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演武問道

更新時間:2019-12-27 16:57:52

演武問道 已完結

演武問道

來源:掌中云 作者:煙鎖池塘柳 分類:玄幻 主角:王風,青霞

很多人喜歡看小說,今天小編就推薦一本《演武問道》,這部小說作家叫做煙鎖池塘柳,小說的男女主角分別是王風青霞,每個角色性格都不一樣,作者對人物描述的非常生動,這本小說的劇情扣人心弦,非常出色,很好看的小說,非常的好看,大家不要錯過哦,喜歡這本小說的網友不要錯過了。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閉關之中,王風所食甚少。

每日阿福送來的飯菜原封不動地退了回去,王風偶爾喝點清水,隔至四、五天才略吃些飯菜。

如此過了十余日,體內金丹已被煉化成蠶豆大小,卻更是堅韌異常,進展緩慢。

而那空冥之氣自吸化大部分金丹后,已是壯大了不少,所收煉的金丹元力,散布王風全身的經絡血脈及四肢百骸,而肉身經過天雷和元力洗伐,已堅逾金剛。

身上三百六十五處穴位,連成一片的已過一半。

王風面對那枚頑固難化的小小內丹暗暗著急,和神龍商量多次也沒有什么好的辦法,只得用盡全力催運《空冥決》,只是效果甚至微。

王風心生感應,再過十數日便要飛升,而照此下去,飛臨修真界恐怕已成定局。又過了數日,不出王風所料,金丹煉至魚目大小,便再難化動分毫。

王風忖道:“據神龍所言,我的空冥之氣可吞化萬物,吸其精華而收為己用,可為何對這枚小小的內丹卻無可奈何?難道是我所煉不對?”

當下心念電閃,《九義解》中的神元篇自腦海內一一浮現,突然幾行字令王風倍加注視:“空者,無也,如盆中無水,方可盛物;冥者,海也,似水積之厚,能載大舟。而由虛勝實,有容乃大;百川匯海,貴在凝聚。”

王風心頭狂震,如在黑夜中偶見幾道閃電,喃喃自語:“由虛勝實,有容乃大;百川匯海,貴在凝聚。”突然大聲叫道:“我明白了!”

當下盤膝坐下,默運玄功。丹田之中的空冥之氣絲絲而轉,漸漸凝成斗狀,上尖下圓,往金丹猛地罩了下去。

而散處四肢百骸中的真元如萬流歸之大海,涓涓流向丹田中的斗狀氣漩。王風一心二用,一面讓氣漩順向旋轉,同時又將包裹其中的內丹逆向而轉,慢慢加力,越轉越快。隨著氣漩不斷增大,急劇轉動,王風肚皮也猛然抖顫,似有物在腹,不斷翻滾。

那內丹在氣漩之內,如豆入石磨,逐漸消融,慢慢地從大至小,從有到無。

等到金丹消亡殆盡,那斗狀氣漩已是形如星云,點點金光充實其中,隱隱閃爍。王風見到此時情景,知是已經到了最后關鍵之時,急運“空”字決,猛然發力,只見那片星云突地向外擴充,如皮囊充氣,迅猛無比地擴張至極限,王風只感耳中“轟”地一聲巨響,幾欲暈去。強定心神,再一細看,只見那渦狀星云已然不在,縷縷金光浮游于一片灰蒙當中。

王風心中暗喜,知是大功將成,遂將那絲絲金光一一剝離,如抽絲剝繭,再慢慢散之四肢百骸。

正當王風認為大功告成,欲收式起身時,異變陡起,只感全身筋骨肌膚,自內而外一陣酥軟,數百穴位也是麻庠難當,直如萬蟻噬咬,王風難受之余,不禁“啊”地一聲叫了出來。

這時,丹田之中的那片灰蒙之氣,凝成一團,拳頭大小,作勢欲發,忽地一爆而開,化成細長條形,千絲萬縷,沿著經絡血脈,四處游走,所經之處,王風如遭電擊,全身震顫不停。

那無數道灰蒙真氣,在雙腿及至全身運轉一周天后,隨即向兩手經脈沖去。

要知人之雙手經絡繁多,又最細小,雖然靈活,卻又難以練至大成。只見那灰蒙真元,一路自“云門、中府、天府、俠白、尺澤、列缺、魚際”等穴道急沖至雙手十指,勢如破竹,直至指端凝轉數圈,隨后沿著無數經脈一一返回,次序井然。

至此,王風全身經脈盡數相通,真元運轉,隨心所欲。而數百穴位也已互為連接,且熠然有輝。

王風頓感酥麻盡去,一道道暖流遍及全身,周體舒暢,飄然若飛,知是《空冥決》一階大成。真元涌動,生生不息,綿綿不絕。當下站起身來,一聲長嘯,音徹云霄,震動屋頂灰塵嗽嗽掉落,整間房屋搖晃欲倒。

