姑八婆,夠你周旋。”

“是的,真懷念我們以前簡單的生活。還好媽媽很照顧我。”

賀夫人對白蘭是真心的喜歡,當年若不是因為我,她一定把白蘭領養回去,現在也好,兜兜轉轉,沒有成母女,成了婆媳。

“你們有緣份。”

“是的,我和佑宗……”

“我說的是你和你婆婆。”我沒有附和的指出。

她羞紅了臉,“那當年我們差點做了兄妹。”

我不置可否,“愛情與婚姻不必看得太重。”

“千冬,你始終是這樣,小時候就不相信家庭,長大了,不相信愛情,不是每個人都像遺棄我們的親生父母,也許他們也是有苦衷的。”

是的,所以我一直在孤兒院長大,不愿意被領養,也不愿意白蘭被接走。這樣不是挺好,靠我自己,我仍然將我們順利的養活到大學畢業。

這便是我與白蘭的不同,她懂得遺忘,長得也有福氣,而我陰沉又刻薄,世人皆欠我,所以當年,白蘭如何懇求,賀夫人也不愿意將我一起帶走。

“當年我進去時,已經六歲。”

“六歲能看清什么?小時候的事,我一點也不記得了。”

我笑笑,端起水喝了一口,火辣的陽光照得玻璃似乎都要裂開,好像隨時可能在我面前破碎一地。

“千冬,過來試試這套?”

“不要。”

“先試試啊,你晚點總要穿的。”

我脫口而出:“我不會有機會穿!”

看到白蘭憂傷的表情,我收口已經來不及,該死,我說好不想讓她為我擔心的。

我能理解她的心情,卻無能為力,我的直覺向來很準,白色不適合我,白色的婚紗更不會有機會近我身,我已經選了另一條路在走。

“你別穿黑色喪服來參加我的訂婚宴。”她氣呼呼一個人走在最前面。

“不會。我穿明黃。”

她到底還是妥協,“我不過想你過得更好一些。”

我嘆息,“你們總是用好壞來評論別人的生活,幸福并不僅只有一種定義。”

“佑宗也是這樣和我說的,你并不接受我們的好意。”

“好了,我們去喝杯咖啡。”

“我以為我和佑宗在一起,能讓你知道,這世上還是有許多值得你期待的東西,并不是每樣都這樣灰暗。”

“我知道,都知道,白蘭,你幸福就好。不要擔心我。”

“我一定會和佑宗白頭到老,你會看到的。”她信誓旦旦。

我有些感傷,事實上,我非常不愿意從她口里聽到一定這樣的話,為人生定義,不過是自己束縛自己,她只是一心想讓我改變,所以袒露她的幸福,人生于我們還早,一切有待驗證。

男人愛白玫瑰,不代表,他不會被紅玫瑰吸引,所以婚姻,怎么可能完美,許多時候,是我們自欺欺人。

正如我,即將要做一朵柯楚何與袁美媛婚姻墻外的紅玫瑰,讓林惠怡明白,她當年能做到,并不是因為她好,而源于男人的劣根性,她會為她當年的行為而后悔的。

心底有個聲音問我,你這樣做,和她有何分別。

當然是有分別的,我過得再好,也不能撫平受到的傷害,唯有將一切原原本本的還予她,讓她痛苦,這樣來得更加的痛快與實在。

我做夢都想讓她痛哭流涕的跪在我面前,向我求饒。懊悔得恨不得就地死去,才能泄我心頭之恨。

她一個人,毀掉了三個女人的一生,這個罪孽,就算將我的靈魂賣予魔鬼,也誓要討還。

第二周,柯楚何一個人來,已在我的預料當中。

我朝他笑,可是我知道,有種人,再如何笑,縱然是在明媚的陽光下,也不會讓人覺得明朗。如我。

“季小姐,從沐春福利院出來,這么快便找到表哥?”

他對我的出現始終還是質疑。

“我不過是在他不便時,幫他忙,柯先生何必追究我們的關系。”

他狀作恍然大悟,“原來問題出在阿水身上。”

我將球桿擦好遞給他,“一個月,對你而言,不過是四次機會看到我。”

“然后你會消失?”他狡黠道。

我攤攤手,“柯先生想會如何呢?你現在讓我走,我也不敢不從。”

他瞇起眼,“我向來喜歡自己找獵物。”

我故作不解,蹙起眉心。

他與我一樣,都喜歡做獵人。

“讓你有這種感覺,真抱歉。”

“無妨,我已換了口味,你可放松些。”

我鼓嘴吁了口氣,演我不擅長的角色,讓人看出端倪。

“我等著你向我求饒。”他留下意味深長的話。

我恭身送他離開,不敢再露鋒芒。

到hardcore,坤哥已在等我。

“我以為你對男人沒興趣。”

“這是誤解。”他已知道我和柯楚何的事。

“或許你認為那樣更刺激?”

我笑,“我以為你會認為,跟你在一起才最刺激。”

他敲敲煙灰,“那是為了什么?”

“我喜歡。”

“好理由。”

他吁了口氣:“社團出了點事,下月或許不來。”

“你不必與我說。”

他沉下臉,“你該知道你在我心中的地位。”

我不由得指出:“你以前從不與我說。”

“你畢業了。”他說得很簡潔。

“這是遲早的事,我要過我的生活。”我將我字說得很重。

他有些驚訝,“六年了,你仍然不想妥協?”

“她是我最重要的人,但我有我要做的事。”

“我可以給予你名份。”

我哈哈大笑,眼淚都崩飛而出,“名份?那是什么,我從來沒說我必須要那東西。”

“你當心些,我罩了你六年,我若出事,你也不好過。”

“就算是這樣,我也不會搬去與你同住,與你亡命天涯。”

“你與她差太多。”他嘆息。

我站起身,“你最好保證我不要出什么事,我并不欠你!”

他狠狠吸了口煙,“我知道。”

出了hardcore我忍不住摟著自己打了個冷顫,萬事皆有利有弊,我早該想到這一點。

猜你喜歡

  1. 古代短篇
  2. 都市重生
  3. 腹黑
  4. 豪門婚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捕鱼大师最新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