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挽傾城:窈窕皇妃

更新時間:2019-11-08 20:04:17

挽傾城:窈窕皇妃 已完結

挽傾城:窈窕皇妃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淡月新涼 分類:言情 主角:蕭晟,寧輕塵

小說主人公是蕭晟的書名叫《挽傾城:窈窕皇妃》,本小說的作者是淡月新涼創作的言情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她站起身來,走到油燈前,最后將那張字條看了一眼,終于一狠心,讓它在油燈的火焰中緩緩化為灰燼。......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娘娘請用茶。”

第二日一早,當各宮中的妃嬪前來給太后請安之時,輕塵便當了所有奉茶的活,一一為太后留下來說話的妃嬪端茶遞水。

面前的莊妃低頭看了她一眼,微微有些訝異,抬頭看著太后,笑道:“母后宮中幾時多了個這仙女兒一般的人物?以前倒是沒見過。”

此話一出,倒引得殿中眾位妃嬪的目光都停在了輕塵身上,一時間,大殿中竟安靜的仿若無人。

承接了一眾各種各樣的目光,輕塵低了頭退在一邊,聽太后笑道:“本是這撥秀女中的一個,哀家瞧著喜歡,就留在了身邊。”

“那可當真是可惜了。”另一邊的敬妃嘖嘖一嘆,“也算是這位妹妹福薄,竟不能與我們姐妹一同服侍皇上,心中怕是不大痛快吧?”

輕塵不緊不慢的低身行了禮:“能留在太后身邊服侍,便是奴婢莫大的福分,旁的奴婢亦不敢奢求。”

敬妃看著她,冷笑一聲。莊妃抿了口茶,笑道:“敬妃姐姐向來是個牙尖嘴利的,仔細嚇著了這位姑娘,沒見母后可是喜歡得緊嗎?”

正在此時,忽聞得殿外通傳之聲:“皇后娘娘到——”

殿中之人除了太后,慌忙都下跪迎接。裝扮端莊賢淑的皇后自殿外踏入,盈盈一笑:“兒臣給母后請安,母后萬福。”

太后仍舊面含笑意:“平身吧,賜座。你身后那是誰家的媳婦?”

皇后笑著將那溫柔含蓄的美貌少!*往前一拉:“母后,這是兒臣的表妹,是新科狀元爺家的呢!這孩子有心,方才成親短短時日,就想著進宮來給母后請安來了。”

新科狀元爺!輕塵心中一震,微微抬起了頭,看了那少!*一眼,頓覺心中苦澀異常,再次低下頭去。

謝夢蕪低身向太后行了禮之后,便乖巧的站到了皇后身邊。

輕塵依舊怔怔的站在那里,直到身子突然被人微微撞了一下,方才回過神來,上前奉茶:“皇后娘娘請用茶,楚少夫人請用茶。”

卻聽得謝夢蕪忽然“咦”了一聲:“這不是輕塵表妹么?怎的會在這里?”

輕塵一怔,她居然認得自己?她與她根本從未見過,她又怎會知自己,甚至還能喊得如此親熱——輕塵表妹?熟絡得仿佛兩人早已相識相處一般。

此一番,倒是引起了太后的注意:“怎么,輕塵竟是新科狀元的表妹?這中間幾時有了這一層關系,哀家怎么不知?”

輕塵心中大大的震動起來。她的身世,是一個秘密,一個流傳在楚府和寧府之間的秘密。當年的那個絕色女子,因著這段不堪的過往,幾乎與楚府斷了所有的干系。連她得了舅母憐惜,借住在楚府,也是秘密的,為的就是防止外間人追尋她的出身。

所幸,外間的人也幾乎都遺忘了兩府之間曾經有過一段聯姻。

可是如今,這層關系竟要當著這許許多多的陌生人被捅破,她不堪啟齒的身世也要大白于天下不成?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輕塵身上,輕塵只覺得自己一顆心不停的顫抖,竟不知該如何答話。

謝夢蕪抬頭朝輕塵看了一眼,不意外的發現她臉色蒼白的站在那里。她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情緒,朝著太后福了福身子:“回太后,輕塵表妹正是家翁只外甥女。”

太后微微擰了擰眉頭,似乎在回想著什么,喃喃道:“如此說來,哀家倒是記起些許往事……你母親,可是喚作楚纖凝?”

楚纖凝!這三個字重重撞在輕塵心頭,低聲道:“回太后,正是。”

太后面上頓時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來,上下打量了輕塵一番,方才恢復了淡然的臉色:“是這樣。”見輕塵臉色發白,便對身邊的晉芳使了個眼色。

晉芳心領神會,便走到輕塵身旁,低聲道:“若是不舒服,先下去休息吧,這里不用你服侍了。”

“多謝晉芳姑姑。”輕塵如蒙大赦,福了福身子,不動聲色的退了出去。

行至殿外,放才察覺自己竟手腳發軟,眼眸深處有什么東西不停地往上涌。輕塵深深吸了口氣,忍住了,才欲移步回房,卻忽聞得身后溫柔的女聲:“妹妹且慢。”