王風連忙收聲,微運真元,身體四周形成一面有質無形的氣墻,狀如大球,將震落的灰土紛紛擋開。這次閉關,耗時二十余日,其間雖略有不順,所幸功德圓滿,心中甚是滿意。

王風伸手打開房門,踏步而出。只見王蒼四人站在外面定定地看著他,神態駭然。

小雨嬌嗔道:“你剛才在屋內鬼嚎什么,嫌房子不好,想拆毀重建嗎?”王風搔了搔頭,神情尷尬之極。

周氏柔聲道:“沒事就好。你餓了嗎?娘給你做飯去!”王蒼搖了搖頭,轉身走了出去。

阿福道:“少爺出關了,可是大功告成了?我去準備熱水給少爺洗澡吧!”王風道:“先不急,要洗澡我去對面河中就行了。我有事要跟您和姐姐說。”

周氏道:“什么?你要去河里洗澡?著涼了怎么辦?”時直初冬,西北地方尤為寒冷,周氏愛子心切,哪里想到王風此時金身已是水火不侵,百毒不懼,區區寒冷炎熱,自是不在話下。

王風道:“娘,你放心吧,我沒事的。”周氏無奈,也只好由他了,轉身徑向廚房走去。

王風小雨和阿福三人來到院中,各自站立。

王風道:“阿福爺爺,我在閉關期間,參悟技擊篇,創出一套拳法來。你年事已高,最適合你不過。這套拳法較之其他拳法大不相同,講究以靜制動,以柔克剛。而運勁之處,以圓為上,以直為下,借力使力,后發制人。我演試一遍給您看罷。”

阿福暗嘆:“早先是我教授少爺武藝,如今卻是少爺反教于我。自少爺五歲時開始練武,短短數年,師徒之位已然倒置,真是世事變幻莫測,長江后浪推前浪。”心下卻也歡喜。

王風自創的這套拳法與后世太極拳有些相似,比之后者,少了一分柔意,卻多了一分剛勁。

只見他身動拳出,似慢實快,姿態既美,又大方之極,一動一靜之間,次序分明。時而拳法輕逸,如回風舞柳;時而意態凝重,沉如山岳。

王風身形微動,在院中緩緩游走,拳勢大開大合,光明磊落,大有宗師風范。王風在使這套拳法時,刻意收斂真元,只用常人之力,饒是如此,拳力吞吐之際,勁風震蕩,周邊氣流隱然作響。待至一套拳法使完,王風收式靜立,如淵停岳峙,氣勢沉雄。

只同院中地上,王風的足跡淡淡地印了一個大圓圈,似是用長竿規畫而成。

阿福看著驚喜連連,笑逐顏開,自感今日大開眼界,世上竟有如此精妙拳法。當下隨勢照模照樣地施展開來。

王風不住的在一旁指點教導。王風道:“阿福爺爺,這拳法重意不重式,講究以弱制強,四兩可撥千斤,忌用蠻力。”

阿福慢慢踱步走至一角,閉目沉思。王風姐弟倆也不打擾,王風道:“姐姐,你想學點什么?”

小雨笑道:“看把你臭美的!現在就像個小老頭。”略一沉思,道:“我一個女孩家,舞刀弄槍的讓人笑話,而要是赤手空拳,對敵時更有拉拉扯扯之嫌。可有小巧的兵器功法?”王風道:“讓我想想。”低頭沉思。

忖道:“兵器種類繁多,最小的不過暗器,如針、鏢、袖箭,飛刀之類的離身制敵之器,刀槍劍戟之類,功力深厚、道術高明之士也可以氣御之,飛而克敵,姐姐卻又嫌大。短劍、匕首之類倒也合適,只是依她目前功力亦難及遠,且近身之搏兇險萬分。嗯,有了,可以配合其它兵器使用啊。”

見小雨一雙妙目正盯著他,等他回話。

王風一笑,剛要開口,忽地“咦”了一聲,向院角一處伸展拳腳的阿福道:“福爺爺,待會再練,您去跟娘說一聲,有客要到了,多下幾升米。”

阿福連忙去開院門,王風笑道:“客人還在幾里外呢,福爺爺要去迎接嗎?”

阿福一下子怔在原地,不知王風是何意,但轉念一想,知他了得,雖覺匪夷所思,但也沒開口詢問,遂向后屋廚房走去。

要知以王風目前修為,極力擴展靈識,千里之內,草木蟲蟻、人魚鳥獸,盡收眼底。不經意間,方圓百里,了如指掌。只是他刻意收斂,怕牽動真元大泄,而至飛升。

其實他這是杞人憂天,空冥真元雖能自然進化,但其元力大異于其它修真元力,這便是空冥真元的獨特之處。

而到三階大成,空冥真元進化成神元,稍一泄露,就會直接招來神劫,飛臨神界。這些在神元篇末,武祖說得一清二楚,只是王風未加留意罷了。

小雨也沒想太多,只盼弟弟能想出適用自己的兵器武功。只聽王風道:“我在技擊篇中看到有兩種兵器,配合使用,可近斗,可遠攻,一剛一柔,一長一短,結合一種精妙身法,嘖嘖,厲害,厲害之極!”

小雨聽著心癢難耐,連聲催問:“是什么?是什么?”王風故意搖頭咂舌,笑而不答。小雨杏眼圓睜,佯怒道:“你說不說?不說我走了!好稀罕嗎?”

說完,便欲轉身離去,見王風抬頭望天,無動于衷,咬了咬牙,上前央求道:“好弟弟,枉姐姐平日那樣疼你,你就這樣對待姐姐嗎?”

說著,眼圈竟有些發紅。王風哈哈一笑,道:“我跟你鬧著玩呢!你還當真了。”小雨一跺腳,嗔道:“你這小鬼,竟敢欺負姐姐。還不快說!”

王風正色道:“這兩種兵器,一是短劍,一是軟鞭。劍短而剛,鞭長則柔。

只是若煉其精妙招數,須一心二用,方顯奇效。而結合一套輕身步法,更是如虎添翼,足以獨步天下。”小雨大喜,急忙問道:“是何輕身步法,快說給姐姐聽!”

王風道:“這套輕身步法,名為‘踏雪尋梅’,與你最合適不過了。”小雨一呆,喃喃道:“踏雪尋梅,踏雪尋梅,飄逸出塵,意境超然,何其高雅!那鞭劍結合之功,可也有名稱?”王風道:“兩套武功,兩種名稱。用劍名為‘飛鳳’,使鞭稱之‘游龍’。”

小雨頷首道:“嗯,游龍飛鳳,飛鳳游龍,倒也名副其實。只是哪里找到這兩種兵器?”王風道:“先不忙,我已有主意。把這套輕身步法練至精熟再說。”當下將步法要領細細地說了一遍,隨即展開身形,滿院游動。

只見王風前后躍縱,左右閃晃,忽東忽西,時進時退。口中喊道:“姐姐看仔細了,此步法按易經六十四卦方位,暗含至理,神妙無雙!留意我腳下所走方位。”

小雨凝目定睛,只見王風自“未濟、歸妹、大有、同人”等方位一路疾踏;略一轉身,又自“明夷、中孚、既濟,家人”等方位急行而下,越走越快,最后,好似足不沾地一般,御風而飛,身形飄逸絕倫。

王蒼藏書甚多,除有易經之外,其中醫經之中對于各種方位穴道也有涉及。小雨平時閑雜之余,翻閱簡書,對易經方位也略知一二,此時用心留意王風所走步位,也能看出一些端倪。等到王風一套身法使完,又是一個大圓圈印于院中。

王風笑逐顏開,鼓掌大笑道:“妙極,妙之極矣!這套步法竟帶煉氣之能,姐姐這下不必擔心修習內力了,只須每天勤加練習此步法,一舉兩得,妙極!”

小雨也是激動萬分,美目之中大放異彩,強按心神,道:“你不要學貓叫了。我看此步法神奇無比,極是精奧,也不知能否學會。”

王風道:“一定能的,有我在,哪有學不會之理?再說我這么聰明無比,你身為姐姐,也不會差太遠的。”

小雨白了他一眼,奇道:“你說話語氣什么時候變得油腔滑調的了?跟誰學的?”

這時,王風體內神龍“哈”的一聲笑了出來,王風怒道:“你笑什么?都怪你,我好好的一個君子,被你給帶壞了。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這話也實是不假,王風閉關期間,經常與神龍斗口,漸漸耳濡目染,不知不覺中,說話語氣偶爾露出神龍的那種油嘴滑舌之態。

神龍道:“這又有什么不好?做人何必那么死板,整天一本正經的,累不累啊?”兩人靈識傳音,小雨哪里聽得到,見王風不語,還道是王風生氣了,當下上前輕撫王風臉面,柔聲道:“你生姐姐氣啦?姐姐在逗你玩啦。其實你這樣姐姐更歡喜呢,這才像我的弟弟呀!”

王風笑道:“我怎么會生姐姐的氣呢,只是剛剛想起一事,倒令姐姐多心了。”正在這時,院門響起,王風笑道:“客人來了,姐姐你能猜出是誰?”

阿福急忙走到院門,伸手打開,只見門口站著三人,正是韓成一家。連忙請進,阿福回身進屋,叫道:“老爺,夫人,韓成兄弟來了!”不一會兒,王蒼夫婦踏步而出,王蒼笑道:“是什么樣風把你們給吹來了!”

猜你喜歡

  1. 玄幻愛情
  2. 熱血爽文小說
  3. 異能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捕鱼大师最新官方网站 青海快三专家预测号码 乐彩网排列五免费预测 有多少人配资交易期 麻将连连看免费下载 排3走势图300期 幸运28预测神测网太白 北京pk10冠军在线计划 新手容易赢钱的棋牌 吉林11选5遗漏 金蟾捕鱼无限金币 股票配资风险专业杨方配资平台 河北快3开奖号走势图 股票免费平台 微乐麻将下载手机版 腾讯分分彩视频 幸运农场遗漏统计App