輕塵身子一僵,慢慢回轉身去,對上謝夢蕪那淡淡的笑臉,心中說不清是什么滋味。她摸不準這個所謂的嫂子想做什么,也不知她剛才是不是故意提及自己的身世,心中不免生出一絲防備,淡淡的低了頭:“見過嫂子。”

謝夢蕪將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眼中竟泛起一絲苦澀:“可算見著真人了……妹妹竟是這樣拔尖的人物,今日一見,我也就明白了相公他的心,為何時時總在妹妹身上了。”

輕塵微微變了臉色:“嫂子這是說的哪里話,若叫人聽了去,豈不又是一樁話柄?”說罷,她便轉身欲走。

“妹妹!”謝夢蕪忙的上前一步,拉住她,“妹妹等等。”

輕塵驀地一僵,手心處竟被她塞進一張紙條,又聽她壓低了聲音道:“皇上宣相公今日進宮,他對妹妹一片苦心,只盼今日戌時,能在翠羽林和妹妹見上一面。”

輕塵僵著身子,竟半天不能動彈,許久之后方才苦笑出來:“表哥他糊涂,怎的嫂子也不勸著,這樣任性妄為的事,豈是堂堂狀元爺能做的?煩勞嫂嫂回去告訴他一聲,若是真為了我這個妹妹好,前塵往事便休要再提……從今往后,也不必再掛牽!”

掙開了謝夢蕪的手,輕塵盡量使自己步伐從容的回到屋中,然而一關上門,竟克制不住的全身顫抖起來,靠著門緩緩跌坐到了地上。

手心微微有濡濕的汗意,那張紙條在她手中被握得有些變了形。緩緩展開來,上面是楚瑾瑜那再熟悉不過的字跡:

我心匪席,不可卷也;我心匪石,不可轉也。

輕塵終于禁不住落下淚來。楚瑾瑜,你這又是何苦?明明知道無望,卻還要這般苦苦糾纏。她想起了謝夢蕪,那個尚且看不清真實面目的女子。可是不管怎樣,這對她是怎樣的不公平?

她站起身來,走到油燈前,最后將那張字條看了一眼,終于一狠心,讓它在油燈的火焰中緩緩化為灰燼。

就如同她與楚瑾瑜的前塵過往一般,統統消失不見。

戌時。

天色剛剛暗下來的時候,晉芳來到輕塵屋中瞧她,見同屋的另兩個宮女都不在,便道:“太后著我過來瞧瞧你,好些了沒?”

“多謝太后體諒,先前只是有些頭暈,現已無甚大礙了。”輕塵淡淡道。

“那就好。”晉芳笑道,“早些歇著,明早皇上約莫會來向太后請安,你還得早些起來侍奉呢!”

輕塵點點頭:“謝姑姑提點,奴婢知道了。”

御花園外翠羽林,是皇宮之中最僻靜的角落之一。此時此刻,月光下卻映出一個頎長落寞的背影,獨自背著月光而立。

耳旁只有沙沙的風聲,和著他自己愈見沉重的呼吸。

遠遠地,似乎有什么聲音傳來了,腳步聲!他大喜過望,循聲望去,臉上的驚喜卻霎時間轉為落寞,只是道:“你怎么來了?”

“相公。”謝夢蕪走上前來,“皇上專為你而設的晚宴,你卻出來了這么久,實在是大不敬。”

楚瑾瑜抬頭看了看天,眸色愈發黯淡:“戌時還沒過,我再等等。”

謝夢蕪見狀,忍不住微紅了眼眶:“其實,她不會來的。”

“住嘴!”楚瑾瑜呼吸微微有些急促,低喝了一聲,卻又忽然想到了什么,“她對你說過什么?”

謝夢蕪看著他,一字一句道:“她說,若相公真是為了她好,前塵過往便休要再提,從今往后,也不必再為她牽掛。”

聞言,楚瑾瑜心中大慟,那股熟悉的甜腥味似乎再次翻涌了上來。然而,他還是生生的忍住了,靜默了片刻,轉過身來:“多謝你了,回大殿吧。”

那夜,輕塵自始至終不得安睡,以致第二日早起,竟頭暈眼花起來。同屋的宮女翠兒見她的模樣,便輕輕試探了她的額頭,這一試,不由的驚叫起來:“你在發燒!”

輕塵定了定神,咬牙道:“不礙事。太后那邊要人服侍,昨日便偷了懶,難道今日還要繼續消磨不成?”說罷,她笑了笑,走出屋去。

在茶水間里細致的煮好了茶,還未來得及收拾妥當,忽然聞得大殿那邊竟已傳來通報聲:“皇上駕到——”

輕塵本就頭腦昏沉,此刻便禁不住有些慌亂起來,忙的捧了茶朝大殿走去。

猜你喜歡

  1. 古裝小說
  2. 古代言情
  3. 現代長篇言情
  4. 女強男強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捕鱼大师最新官方网站 环岛赛飞鱼 陕西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大地棋牌官网版 捕鱼王下载 福州麻将高手打法 四肖期期中免费资料四不像 北京快乐8推荐和预测 现在互联网怎么赚钱 福建快3走势图开豹子 一天能赚100元的app 幸运赛车购买技巧 管家婆精选心水资料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 49选五不中技巧 湖南牵手红中麻将下载 捕鱼来了金币怎么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